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人4.0》:新一代法律人如何替值得關心的「不在場關係人」發聲或辯護?

《法律人4.0》:新一代法律人如何替值得關心的「不在場關係人」發聲或辯護?
Photo Credit:Hans CC 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不在場的人成了在場者,局外人成為當事人,我們便不能再只注意在場當事人的想法和訴求,我們必須有所警覺,不在場的局外人可能更將左右我們的成敗,甚至斷定我們的生死。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廖義銘

【替不在場的人辯護】

輕浮的網路世代,人們的一切言行必須更具有說服力,才能夠留下價值;而說服力的因素,今天,要比過去,更加著重於如何在資訊的洪流中表現出持重的智慧。

持重的智慧,必有某種令人折服的因素,方可稱得上持重,亦方可稱之為智慧。在這一切4.0的輕浮時代中,法律人4.0必須重新尋回能令人折服的能力。

法律人4.0要尋回令人折服的能力,必須要知道,什麼樣的能力,是無論科技如何地發達、人工智慧再如何地先進、機器人當家作主的想像再如何地可能,都只有活生生的法律人才能夠擁有的能力。

筆者認為,愈是輕浮的世界裡,愈需要有支撐的能力,而所謂支撐,指的是對人的支撐,協助不得不在資訊洪流中載浮載沈的人們,於無知卻似全知的社會中支撐自己的能力。

這樣的能力,更簡單地說,就是「替不在場的人辯護的能力」。

不在場的人

法律人,通常都是為「在場」的人服務。所謂「在場」的人,是指那些因為他們的金錢、權位和身分,而使你努力與他們有直接正向關係的人。

也就是說,如果你是一位法律人,你出庭為你的委託人辯護,你的努力可以讓你的委託人無罪或勝訴,這個時候,你和你的委託人都是法庭上在場的人。

或者,如果你是一位法律人,你在立法院裡為正在院外大門口大聲抗議的群眾喉舌,你的努力可以使院外抗議群眾們的訴求成為法規,這個時候,你和街頭上抗議的群眾們,都是立法院議事廳裡在場的人。

或者,你是一位法律人,你在你服務的機關開會時,堅持主張你的長官之作為是合法的,你的努力可以使你的長官不必為其疏忽行為負法律責任,這個時候,你和你的長官,都是行政機關決策過程中在場的人。

委託人、抗議群眾和長官,他們在法律運作與決策的場合裡,經常都是「在場」的人,因為,總會有法律人為著自己的利益、為了自己的好處,而為他們辯護。

法律人替在場的人發聲、為在場的人辯護,是他們的任務,也是他們利之所趨下必然的行為,其所需要的,是對在場者的利益和訴求之了解,以及一些運用法律辭彙說服其他在場者之技術。這樣的了解和技術,是任何一代的法律人都必須擁有的能力,只是這樣的能力,基本上在資訊已成洪流的當今社會中,可能成為是某種形式的偏見或匠氣。

因為,大量不在場的人,他們關注的更多、期盼的更多,也擁有的更多。

例如,在一場勞資糾紛的官司上,你的當事人期盼這場官司能夠勝訴,但是不在場的人,可能更盼望這場官司為他們的家庭或生活帶來一點公平和安穩。你必須為你手上的這場官司中的在場者辯護,這需要你對相關事實與勞動法規有完整的了解與認識,並能夠妥善地運用。

但是,在這場官司中,誰是不在場的關係人呢?

不在場的關係人,他/她們的心聲或訴求,值不值得你的關心呢?

你又如何替值得關心的不在場關係人發聲呢?

不同時代的法律人,對於以上三個問題,會以不同的價值體系和思考路徑給予不同的答案。但只有法律人4.0,才有能力真正地了解誰是不在場的關係人,以及為他/她們努力,因為法律人4.0握有網路,能夠快速地蒐尋各種資訊,更能夠快速地與人聯絡。

更重要的是,任何人在一切4.0的時代裡,也都擁有網路,也都能快速地蒐尋各種資訊並快速地與人聯絡,因此,如果法律人4.0不懂得關心不在場的關係人之心聲,他就會被快速地取代、快速地淘汰。

網路上的不在場者

不在場的關係人,會出現在網路上,同時,也很容易從網路上蒐尋到他們,因此,法律人4.0必須認識他們,更必須理解他們。如果法律人對於網路上能找到的不在場關係人不予重視,那麼,不在場關係人仍會尋求其他管道來影響案件,甚至在必要時候,撼動社會。

