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個QA看陳同佳案爭議:港府有什麼政治考量?為何被港、台政府「踢皮球」?

5個QA看陳同佳案爭議:港府有什麼政治考量?為何被港、台政府「踢皮球」?
香港男子陳同佳(圖)在台殺人案如何解套受到關注|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若港府真的無法取得「預謀犯案」的證據,台灣應該是唯一可以審理陳同佳的法域,為何陳同佳案仍然引起波瀾?問題可能出在把陳同佳「送來台灣」的方式。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19年10月23日|更新:李修慧;核稿:楊士範)

港女命案凶嫌陳同佳今(23)日將出獄,陸委會發言人邱垂正於22日下午會同內政部、法務部召開聯合記者會,指出此案台港都有管轄權,基於審理便利性,應由港府優先審理,不過截至21日,港方都表示無意受理,對我方所提建立台港司法互助機制的建議也未有正面回應。

邱垂正表示,因此22日已致函致電港府,將派員赴香港押解陳同佳來台受審,並希望港方提供本案相關合法協助,他強調,「香港不辦,我們來辦。」

對此,香港政府23日凌晨發新聞稿拒絕,港府表示,台方派人將出獄後的陳同佳押解到台灣,等於跨境執法,不尊重香港的司法管轄權。並表示,陳同佳出獄後是自由人,特區政府無權對他施加任何強制措施。《中央社》報導,邱垂正則回應指,如果陳同佳逃亡、串證、湮滅證據等,港府須負全責。

(以下內容刊登於2019年10月21日)

香港人陳同佳來台灣殺害同行的香港籍女友潘曉穎後,逃回香港,香港政府18日表示,陳同佳願意就涉嫌殺人案到台灣投案。但直至21日為止,我國陸委會都認為港府「政治操作」、法務部則以「港府有權審理」為由,「拒收」陳同佳,前總統馬英九、高雄市長韓國瑜都對此發表看法,引起討論。到底,台灣跟香港,誰有權審理陳同佳?香港政府把陳同佳「送過來」的方式,又出了什麼問題?

《中央社》報導,陳同佳2018年2月涉嫌在台殺害同為港人的女友潘曉穎,並潛逃回港。由於台港間未簽署引渡協議、缺乏司法互助機制,無法引渡陳同佳到台接受調查。

陳同佳案也成為香港政府2月推行「引渡條例」的理由,並間接引發從6月延燒至今的「反送中運動」。

最終,香港法院僅以盜竊及處理贓物罪(陳同佳盜刷潘曉穎的卡、使用她的物品),判處陳同佳29個月有期徒刑,且由於認罪獲減刑,陳同佳可望在本月23日出獄。

據港媒報導,在陳同佳服刑期間,香港建制派政黨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蔣麗芸,與身兼北京巿政協委員的香港聖公會教省秘書長、牧師管浩鳴多次前往獄中勸說,希望他刑滿出獄後,赴台灣投案。

Q1:台灣跟香港,哪方才有權審理陳同佳?

自從港府18日轉達陳同佳「想到台灣投案」後,港府與我國法務部,都積極表示「對方」才有權審理陳同佳案。

香港特區政府18日聲明強調,香港律政司證據不足,無法控告陳同佳在台灣涉嫌殺人,因此對於陳同佳在台灣涉嫌的罪行,香港法庭並無管轄權。

《中央社》報導,對此,台灣法務部19日則指出,去年6月間,香港就向台灣表示,香港檢警等機關在調查陳同佳是否在香港就「預謀犯案」。法務部官員指出,依香港現行刑法,雖以「屬地原則」為基礎,但有很多跨境犯罪行為,如果罪行一部分發生在香港,其他部分發生在香港境外,香港法律管轄此類犯罪,仍符合屬地原則。

法務部也表示,以香港現行法律為例,「刑事司法管轄權條例」、「侵害人身罪條例」、「官方機密條例」、「防止賄賂條例」等,均有類似域外管轄的規定。因此,法務部重申,香港並非沒有管轄權,港方應積極追訴陳同佳涉犯殺人罪。

對此,香港特區政府20日則發布聲明表示,香港律政司已全面考慮所有調查及證據,確認港府沒有足夠證據控告他企圖謀殺或所謂蓄意計劃殺人罪。港府表示,加上台方於去年12月3日就向嫌犯發出通緝令,香港政府基於此,才向台灣轉達嫌犯自首意願。

兩岸政策協會秘書長王智盛投書《蘋果日報》指出,根據有關條約的規定,有權請求引渡的國家包括,罪犯國籍所屬國、犯罪行為發生地國、受害國。若以陳同佳案來看,陳同佳本身是香港籍、受害人潘曉穎也是香港籍,但犯罪行為發生地在台灣,因此台、港都具有本案的司法管轄權。

但王智盛進一步指出,因為香港法制尚不承認所謂的「境外罪案」,因此若依當前沒有任何修訂的台港相關法制,目前台灣應是唯一可以審理陳同佳案的法域。

總結而言,台灣法務部認為,香港檢警曾懷疑陳同佳在香港就「預謀犯案」,如果罪行一部分發生在香港,香港管轄此類犯罪,仍符合香港的「屬地原則」。但香港政府認為,香港檢警取得的證據不足以控告陳同佳預謀犯案或殺人,王智盛也認為在香港法制尚不承認所謂的「境外罪案」的狀況下,台灣應是唯一可以審理陳同佳案的法域。

Q2:香港政府把陳同佳「送過來」的方式,出了什麼問題?

