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史》:長途跋涉的僧人見到巴米揚大佛,必會感到難以言表的精神慰藉

《阿富汗史》:長途跋涉的僧人見到巴米揚大佛,必會感到難以言表的精神慰藉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佛教教義啟發了人們的創作靈感,阿富汗境內巴米揚的兩尊大佛像成為佛教藝術史的傑作。從西元二世紀起直到九世紀伊斯蘭教擴張到谷地,該處一直是中亞佛教的主要中心之一。

文:何平

阿富汗地處中亞的心臟地帶,東接東亞和印度次大陸,西連西亞與更遙遠的地中海地區,它所占據的位置自古以來就是東西方陸路交通的鎖鑰之地,多種古代文明曾在這裡相會,然後再朝不同的方向傳入其他地區。波斯諸王朝和馬其頓的亞歷山大大帝曾在此建立功勳,並將它劃入其龐大帝國的疆域之內。

中國至少在西元前二世紀就與該地區發生了直接聯繫,漢武帝派遣張騫西行中亞,聯絡諸國共同對付匈奴,張騫本人當時就到過大夏(希臘稱巴克特里亞或吐火羅)等中亞地區。據後世考證,漢時的大夏腹地在今天帕米爾高原以西、阿姆河以南的阿富汗境內,大夏都城巴裏黑的故址就在今阿富汗北部城市馬劄里沙里夫西面的巴爾赫鎮。張騫在當地的市場上見著了從印度運去的中國西南部的土特產品。

在阿拉伯帝國將伊斯蘭教引入中亞之前,這一地區的民族、語言、信仰和社會生活方式表現出某種多樣化的特點。巴裏黑、巴米揚與撒馬爾罕等中亞重鎮孕育出燦爛的文明奇觀。

從文化方面看,伊斯蘭教傳入前在該地影響最大的當數佛教。佛教的最早傳入是在西元前三世紀,印度孔雀王朝的阿育王派出宗教使者前往王國以外的中亞傳播教義,並將這看作是他本人皈依佛法、鑄劍為犁的一大壯舉。

西元一、二世紀前後,占據中亞的貴霜國王迦膩色伽為他信奉的佛法在犍陀羅(今阿富汗與巴基斯坦相鄰地帶)找到了適宜的土壤。在那個時期,今天阿富汗所在地區正好位於古絲綢之路上的要衝,巴米揚、坎達哈、赫拉特、巴爾赫都是東西客商的雲集地和往來必經之途,中國的絲綢、埃及的精美玻璃器皿、羅馬帝國的銅鑄像、印度的象牙珠寶經這些地點運銷他方。迄今阿富汗境內的考古發現中不乏這類文物。伴隨著運載珍貴貨物的商旅遠涉奔波,佛教僧侶們也在這條道上來來往往,沿途傳播他們虔誠崇奉的教義。從中亞地區,佛教經過長達數世紀的不懈努力,才傳入並紮根於中國和其他東亞地區。

考古發掘足以證明,早在西元前後時期,今阿富汗東部一帶就已有不少的佛教寺廟和窣堵波(靈塔),隨處可見佛門僧人。於是在這樣富庶、祥和的人文氛圍中,一種新穎的藝術形式誕生了,它就是犍陀羅藝術。這一藝術流派的風格獨特、鮮明,它的起源至今仍存在著爭議,但它帶有希臘藝術風格的顯著影響卻是不爭的事實。在當時由貴霜、塞種諸王控制的這些地區,歷史上首次出現了佛陀的人體造像。今天某些學者認為佛教信仰從符號向偶像的轉變來自希臘人體藝術的推動,但也有學者認為它主要是受大眾化的大乘佛教興起的影響。

佛教教義啟發了人們的創作靈感,阿富汗境內巴米揚的兩尊大佛像成為佛教藝術史的傑作。兩尊大佛分別高達五十三公尺和三十八公尺,周圍另鑿有許多石窟,窟內多有佛教題材的雕像和壁畫。石窟群大致開鑿於西元三至七世紀,坐落在景色壯麗的巴米揚峽谷內,距離喀布爾西北約二百三十公里,海拔高度達二千公尺。古代往來於絲路的商旅總是將巴米揚峽谷當作他們漫長旅途中的歇腳處。從西元二世紀起直到九世紀伊斯蘭教擴張到谷地,該處一直是中亞佛教的主要中心之一。

巴米揚大佛直接從岩石上開鑿而成,然後在像上覆壓攪混的草泥,劃刻出大佛的面部表情、手姿和服飾上的皺折,最後再壓接成型並塗上色彩。兩尊佛像分別用紅、黃兩色塗繪,佛的手與面部飾以金粉。可以想像,當經過長途艱難跋涉的傳法僧人在此見到大佛時,必定會感到難以言表的精神慰藉。中國唐代高僧玄奘往天竺(印度)求法途中曾經過「在雪山之中」的巴米揚(梵衍那國),據他記載,該地有「伽藍數十所,僧徒數千人」;又見「王城東北山阿,有立佛石像,高四百五十尺,金色晃曜,寶飾煥爛。東有伽藍,此國先王之所建也。伽藍東有鍮石釋迦佛立像,高百餘尺,分身別鑄,總合成立。」

遺憾的是,巴米揚大佛的這些特徵今天已不復存在,隨著歲月的流逝,它們受到嚴重的破壞,並且主要是出於人為的因素。

除了佛教外,西元前後直到後來伊斯蘭教入侵之前,流行於中亞一帶的還有其他一些主要教派,包括波斯祆教(也稱瑣羅亞斯特教或拜火教)、摩尼教、景教和印度教,它們也在阿富汗等中亞地區的文化演化中留下了些可辨的痕跡。

相關書摘 ▶《阿富汗史》:玄奘懷著求法的誠心,來到佛教聖地梵衍那國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阿富汗史:文明的碰撞和融合》,三民書局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何平

聽到阿富汗你的第一印象是什麼?阿富汗曾經讓二十世紀的軍事大國蘇聯為之喪膽,也曾經讓十九世紀的日不落國英國聞之色變,甚至連亞歷山大大帝都在阿富汗吃盡了苦頭。

她一方面全力抵抗外來的入侵者;另一方面兼容並蓄,揉合來自四方的文化。歷史證明阿富汗就像那擎天的玉柱,聳立在中亞的高原上。

阿富汗史
Photo Credit: 三民書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