不在場的關係人,在任何時代都可以影響案情、影響社會,但法律人3.0以前的法律人,卻可以忽視他們,因為他們不在場,因此他們的意見可以被視為是傳聞、謠言,而他們的利益,則可以被視為不具公共性和實質性。

但因為網路,不在場的關係人變成在場了,只是他/她們用虛擬的或遠距的方式在場。

虛擬或遠距離地在場,讓人們容易忽略,更讓人可以用自己的想像來理解他們的存在。例如所謂「網友」們的意見便是。

每一個人都可以成為網友,甚至每一個人都可以變身成好幾個不同的網友,而每一個網友所代表的,可能是全部的自己,也可能是部分的自己,甚至可能是相反的自己。而網友們的意見,在什麼樣的條件下值得重視?又在什麼樣的情境下,應該將網友視為是在場的當事人?對此問題的判斷,便取決於法律人4.0的素養。

對於有正確答案的問題,給予正確的回答,仰賴專業;對於沒有正確答案的問題,給予合理且適當的回應,則憑斷素養。如何理解不在場之人,對於法律人而言,便是一種素養,而不是專業。

具有法律人4.0素養之人,不見得一定是從事法律職業之人,更不見得一定是大專法學院校科班出身,相反的,當你閱讀一定的書藉、關心一定的時事、發揮一定的同理心,你對那些在立法或司法爭議現場中應在場卻未在場之當事人或關係人投入關心,甚至你對她/他們的處境感同身受,於是,你用你的方法,尋求自己的管道,去理解相關法律規範、判決,並期望在適當的場合中為她/他們發聲,這個時候,你已經具有了法律人4.0應有的素養。

懂得去關心什麼人是應在場而未在場;懂得透過各種網路與社交媒體去關心她/他們在法律上的得與失;懂得設身處地甚至交換立場地設想自己與不在場之人的同理性;然後,用同理心去看待所涉及的法律問題,並以自己的行為表達這份同理心,這便是我們所期望的法律人4.0。

對這樣的法律人4.0而言,所謂的「大數據」科學,不是高科技人士的噱頭,更不是資訊管理工程師、統計學者或數學家全新發明的專業,而是一種掌握網路、理解社會的素養。

法律人要充實掌握網路、理解社會的素養,必須從根本上重新界定對法律、法學與法學方法的認知。

傳統上,人們認為,所謂的法律,是指國家所頒布的法規、法官所做出的判決和學者專家們所歸納和演繹出來的各種學理;而法學,則是指這些法規、判決和學理的全部;法學方法,則是認識和使用這些法規、判決與學理的方法。

但是,在現今資訊科技高度發展,並且更可能無限發展的4.0社會裡,這些傳統觀念上的法律、法學和法學方法,其實,都只是法律的相關「資訊」而已。

在沒有Google、Facebook和LINE的時代裡,有能力取得並掌握這些法律資訊的人,便具有操作法律的技能,於是她/他們成為了法律人3.0;但有了Google、Facebook和LINE,任何人都可以非常快速地從自己掌中所持的智慧型手機中,知道自己所遇到爭議問題可能涉及的法律規範之內容,甚至於還可以非常容易地就獲得其他人所曾經發生過的類似事件,以及其他人曾經處理類似爭議問題的經驗和建議。

例如,過去要知道某外國對於女性最低結婚年齡的限制,必須從比較外國法制的相關法學知識中去取得,而且所取得的資訊還不見得是最新、最正確的。但現在,你只要英文稍好,於Google中輸入蒐尋文字,就可以很快地取得最新最正確的資訊,甚至你還可以在Facebook和LINE上向認識或不認識的朋友們發問,並且得到一大堆可能古怪、荒謬,也可能正確且實用的回答。

於是,法律和法學變得不一樣了,不再只是國家公布的法條文字和法學院教授所傳授的課程內容,更是在無邊無際的網路上,每個人都可以用自己的方法所蒐尋到的相關訊息。

甚至,那些前述不在場的相闗人,可能都可以透過網路和各種社群軟體,成為提供你法律資訊的人。

近年來多少與法律爭議有關的重大新聞事件中,我們看到多少在決策或判決過程中的局外人,用匿名、無名或假名的方式,成了當事人的辯護人,甚至成了當事人。局外人變成了當事人,她/他們所受的傷害,加總之後可能比原本單一當事人所受的傷害更嚴重千倍萬倍。原來的個案事件,因為局外人成了當事人後,變成重大公共議題,甚至演變成動搖社會的憲政爭議。

