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個QA看陳同佳案爭議:港府有什麼政治考量?為何被港、台政府「踢皮球」?

5個QA看陳同佳案爭議:港府有什麼政治考量?為何被港、台政府「踢皮球」?
香港男子陳同佳(圖)在台殺人案如何解套受到關注|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若港府真的無法取得「預謀犯案」的證據,台灣應該是唯一可以審理陳同佳的法域,為何陳同佳案仍然引起波瀾?問題可能出在把陳同佳「送來台灣」的方式。

(2019年10月23日|更新:李修慧;核稿:楊士範)

港女命案凶嫌陳同佳今(23)日將出獄,陸委會發言人邱垂正於22日下午會同內政部、法務部召開聯合記者會,指出此案台港都有管轄權,基於審理便利性,應由港府優先審理,不過截至21日,港方都表示無意受理,對我方所提建立台港司法互助機制的建議也未有正面回應。

邱垂正表示,因此22日已致函致電港府,將派員赴香港押解陳同佳來台受審,並希望港方提供本案相關合法協助,他強調,「香港不辦,我們來辦。」

對此,香港政府23日凌晨發新聞稿拒絕,港府表示,台方派人將出獄後的陳同佳押解到台灣,等於跨境執法,不尊重香港的司法管轄權。並表示,陳同佳出獄後是自由人,特區政府無權對他施加任何強制措施。《中央社》報導,邱垂正則回應指,如果陳同佳逃亡、串證、湮滅證據等,港府須負全責。

(以下內容刊登於2019年10月21日)

香港人陳同佳來台灣殺害同行的香港籍女友潘曉穎後,逃回香港,香港政府18日表示,陳同佳願意就涉嫌殺人案到台灣投案。但直至21日為止,我國陸委會都認為港府「政治操作」、法務部則以「港府有權審理」為由,「拒收」陳同佳,前總統馬英九、高雄市長韓國瑜都對此發表看法,引起討論。到底,台灣跟香港,誰有權審理陳同佳?香港政府把陳同佳「送過來」的方式,又出了什麼問題?

《中央社》報導,陳同佳2018年2月涉嫌在台殺害同為港人的女友潘曉穎,並潛逃回港。由於台港間未簽署引渡協議、缺乏司法互助機制,無法引渡陳同佳到台接受調查。

陳同佳案也成為香港政府2月推行「引渡條例」的理由,並間接引發從6月延燒至今的「反送中運動」。

最終,香港法院僅以盜竊及處理贓物罪(陳同佳盜刷潘曉穎的卡、使用她的物品),判處陳同佳29個月有期徒刑,且由於認罪獲減刑,陳同佳可望在本月23日出獄。

據港媒報導,在陳同佳服刑期間,香港建制派政黨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蔣麗芸,與身兼北京巿政協委員的香港聖公會教省秘書長、牧師管浩鳴多次前往獄中勸說,希望他刑滿出獄後,赴台灣投案。

Q1:台灣跟香港,哪方才有權審理陳同佳?

自從港府18日轉達陳同佳「想到台灣投案」後,港府與我國法務部,都積極表示「對方」才有權審理陳同佳案。

香港特區政府18日聲明強調,香港律政司證據不足,無法控告陳同佳在台灣涉嫌殺人,因此對於陳同佳在台灣涉嫌的罪行,香港法庭並無管轄權。

《中央社》報導,對此,台灣法務部19日則指出,去年6月間,香港就向台灣表示,香港檢警等機關在調查陳同佳是否在香港就「預謀犯案」。法務部官員指出,依香港現行刑法,雖以「屬地原則」為基礎,但有很多跨境犯罪行為,如果罪行一部分發生在香港,其他部分發生在香港境外,香港法律管轄此類犯罪,仍符合屬地原則。

法務部也表示,以香港現行法律為例,「刑事司法管轄權條例」、「侵害人身罪條例」、「官方機密條例」、「防止賄賂條例」等,均有類似域外管轄的規定。因此,法務部重申,香港並非沒有管轄權,港方應積極追訴陳同佳涉犯殺人罪。

對此,香港特區政府20日則發布聲明表示,香港律政司已全面考慮所有調查及證據,確認港府沒有足夠證據控告他企圖謀殺或所謂蓄意計劃殺人罪。港府表示,加上台方於去年12月3日就向嫌犯發出通緝令,香港政府基於此,才向台灣轉達嫌犯自首意願。

兩岸政策協會秘書長王智盛投書《蘋果日報》指出,根據有關條約的規定,有權請求引渡的國家包括,罪犯國籍所屬國、犯罪行為發生地國、受害國。若以陳同佳案來看,陳同佳本身是香港籍、受害人潘曉穎也是香港籍,但犯罪行為發生地在台灣,因此台、港都具有本案的司法管轄權。

但王智盛進一步指出,因為香港法制尚不承認所謂的「境外罪案」,因此若依當前沒有任何修訂的台港相關法制,目前台灣應是唯一可以審理陳同佳案的法域。

總結而言,台灣法務部認為,香港檢警曾懷疑陳同佳在香港就「預謀犯案」,如果罪行一部分發生在香港,香港管轄此類犯罪,仍符合香港的「屬地原則」。但香港政府認為,香港檢警取得的證據不足以控告陳同佳預謀犯案或殺人,王智盛也認為在香港法制尚不承認所謂的「境外罪案」的狀況下,台灣應是唯一可以審理陳同佳案的法域。

Q2:香港政府把陳同佳「送過來」的方式,出了什麼問題?

除了誰可以審理陳同佳,另一個問題還有,港府把陳同佳「送來台灣」的方式很特別。

香港特區政府20日的聲明表示,台方早於去年12月3日已向疑犯發出通緝令。而香港目前沒有法律容許移送嫌犯到台灣,也沒有法律與台進行刑事司法協作。而嫌犯這次是「自願自首」,港府表示呼籲台方應按「一般自願自首」情況處理。

王智盛表示,在國際刑事司法互助的實務操作上中,只有「正式引渡」和「事實引渡」等兩種樣態。前者指兩國之間基於彼此的「引渡條約」引渡嫌犯,後者則是指,沒有引渡條約的狀況下,各國之間基於國際睦誼(comity)或互惠(reciprocity)行為,會以個案的形式,改採其他手段(最常見的就是透過該國的移民署遣返嫌犯),協助有引渡需求國的國家。

由於台港之間並無任何刑事司法互助或引渡協議,因此若要來台受審,只能採取「事實引渡」的方式。但是,在國際實務上,「事實引渡」的程序應該是,台灣向香港要求引渡陳同佳,香港政府會先要求台灣方面提供相關資料,由香港法院進行審理,然後才決定要不要以事實引渡方式處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