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性暴力,《希望:為愛重生》還突顯了韓國社會哪些性別議題?

除了性暴力,《希望:為愛重生》還突顯了韓國社會哪些性別議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趙斗淳事件」發生後,父親如何從在家庭互動中缺席的性別角色,走回家裡陪伴孩子復原的出席過程。然而,其「父親」的性別角色卻也在其過程中面臨種種挑戰,同時亦反映韓國社會現象裡的家庭性別分工問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在2008年的12月那天,韓國京畿道安山市發生震驚社會的兒童性暴力事件,一名女童遭事後辯稱酒醉的「趙斗淳」強行拐走、實施性暴力,導致女童身心重創,且終生需以人工肛門度過生活,而罪犯卻僅被判刑十二年。韓國電影與小說《希望:為愛重生》,即為皆改編其「趙斗淳事件(조두순사건)」,而事實上,藉由這同事件改編的兩部作品呈現可見,除了備受關注的兒童性暴力問題,我們也可以從受害女童周遭的人物互動中,一探韓國社會與家庭裡的性別議題。

由於欲透過由此兩部作品交叉對比、進行討論相關韓國社會現象,以及共同思考社會大眾對遭受性暴力的兒童如何給予實踐支持,因此本文可能會透露些許《希望:為愛重生》的電影或小說劇情內容。但倘若我們更能記憶其真實案件帶來的傷痛,從韓國社會當中性別問題反思自我日常,甚或實踐反對性暴力、成為給予受害者力量的人,或許是更為重要的事情。

若從兩部作品名稱來看,《希望:為愛重生》的希望(소원,發音為so-won),皆貫穿了劇情主軸,即是在女童遭受性暴力後,周遭的家人與朋友、醫護人員、社區民眾如何相互支援,在挫敗與傷痛中彼此扶持,緩步前進回歸那曾經看似日常,卻已經非比尋常的生活;而在陪伴彼此的過程當中,也從漆黑的傷痛逐漸迎向希望曙光。也因此,電影將受害女童化名為「素媛」(소원/希望),而小說則改編名字為「智允」,其小說作者在撰寫過程亦訪談女童父親,女童父親將自己的小孩化名為「娜英」,而本文以「素媛」、「智允」分別表示該作品與受害女童代稱,並以「娜英」稱呼真實事件的女性受害者。

若檢視《希望:為愛重生》兩部作品,可見「父親」皆扮演著重要角色,無論是電影裡那位比起跟家人共桌同餐、更喜歡自己一個人到客廳邊吃邊看球賽的父親,或是小說中原以工作為重的父親,後續都指向相似的行動:案件發生後,父親如何從在家庭互動中缺席的性別角色,走回家裡陪伴孩子復原的出席過程。然而,其「父親」的性別角色卻也在其過程中面臨種種挑戰,同時亦反映韓國社會現象裡的家庭性別分工問題。

首先,電影版不時出現父親往返工作與掏錢付費的畫面,一切是為了素媛的住院及相關治療費用,而小說則大量描述著父親因智允受害而酗酒崩潰的場面,種種畫面透露在韓國社會裡,男性如何承擔了社會期待的家庭經濟主責人,平時又怎麼被社會壓抑自身情緒,才能在家庭當中扮演「襯職」的父親角色。於此同時,身為「母親」的女性也同樣背負著社會賦予的母職期待,因此在事件發生時,電影與小說皆呈現了女童媽媽訓斥自我的畫面:「都是我的錯!都怪我那天沒有陪素媛/智允上學,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如此「男主外、女主內」的二分式性別分工狀況,折射出韓國社會文化裡對於人們在家庭角色配置裡產生的衝突。

MV5BN2ZkNTYxMWYtNmFkYS00ZDFmLWI4YmYtMzQ2
Photo Credit: IMDb

正如同愛莉生.潔格(Alison Jagger)認為在以異性戀式的性別分工狀況中,使得女性與勞動的過程當中和自己的身體或家務勞動經驗,甚至是和伴侶親密關係皆處於異化狀態(1983),但從兩部作品我們能看見,其異化不僅是人們在扮演性別角色時,與自身或伴侶的親密關係所產生的斷裂感,像是素媛/智允的父母親為了此事,不斷彼此陷入責怪自我和對方的過程,事實上也疏離了親子之間的關係,特別是當女兒遭受性暴力對待後的特殊困境,更彰顯了父親和女兒互動的矛盾情感,以及母親在其中承擔著更沉重的照顧與精神壓力。

電影版中有一個場面令筆者深受衝擊,素媛因受衝入醫院內想採訪獨家報導的記者群驚嚇,糞便與尿液流滿病床,父親見狀立刻拿著毛巾,著急地想為素媛褪去褲子進行清理,但此舉動卻觸發素媛遭受性侵害的創傷記憶,此後不僅是作為男性的外人,素媛連父親都不敢靠近,而懷胎五個月的母親在此時要一邊照顧素媛的身心狀況,同時擔任恢復父女連結關係的角色。

小說版則描述著事發後的智允一律不願意與身為生理男性的人有所互動,就連父親也是如此,意志消沉的父親開車投海後被救回,卻也因智力損傷導致行為倒退為八至十二歲樣貌,變成母親一次要照顧身心重創的智允,同時還要負責照顧與喚回那失去記憶的男性。也因此,後續才有素媛父親學老婆扮演「可可夢(韓國卡通角色)」才能擁抱素媛,或是智允父親以「哆啦A夢(因為智力損傷,被老婆鼓勵重新以孩子的角度陪伴智允)」來恢復關係,都能發現母職在微小細節當中的性別勞動。

是以,倘若我們再次上網查詢影評或閱讀心得,大部分人們表示「看見爸爸為了重新擁抱女兒,假扮布偶的認真模樣很感動」,其實也深刻反映社會如何讓男性於家庭缺席的性別位置,進而讓男性重返家庭的「出席」時刻更顯得動人珍貴,但同時也意味著日常家務性別分工的不對等,皆可能造成雙方受到既有性別結構的壓抑與壓迫,以及女性於家庭日常的付出往往被忽視。

電影與小說尾聲,在父母經歷種種衝突而學習對話協商的陪伴下,逐漸打破原有的二分性別分工,雖然仍有其軌跡,但彼此學會了相互分擔,而素媛/智允也漸漸能重新與他人互動,也能勇敢重回校園。這一切除了家人的努力,醫護人員悉心照料、親友同學以行動化為支持力量(例如在電影中,素媛的同學們於家中開的文具店玻璃上,貼滿對素媛的祝福與鼓勵),其實也暗示著對於性暴力受害者,比起可能造成傷害的言語或眼光,社會公眾若能以同樣心境相待,共同倡議與抵制任何性暴力行為,或許即是能使受害者前進的動力。正如娜英父親所言:「這不是那個誰的事,是我們的事,希望你們可以用愛、關心與疼惜的心情,與我們同在。」

相關書摘
參考資料
  • 李濬益執導(2013)。希望:為愛重生。
  • 蘇在沅著、陳聖薇譯(2019)。為愛重生:找尋希望的翅膀。暖暖書屋出版。
  • Jaggar, A.(1983).Feminist Politics and Human Nature. Totowa, NJ: Rowman and Allanheld,p.303-307.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