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距離科學:當腦袋「壞了」

零距離科學:當腦袋「壞了」
照片由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正因大腦的角色是指揮身體各部分,當大腦出問題時,浮現的癥狀也是五花八門。最新一集的「零距離科學」,正是追蹤幾位患上不同大腦疾病的病人,讓我們理解他們的患病經歷、不同階段的治療方案、內心的掙扎和跟家人的相處點滴。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吳家亮(香港中文大學通識教育基礎課程講師)
圖:香港電台

不知道大家會覺得哪一個是人體最神祕的器官?於我而言,一定是我們的大腦。其中一個最困擾科學家的問題—意識的特性—正是與大腦有著密切的關係。舉一個例,科學家發現人類的意識有著統一性,我們從不同感官接收到的訊息會聚合成一個統合的經驗,那究竟人腦的哪一個部位負責統合訊息?

這個問題讓發現DNA結構的諾貝爾獎得主弗朗西斯·克里克(Francis Crick)在臨終前一刻仍費煞思量,希望找到當中的玄機……大腦的神祕,在於它結構的複雜性,功能的多樣性,而且它難以被還原(reduced),但這些也是它引人入勝的地方!

神通廣大的大腦

大腦就像是一個終端機,絕大部分你想得到的身體功能也跟它脫不了關係。無論是你小時候的回憶、肌肉的收縮放鬆、五官對外界的感知,大腦都有一份。可能你會覺得奇怪,看東西不是用眼睛麼?其實,我們「看到」東西,是因為外界的影像刺激到我們在視網膜上的感光細胞,再經過一連串的化學和電子反應,最後電子訊號經視覺神經傳送到大腦,在大腦中重建這個影像,讓我們「看見」。「看見」、「聽見」、「嚐到」全都是腦部的反應,所以大家在睡夢中,即使眼睛緊閉,仍然會「看見」,現代科學家甚至能單單刺激大腦的區域,讓你能「看見」。

正因大腦的角色是指揮身體各部分,當大腦出問題時,浮現的癥狀也是五花八門。大家最常聽到的應是「認知障礙症」,患者出現記憶力和判斷力衰退等癥狀。不過,大腦疾病不單會為人們帶來一些關乎思考、記憶的障礙,也會導致運動的錯亂,例如「癲癇症」(Epilepsy)患者會出現手腳的抽搐,「柏金遜症」(Parkinson’s Disease)患者則會出現不自主的動作。

最新一集的「零距離科學」,正是追蹤幾位患上不同大腦疾病的病人,讓我們理解他們的患病經歷、不同階段的治療方案、內心的掙扎和跟家人的相處點滴。

挑戰膽量的手術

其中患上「癲癇症」的病人,因為已經不能以藥物控制抽搐,決定接受腦外科手術,切除引起癲癇的問題腦組織。這個手術有點駭人聽聞,需要病人從麻醉中甦醒,一同參與手術!這當然有其醫學理由,因為要切除的腦部組織跟病人負責語言的區域接近,為免影響病人往後的溝通能力,醫生需要小心避免切除過多的組織。

醫生會先移除病人部分的頭骨,以致能對病人的腦部作直接操作,接著會喚醒病人,一邊以電極刺激病人腦部不同位置,一邊要求病人回答一些簡單問題,從而確定負責語言的區域,並在切除問題組織時小心避免。一般而言,通過這個手術,病人的抽搐情況都會大為改善,甚至可以不用再服藥。

My_Broken_Brain_5
照片由作者提供
在切除引起癲癇問題的腦組織手術中途,需要把病人喚醒,醫生會以電極刺激病人腦部不同位置,同時向病人問簡單問題,以確認腦部負責言語的區域。

另一位病人則受「柏金遜症」困擾,走路姿勢受到嚴重影響,經常有不自主動作。病人在醫生的推薦下,考慮接受一項名為腦深層刺激(Deep Brain Stimulation)的腦外科手術,希望可以改善病情。這個手術是把導線植入腦中負責運動的區域,然後把導線連接至腦部節律器(Brain pacemaker),節律器以電池驅動並一般植入在病人的鎖骨位置,持續透過導線釋放電刺激,調控腦部不正常的電子訊息,從而達致減輕病癥之效。但手術也有機會影響病人的思考和記憶,帶來副作用。

治療的考量

做手術,還是不做手術?這確是一個艱難的考量。病人的出發點,不一定是希望減輕自身的痛苦,更多的是減輕照顧者的辛勞。家人的支持,是患者的動力;但當病情需要家人時刻的關注時,就會造成患者的壓力……盼望科學界能盡快研發更佳的藥物,取代風險較大的手術,緩解患者的病情,讓他們不用再去作出做手術與否的艱難決定。

My_Broken_Brain_6
照片由作者提供
家人是患者最強的後盾,他們背負着「照顧者責任」。

《零距離科學》集合世界各地有趣的科學紀錄片,網羅與大眾息息相關的科學資訊,啟發觀眾的好奇心和求知慾,節目逢星期五晚9時30分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映。本集於10月18日播出。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視像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節目網站: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sciencewithyou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