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西伯利亞小村唯一的老師,教著全村唯一的小學生

【圖輯】西伯利亞小村唯一的老師,教著全村唯一的小學生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970年代是西伯亞科沃最繁華的時期,此地的小學有四個班級,每班有約18位學生,總人口為550人左右。庫楚科娃在這間學校任教已有42年之久。目前全村人口僅剩39人,而這位9歲男孩伊茲穆哈梅托夫是唯一的小學生。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現年61歲的庫楚科娃(Uminur Kuchukova)其實幾年前就已達退休年齡,但她選擇繼續留在這個俄羅斯人煙稀少的村莊教書,全是為了一位9歲的小男孩。過去這裡曾有很多人口,不過隨著明(2020)年庫楚科娃離開後,這間學校也將正式關閉。

與大多數散布在俄羅斯偏遠地區的上千座村莊一樣,隨著1991年蘇聯解體、國營的集體農場關閉,西伯亞科沃(Sibilyakovo)也變得蕭條、工作稀少、人口大量外移。

RTX76I9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1970年代是西伯亞科沃最繁華的時期,此地的小學有四個班級,每班有約18位學生,總人口為550人左右。庫楚科娃在這間學校任教已有42年之久。

目前庫楚科娃的房子四周都是廢棄房舍,全村人口僅剩39人,而這位9歲男孩伊茲穆哈梅托夫(Ravil Izhmukhametov)是唯一的小學生。

RTX76I8J
庫楚科娃(右)正在幫伊茲穆哈梅托夫舉行頒獎典禮|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庫楚科娃在距離西伯亞科沃約50公里的塔拉鎮(Tara)買了一棟房子,她打算在學期結束後和丈夫一起到那裡過退休生活,屆時伊茲穆哈梅托夫就到了可以去鄰村上課的年齡了。

距離西伯亞科沃最近的學校,必須乘船30分鐘,渡過湍急的額爾濟斯河,再轉搭20分鐘左右的校車。「對此我很擔心,他的父母還沒打算離開西伯亞科沃,就只好讓他冒險渡過額爾濟斯河,那是一條很危險的河流。」庫楚科娃如是說。

RTX76I9M
當地民眾搭船渡過額爾濟斯河|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西伯亞科沃人口主要是突厥語系的韃靼人,是俄羅斯的少數民族之一。

伊茲穆哈梅托夫的父母是農民,但他們並不希望孩子長大後繼續在這座村子裡。48歲的迪納爾(Dinar Izhmukhametov)說:「我們的大兒子已住在城市裡,對此我非常高興。」

伊茲穆哈梅托夫則說,對於搬到城市他沒什麼興趣,但他很清楚意識到,他別無選擇。

RTX76I8B
今年九月開學第一天,伊茲穆哈梅托夫上課的情形,一旁是他的家人|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當被問到沒有同班同學一起上課的感覺時,伊茲穆哈梅托夫不知該如何回答。「我沒有比較的基準,當然還是希望能有朋友,所以對於去鄰村上課我是挺期待的。」

回顧數十年的教職生涯,庫楚科娃感到哀傷的是,這間她工作超過40年的學校要關閉了。「現在,這間學校就像整個村子一樣,即便矗立在此,卻不再被人們需要,而諷刺的是城市中的孩子連找幼稚園都很困難,從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在排隊。」

RTX76I9A
西伯亞科沃以前的郵務士(右),每天會回到村子送報|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即使即將退休住到塔拉,但庫楚科娃也不會忘記在這裡的點滴。

「我的父母就葬在這裡,我的人生一部分也在這裡。我們會在此過每一個紀念日,當有人來紀念已過世的親友時,我們也會好好來照看這些墳墓。」

RTX76I99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