難民歸鄉路迢迢:不被視為「難民」的羅興亞人,在大馬是怎樣的存在

難民歸鄉路迢迢:不被視為「難民」的羅興亞人,在大馬是怎樣的存在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除孟加拉外,穆斯林佔多數的馬來西亞也是羅興亞人逃亡終點站或中轉站,儘管他們在馬國人數不少,但由於馬國未簽署聯合國難民地位公約,也不給予合法工作準證,因此在馬國的羅興亞人處境亦艱困。

根據張安翔分析,這意味著從官方並沒有難民政策,雖然馬來西亞普遍傳說難民只要持有難民卡,就可享有逮免於執法人員逮捕的豁免權,卻沒有任何合法文件能予以佐證。

不過,他說,逃亡到馬來西亞難民、特別是穆斯林難民,雖然是非法偷渡,但他們的婚姻仍具有合法效力,穆斯林婚姻可以在宗教局註冊,與非穆斯林族群婚姻要在註冊局註冊不同,這算是一個合法證件,也是難民署核發難民證的重要參考文件。

馬來亞大學(University of Malaya)中國研究所附屬研究員區肇威表示,馬來西亞是穆斯林國家,對穆斯林大多抱持同情關懷態度,諸如對緬甸穆斯林或羅興亞人,甚至遠至新疆穆斯林也因種種人道危機,無法在原居地生活,透過各種管道都希望到馬來西亞避難,再前往第三地尋求庇護。

區肇威指出,如今洛興亞人由於在緬甸遭受不平等待遇,希望馬來西亞提供人道援助,為他們的生命安全提供保障與未來。目前馬來西亞政府多半持寬鬆態度,沒有以強制遣返的方式處理洛興亞難民。

根據難民署截至今年5月31日統計,馬來西亞境內共17萬3731名難民與尋求庇護者,其中,難民人數有12萬4753人、尋求庇護者有4萬8973人,羅興亞人就占整體比例53.6%,多達9萬3138人。

這群難民多半先搭船偷渡到泰國,再走陸路或水路方式,雖歷經千辛萬苦抵達馬來西亞,生活艱難的挑戰才正要開始。

RTS1JNPN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除馬來西亞外,孟加拉也是多數羅興亞難民的逃難終點站。圖為2017年11月大批逃往孟加拉的羅興亞人。

(中央社)馬來西亞雪蘭莪州士拉央的難民學校裡,一場數學競試正悄然進行,振筆疾書沙沙聲迴盪各角落,這裡的學子猶如海綿般汲取知識養分,盼突破人生枷鎖,找尋竹籬笆外的藍天。

士拉央(Selayang)「和氣難民學校」(Harmony School)是由慈濟基金會所設,超齡就讀的胡森(Mahmod Huson)是羅興亞(Rohingya)難民。

這裡的課程只教到小學6年級,胡森或許經歷過不堪回首的逃難歲月,格外感受到知識帶來的改變力量,他用課餘時間不斷複習,想在數學競試中脫穎而出。

胡森是率先交卷的學生之一,他向中央社記者表示,曾就讀宗教學校,後來轉到這所難民學校學習,目前最熱衷數學、科學與英文,期盼未來能擔任維修技師,修理卡車與機車。

由於馬來西亞是東南亞對難民相當友善的國家,特別對相同信仰的穆斯林難民,這群來自阿富汗、敘利亞、緬甸羅興亞等地的難民,只要經濟條件許可,大多願偷渡到馬來西亞安身立命。

不過,這群難民即便少數人幸運獲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公署(UNHCR)核發難民證,仍無法進入馬來西亞學校就讀;慈濟等來自台灣、馬來西亞的非政府組織相繼涉入難民教育事務,羅興亞難民也自發成立穆斯林宗教學校,緬甸欽族(Chin)也籌設學堂,透過志工等多元方式,讓難民孩童不再失學,或開設縫紉班習得一技之長。

難民受教育的權利始終是非政府組織關注焦點,慈濟在協助難民之初,發現有學生趴在地上寫字,老師資格不符,甚至老師僅有小學6年級的程度,不過,這種現象如今已不復見。

和氣難民學校校長陳雲姬說,目前由退休校長組成的教育志工團不僅篩選老師資格、編定課程,採用能與劍橋IGCSE(國際中等教育普通證書)標準接軌的課程,也關心學生事務與課外活動,讓這些難民在完成基礎教育後,如有機會移往美國、澳洲,可繼續接受更高階的教育。

2015年原有3所學校,慈濟基金會於2016年將其整併為和氣難民學校與「合心難民學校」(Unity School)兩所,各有約202名與135名學生,同樣提供從幼稚園到小學6年級課程。

72268630_256384541914188_282066792709776
Photo Credit:張安翔
馬來西亞慈濟在吉隆坡安邦區的難民學校。

羅興亞難民設立的宗教學校,讓兒童和青少年在涉獵可蘭經文之餘,也學習數學、科學與英文,甚至有中文、馬來文與資訊、裁縫、美髮與烹飪等技藝課程。

14歲的賈法(Jafar)與13歲的畢比愛莎(Bibi Aisha)兄妹,正著裝收拾書包上學,他們與媽媽、奶奶住在離士拉央市場不遠的舊公寓內,屋內連書桌都沒有。

賈法說,父親兩年前罹患癌症,後患腫瘤並截肢身亡,家事多由妹妹協助,他身為長子則幫助媽媽的日常事務,雖然生活艱苦,但對於能去上學,兄妹倆仍感到非常高興。

縫紉班使用的場地不大,女學生們絲毫未因記者造訪分心,而是趴在地上繪製裁縫線條,或聚攏在老師桌前聚精會神聆聽老師傳授的針線技巧,其他學生則利用有限的縫紉機,縫製穆斯林傳統服飾。

