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站在香港這一邊,還是北京那一邊?

上帝站在香港這一邊,還是北京那一邊?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聖經就是一本顛覆之書,其中蘊藏著反抗不義政權和制度的無限力量。從潘霍華到馬丁・路德・金恩,遵從上帝之道的牧師和基督徒,正是從聖經中汲取力量,風雨兼程,殞身不顧。聖經絕對不是一本維穩之書,絕對不是由當權者掌控的、麻醉民眾的精神鴉片。

有就讀於美國普林斯頓神學院(Princeton Theological Seminary)的香港學生,發起連署信聲援香港的反修例運動。該連署希望美國國會儘快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加強對香港人權狀況的監察及對民主運動的支持。

發起此次連署的,是正在普林斯頓神學院就讀的香港學生李穎妍。李穎妍接受媒體訪問說,整份連署有共一百一十六位來自不同國籍的學生參與簽名。包括李穎妍在內四位香港學生均簽署了這份聲明;來自中國的留學生沒有一人連署,兩相對照,涇渭分明。

更有諷刺意味的是,在普林斯頓神學院的連署信上簽名的,有很多是從未到過香港、此前不甚了解香港狀況的世界各地的學生。在香港警察暴力鎮壓民主運動之後,他們才高度關切香港的狀況。反之,某些香港本地的神學院、教會、牧師和基督徒,卻緊跟北京專制政權的權杖,將愛與公義的信仰拋到腦後,誹謗和攻擊抗議民眾,將神聖的教誨講台當做北京的傳聲筒。

香港播道神學院院董呂元信於播道會藍田福音堂講道時,引用《羅馬書》十三章說,不公義的政府也是出於神,抗拒掌權就是抗拒神的名,反對政府代表反對神。存謙卑的心去示威表達意見是可以的,但任何反政府的示威行動一概不可。他高聲說:「要尊敬和順服掌權及一切制度!」同時,他再三說自己沒有任何政治取態,又說大家可以自己決定應否上街。以上帝之名,行卑賤之事,他究竟是基督教的牧師,還是共產黨的黨棍?

播道會恩福堂蘇穎智牧師也在講道中批評港人以種種行動對抗港府,聲稱「神會自動出手對付暴政」,不需要「我們自己出手」。他引用的聖經經文與呂元信一模一樣:羅馬書十三章一至四節。他還說,即便該政權不服從上帝的話,信徒也毋須以行動對抗暴政。他認定眼下市民沒有敵人,也不分顔色,敵人只有撒旦。

一本聖經,可以各自表述嗎?實際上,聖經就是一本顛覆之書,其中蘊藏著反抗不義政權和制度的無限力量。從潘霍華(Dietrich Bonhoeffer)到馬丁・路德・金恩(Martin Luther King Jr.),遵從上帝之道的牧師和基督徒,正是從聖經中汲取力量,風雨兼程,殞身不顧。聖經絕對不是一本維穩之書,絕對不是由當權者掌控的、麻醉民眾的精神鴉片。

蘇穎智說,「敵人只有撒旦」?那麼,對於熱愛自由的香港人來說,剝奪他們自由的邪惡政權,不就是敵人和撒旦嗎?聖經中的撒旦,並不是沒有人見過的大紅龍,而就是現實生活中的暴政和獨裁者。焚燒十字架、推倒教堂、抓捕牧師和基督徒的中共政權和習近平,毫無疑問就是撒旦的化身,林鄭及惡警就是撒旦的爪牙。呂、蘇二人刻意曲解經,扭曲真理,充當爪牙的爪牙,將聖經當作賣主求榮的遮羞布。他們高調反對香港市民的公民抗命運動,無非就是向北京遞交一份投名狀——此前,蘇穎智早已挪用教會的奉獻,跑到中國做生意、發大財。比如,以修建聖經公園為幌子,做房地產開發,不就是跟撒旦共舞嗎?

對於呂、蘇之類的假牧師的假教導,很多香港信徒聽在耳邊,看在眼裡,想在心頭,稍有分辨能力,就不會乖乖跟著他們走向地獄。有一位香港基督徒在我的臉書上留言揭露說:「播道會一直跟香港土共關係密切,他們會在主日叫教徒投票給共產黨的代言人。他們會給共產黨在香港的代言人擔任執事,而且是明知道利益衝突的情況下,讓他利用教會執事的影響力參選議員。播道會的一位牧師甚至把共產黨和基督教視為平等關係。……這種教會不悔改或者滅亡,恐怕最後香港的教會都落得三自教會那種五星旗與十字架並排的地步。」

RTR1P8G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此次香港公民抗命運動,對於香港教會和信徒而言,是一次分別麥子和稗子的機會。早前「八三一」事件發生當日,TVB電視台深夜新聞報導銅鑼灣某教會有黑衣人進入換衫後離開,《文匯報》在題為《天水圍非法遊行,教會「休息站」涉匿黑衣人》的報道中將矛頭指向一宗派的堂會。親政府媒體一連串動作,引起教會內外的關注和討論。迫於壓力,有教會發出通告:「將按實際情況暫時停止對外開放。」也有教會遭到「奉獻大戶」威脅說,若繼續向示威民眾開放,則停止奉獻——他們以為自己是教會的衣食父母,用奉獻左右教會的事工,絲毫沒有是為上帝而奉獻的謙卑和敬畏之心。

對於香港有教會因作「休息站」而受打壓的情形,王少勇牧師在臉書上評論說,聖經中有一個「好撒瑪利亞人」的比喻,對照今天的香港,街上那麼多被打傷的人,教會要自保還是做耶穌喜歡的鄰舍?聖經中又說:「無論誰,只因門徒的名,就算把一杯涼水給這些小子中的一個喝,我實在告訴你們,他一定會得到賞賜。」耶穌說的「一杯涼水」只是例子,不能按字面解。當基督徒明白在巴勒斯坦地烈日當空的曠野路上,一杯涼水是甚麼意義,才能夠實踐這句聖經教導。那麼,今天香港街道上的小子,最需要甚麼?尤其警棍如雨、催淚彈、胡椒噴霧和橡膠海綿彈漫天飛舞之際?頭盔、眼罩、豬嘴、手套、急救藥品……會不會就是現代「涼水」?王少勇牧師說:「教會是保護人的地方,並不需要我們保護。當政權攻擊教會,正正是因為它看見教會能保護它想壓迫的人。因此,信徒只管繼續讓教會成為教會,那就夠了。」

在香港公民抗命運動中,教會站在哪一邊,決定著教會是稗子還是麥子。稗子將被上帝剪除,麥子將被上帝扶持。那麼,你願意成為麥子,還是稗子呢?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