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過「正常」的小丑,甚至比不上我們要面對的現實瘋狂

太過「正常」的小丑,甚至比不上我們要面對的現實瘋狂
《小丑》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旦將這個典型、合理而工整,鉅細靡遺的背景故事,套用到漫畫史上其中一個最著名的瘋子——小丑——身上,就未免來得太理智、合理以至抵觸,令本來大有玩味處的角色,變了一個扁平的stereotype。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或許是事先期望太大,雖然整個觀影過程是歡愉的,但以被贊揚「史上最佳」而言,《小丑》和期望實在頗有落差。

別誤會,華堅馮力士(Joaquin Phoenix)絕對交出影帝級表現,全程幾乎獨腳,將一個演員的技藝發揮到淋離盡致,甚至有些意義不算太大,明顯是特意讓其showoff的場口設定,從形體到聲線面貌表情,就是他展現技巧的大平台。

不過也是由此,斧鑿太明顯太有企圖,於我而言﹐若單論喜歡與否,這次華堅馮力士在《小丑》的爆發能量演出,反不及他在《觸不到的她》中內收而無盡深沉的寂寞。

但這不是重點。

Joker_2
《小丑》劇照

-----劇透分界線-----

劇不劇透也無其實無甚關係,因為整個劇本,非常典型,不入場都能猜到十之八九。

自小被家暴和精神虐待產生的扭曲人格,幻想和渴求的關注和愛一直得不到滿足,最終在一個瘋狂的不公世界裡,一個人的一切希望和愛都破滅,反而在殺戮和血之中找到自己的存在,一個完滿的瘋子於焉誕生。

多麼典型、多麼合理。

就是太典型、太合理、太工整,甚至敍事上亦是直白的順時序,所以充滿違和感。

這套路其實本來也無不可——若不是小丑的話。

但一旦將這個典型、合理而工整,鉅細靡遺的背景故事,「可恨人總有可憐之處」、「社會壓迫令人瘋狂」,套用到漫畫史上其中一個最著名的瘋子身上,這種近乎TVB劇集式慘烈身世催生的悲劇,就未免來得太理智、合理以至抵觸,令本來大有玩味處的角色,變了一個扁平的stereotype。

相比之下,早幾年希夫烈達(Heath Ledger)——準確點講是路蘭(Christopher Nolan)描寫的——那個just want to see the world burn的小丑,可能反而來得更有「人性」,現在華堅馮力士版的,更偏向是一種舖排編寫出來、格式化的「偽瘋子」。

而更要命的,是這個小丑所謂的瘋狂,甚至比不上我們一離開戲院的密閉空間就要面對的現實。

有被害妄想症、強迫別人愛她的「母親」?我們有,而且和小丑一樣,都是收養的繼母;只是幻想出來、實際上從不存在的希望?我們也有,例如雙普選、例如高度自治、例如公平公正公義;我們也有「篤灰」的同事、生病的社會、被壓迫的無權者。

電影中的種種,我們每天都在品嘗,但分別是,華堅馮力士,抑或小丑,他媽的掏槍轟掉了那些社會精英的頭,然後他挺直腰板,跳舞;戲院外的現實中那些被壓迫的人,明天只能繼續如常醒來、工作、回家。

所以說,這樣的小丑,太正常、太合理,他竟然還會有如哲學家般,敲問自己為何存在,而這城市的人,可能早就接受了,自己的存在,並不為何。

本文獲授權轉載。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黎家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