例如,在台灣便曾發生過少數學生對於台灣與大陸之間的經貿政策不滿,便因大量局外人自認為自己已經或即將成為當事人,而演變成造成憲政秩序受到嚴重破壞的街頭運動,其影響所及,是國家公權力之行使與民眾以示威抗議表達言論自由之間的合理界限,似乎難有重建的一日。

此外,台灣近年來也發生了教育主管當局對特定大學的新任校長當選人有意見,便自行將法律規範予以嚴格解釋,來阻止這位當選人上任。這個某特定大學的某特定新任校長當選人之適當與適法與否之爭議,原本只是一校一人的爭議,卻因各種複雜的因素加總之後,許許多多與該校該人無直接利害關係的人,反而成為該爭議案件的主角,例如已經從該校畢業很久的學生、退休很久的教師、及大量從未進該校就讀的民意代表、以及更多與該校及該人不知有任何關係的網路上的意見發表者。

當不在場的人成了在場者,局外人成為當事人,我們便不能再只注意在場當事人的想法和訴求,我們必須有所警覺,不在場的局外人可能更將左右我們的成敗,甚至斷定我們的生死。而法律人要保持這樣的警覺,憑藉的不是傳統法律人所強調的技能,而新一代法律人的素養。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法律人4.0》,暖暖書屋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廖義銘

法律人4.0
是能夠運用換位思考來理解
人們如何因在意、欠缺、渴求和執著
而與他人產生爭執的專家

換位思考,是解決問題的關鍵法門
只有換位思考,才能面對問題
只有換位思考,才能突破問題
只有換位思考,才能安置問題

法律人4.0
是能夠讓法律成為解決問題的方法之專家
而不是只知道如何使用法律這項工具的工匠

在法律人4.0的眼中,法律不只是用來約束人的行為的一條條文字,更不是政府用來統治群眾的繁雜工具,而是解決人們爭執的一系列方法。
將法律視為是工具的政治人物,企圖用制定法律來實現其政治目的;
將法律視為是工具的官僚人員,則慣用法律來維繫自己在官僚體系中的權位;
將法律視為是工具的理想主義者,幻想透過法律來改造社會;
將法律視為是工具的一般社會大眾,則嘗試利用法律來打擊對手及保障自己的利益。

法律人4.0
重視自身的素養,而不只重視法律操作的技能
正是為了獲得當事者的真正信任

當事人對法律人真正的信任,絕非來自於法律人對於操弄法律程序或文字的純熟,而是法律人因自己之經驗豐富,而能設身處地且思慮周到地為當事人設想。

著重於技能的法律人,重視運用從自己的知識和經驗中學得的法律解釋與文字操作方法,來提出自己的主張並為自己的主張辯護,並希望從自己所提的巧妙見解和成功辯護中,獲取自己最大的利益。

而重視自身素養的法律人,則更重視自己所提出的一切見解與行動能否得到當事人和社會大眾的普遍信任。
能理解當事人所在意的,才能理解當事人為何憤憤不平;
能理解當事人所欠缺的,才能理解當事人所爭取的與所隱瞞的;
能理解當事人所渴求的,才能理解當事人在法律面前真正的弱點;
能理解當事人所執著的,才能理解當事人為何走到了爭執卻無助的境地。


在產業界,人們已經提出了工業4.0的概念;在許許多多的領域中,也都有1.0、2.0、3.0的階段性進化。在法學領域中,西方法學思想家曾經提到法律進化的三階段理論,但是,真正賦予法律生命的法律人,卻更需要進化。

今天是一切4.0的時代,也就是因為網際網路、智慧手機、無線傳輸等資訊科技的運用日新月益,加上大資料的廣泛運用,使得你即使不願意進入一切4.0的時代,網際網路也會把你的生活和工作環境變成4.0版。

法律人經歷了人類文明史的幾個時代,法律人在不同的時代裡各有其不同的版本;不同版本的法律人,都會如穿越時空般地同時出現與存在。因為,不同版本的法律人,他們真正的差別,不在於他們的衣著,不在於他們所使用的文書或交通工具,而在於他們的心態和素養。

本書所提出的「法律人4.0」之概念,是一個讓法律人回歸其應有本質的概念,只是此番回歸,是因為科技、因為網路、因為社群媒體,以及大數據的廣泛運用;而法律人4.0所回歸的法律人之應有本質,就是協助他人防止糾紛、解決爭議。

無論你是不是法律系畢業的學生,無論你曾經因為什麼理由學習法律,甚至熱愛法律,你都可以成為法律人4.0。

法律人4_0
Photo Credit: 暖暖書屋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