除了誰可以審理陳同佳,另一個問題還有,港府把陳同佳「送來台灣」的方式很特別。

香港特區政府20日的聲明表示,台方早於去年12月3日已向疑犯發出通緝令。而香港目前沒有法律容許移送嫌犯到台灣,也沒有法律與台進行刑事司法協作。而嫌犯這次是「自願自首」,港府表示呼籲台方應按「一般自願自首」情況處理。

王智盛表示,在國際刑事司法互助的實務操作上中,只有「正式引渡」和「事實引渡」等兩種樣態。前者指兩國之間基於彼此的「引渡條約」引渡嫌犯,後者則是指,沒有引渡條約的狀況下,各國之間基於國際睦誼(comity)或互惠(reciprocity)行為,會以個案的形式,改採其他手段(最常見的就是透過該國的移民署遣返嫌犯),協助有引渡需求國的國家。

由於台港之間並無任何刑事司法互助或引渡協議,因此若要來台受審,只能採取「事實引渡」的方式。但是,在國際實務上,「事實引渡」的程序應該是,台灣向香港要求引渡陳同佳,香港政府會先要求台灣方面提供相關資料,由香港法院進行審理,然後才決定要不要以事實引渡方式處置。

但這次,香港特區政府卻在沒有台灣方面溝通的狀況下,單方面、大張旗鼓地告知社會大眾宣布「陳同佳自願來台投案」,直接跳脫出雙方刑事司法互助的對等互惠原則,不符合前述一般國際司法互助「事實引渡」的基本運作法則。

Q3:不和台灣溝通就把嫌犯送來,可能會發生什麼事?

王智盛認為,港府此舉是將陳同佳案的司法責任單方面轉嫁給台灣政府。

《端傳媒》總編李志德在個人臉書上表示,現在香港政府台面上沒有交出任何證據,也不承諾任何未來的合作。如果未來台灣警方有關鍵證據必須要香港方面提供、有些證據因為港方的耽誤而滅失、有關鍵證人在香港需要傳訊,就可能會造成就算把嫌犯引渡來台,也因為證據不足,法官必須判無罪的情況。

陸委會20日的聲明也呈現了類似的的擔憂,陸委會表示,港府說,如我方在處理陳自首中提出有關證據的請求,港方會積極依法配合,卻又稱沒有法律與我進行刑事司法協作。陸委會透過聲明質問:「我方擬請教港府,依據此一自相矛盾的說法,港方究要如何提供我方協助?或又只是再一次卸責的託詞?」

Q4:港府為什麼不以「正常方式」,跟台灣司法互助?

《中央社》報導,《香港明報》19日分析認為,這起事件背後隱含兩岸高層政治角力,台灣方面擔心陳同佳會成為2020大選的不確定因素;北京則不想留陳同佳在香港,再埋下政治上的「計時炸彈」。

事實上,為了引渡陳同佳,士林地檢署去年曾透過法務部國際及兩岸法律司,向港方提出3次司法互助請求,並於去年12月對陳同佳發布通緝,同步發函法務部轉請大陸委員會,向香港政府請求遣送犯嫌來台。然而,港府至今未回應司法互助請求,反而在年初提出修訂逃犯條例,宣稱藉此引渡陳同佳。

上述過程顯示,對港府而言,不論是修訂《逃犯條例》,或促使陳同佳主動投案,都必須在不涉及與台灣司法互助的大前提下,而其中的北京因素,不言而喻。

陸委會20日晚間發布的聲明,也顯現出其中的政治意義。陸委會表示,港府在本案上的政治操作,根本處心積慮地凸顯港人在香港以外的中國大陸地區犯罪,港府沒有任何管轄權,所以必須送回中國大陸審理。

陸委會表示,同時港府也用相同的邏輯,企圖將台灣納入所謂的「一個中國」政治框架下,強調陳同佳案只有台灣才有管轄權,因為把台灣視為中國的一部分,所以台港之間不能進行司法互助協商。陸委會認為,這樣的政治操作無疑是沒有「送中條例」的送中實踐,矮化台灣主權。

《中央社》報導,行政院長蘇貞昌今日也表示,過去政府一再要求司法互助處理此案,林鄭月娥理都不理,現在突然態度丕變說要送來台灣,這非常詭異。另外,蘇貞昌也說,陳同佳在香港如果出獄,就自由自在,怎麼不在香港過好日子,突然之間要來台灣面對殺人罪審判,這不符合人性、不符合常情,從國家安全、國家主權都會嚴格把關,守住台灣安全。

Q5:港府不跟台灣司法互助,但台灣有理由拒絕接收陳同佳嗎?

《聯合報》報導,目前陳同佳及勸說他投案的香港聖公會教省秘書長管浩鳴,都被移民署註記管制為「不核發登機證」,也不能以網簽、落地簽來台,因此兩人都無法進入台灣。

但是,前外交官、黑潮顧問公司國際公共事務總監劉仕傑在臉書表示,陳同佳案,雖然港府方提議的政治操作鑿痕斑斑,但以互惠原則觀之,也很難反駁。

劉仕傑認為,陳已遭台灣政府通緝,不管他是不是「被迫投案」,實務上來說,通緝犯一但到了桃園機場卻不准入境,台灣政府實在很難合理化予以拒絕的理由。試想,台灣政府跟英國政府周旋那麼久(我們跟英國亦無簽署司法互助協定),為了要讓林克穎來台審判卻未果,今天倘林克穎主動來台,我們的國境執法單位有拒絕他入境的理由嗎?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