50歲的Madrasah Hashimiah校長哈希姆(Ustaz Hashim)偷渡到吉隆坡之初,是在士拉央市場當推車搬運工,他用下班空檔教授可蘭經文,開班時只有3名學生,後來學生愈來愈多,只好辭掉工作,專心教書。

哈希姆向中央社記者表示,宗教學校透過慈濟等非政府組織援助下,規模不斷擴大,教室擴增到5間教室,學生多達220人,其中還有留宿的男學生43人,女學生31人。

同樣抱持教育理念向下扎根,以服務緬甸欽族的「欽族難民聯盟」(ACR)協調員詹姆斯(James Bawi Thang Bik)說,全馬來西亞約有3萬5000到4萬左右的欽族難民,他們於2005年5月創設聯盟,為其中1萬8000名登記有案的欽族難民提供服務,涵蓋教育、健康醫療照顧、法律扶助等項目。


猜你喜歡


當你買房之後 別忘了做這件事! 

當你買房之後 別忘了做這件事! 
Photo Credit:臺銀人壽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45歲的王先生剛買了房,未料沒多久就遭遇車禍不幸受傷,住院療養後,所幸並無大礙,但他也因此而感到心驚膽跳。因為上有老、下有小要扶養的他,是家中唯一經濟支柱,萬一真有個閃失,近千萬的房屋貸款誰來承擔?這樣的事件何嘗不是台灣眾多家庭的縮影?

根據聯徵中心資料顯示,2021年平均房貸金額超過700萬元,以35~55歲為大宗,平均貸款金額則介於660~780萬元,再再證明人生責任最沉重的中壯族群,肩負不小的房貸壓力,更應該善用房貸型壽險,為家庭生活添加更可靠的保障,以避免家中頓失經濟來源,原本的幸福生活就此轉折。

房貸型壽險主要針對房貸而設計,所以借款人、要保人及被保險人,須為同一人,屬於定期險,保費較一般終身壽險低,免體檢額度亦可放寬,以臺銀人壽來說, 55歲以下免體檢額度為1,500萬元,56歲~60歲則為1,000 萬元,66歲以上則一律需要體檢。

該如何投保房貸壽險呢?臺銀人壽建議掌握五大重點

一、以家中經濟來源為主要投保對象:優先以肩負「房貸責任」的一家之主為被保險人,當其發生不幸而身故或完全失能,保險公司會將理賠金用來償還房貸,以避免還款壓力落在家人身上,才能預防房屋淪為被法拍的命運。

二、根據家庭責任及經濟能力選擇適合類型:房貸壽險有「平準型」與「遞減型」,差別在於保額是否固定不變。以貸款500萬,貸款20年,保額500萬元,保障期間20年為例,平準型保額固定,理賠金不會隨著房貸償還而逐年減少,直到繳完房貸為止,保額都維持500萬元不變。遞減型保額則會隨著時間而逐年遞減,當房貸還款十年後,房貸從500萬償還到剩下約250萬,相對的保額也會隨時間逐年遞減到約300萬。

若壽險保障不夠或家庭責任重的人,可以選擇「平準型」,保費雖比「遞減型」高,但保障相對較高,適合有經濟能力、且希望給家人多些保障者。若是已有較高壽險保障或家庭責任較輕的人,即可選擇「遞減型」,保費較平準型低,很適合小資族投保,經濟又實惠,較能輕鬆負擔保費。

三、把握足期足額、專款專用:房貸繳多久、繳多少,保額就買多少、保多久,例如房貸500萬元、貸款期限20年,房貸壽險保障最好也是500萬元、保險期間 20年,而且要專款專用,才能讓家人有保障。

四、是否提供加值保障:除了身故或失能理賠金之外,有些房貸壽險還會提供加值保障,除了身故及完全失能保障之外,還加入類旅平險概念,提供特定意外傷害身故保險金(搭乘大眾運輸交通工具)、完全失能扶助金、意外傷害失能安養金、重大燒燙傷等保障,可以說是集結「壽險」、「失能險」、「意外傷害險」等多元保障的保單。

五、選擇優質保險公司:房貸金額高、期限長達數十年,房貸壽險保障必須要能夠長長久久,才能有效規避長期房貸風險,因此,選擇優質保險公司很重要。臺銀人壽為國營品牌,有能力永續經營,且近7年來房貸壽險理賠金已逾上億元,協助許多家庭轉移債務風險、度過難關,獲得了良好口碑,成為許多人房貸壽險的首選。

晉升為有巢族固然欣喜,不過,風險不知道何時會來到,唯有投保了理債保單:房貸壽險,才能「留愛、留房,不留債」。

房貸壽險平準型VS遞減型

平準型 遞減型
特色 理賠金不會隨房貸清償而減少 理賠金隨時間逐年而遞減
保費 較高 較低
適合對象 希望給家人多一份保障者、築巢雙薪族 預算較低者、首購小資族、以房養老族、人生溫拿族

了解更多

臺銀人壽 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