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丑》:一把左輪手槍完成戲劇效果,兼具黑暗與深度的藝術電影

《小丑》:一把左輪手槍完成戲劇效果,兼具黑暗與深度的藝術電影
圖片來源:《小丑》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小丑》突破了英雄電影問世以來的幾個鐵則,讓本片成為極特別的電影。它的電影敘事,也頗有可觀之處。而《小丑》結合DC漫畫的娛樂背景,加上心理分析的藝術手段,更填補了觀眾的一些心理期待。

(內文有劇透,請斟酌閱讀)

DC電影系列的《小丑》一出,舉世轟動。它不但一如DC影業預告的「要拍出漫威影業拍不出來的電影」,也一掃過去華納影業在電影風格策略上進退失據的狀況(特別是重開機的超人系列),也在口碑不如預期的《自殺突擊隊》、《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等大片之後,終於交出一部揚眉吐氣的電影。

但綜觀《小丑》本身,它是以DC漫畫《蝙蝠俠》的大反派小丑為單一主角的小品電影,並非大製作。但也就是非大製作的模式,反而讓製作團隊得以發揮出最大的自主權,讓本片成了一部重心明確的電影。

《小丑》厲害的地方,在於它貫徹了華納影業操作DC文本的精神:有別於漫威的純娛樂性,要求黑暗與深度。電影不但完成這個目標,同時也達到了相當的藝術性。更出人意料的是,一部深沉、缺乏大場面的英雄電影,不但拍成了藝術電影,還獲得全球票房的佳績。

其中的原因有二。

一、《小丑》是講述蝙蝠俠反派人物小丑的起源電影,主軸瞄準美漫迷與英雄電影的基本觀眾,以索尼影業《猛毒》的前例來看,即使電影再爛,被漫畫迷與一般觀眾罵到臭頭,都保證有破億美金的票房。而《小丑》一開始在製作上便確定不會虧本,而目前全球票房已衝過七億美金,是藝術片史上難以想像的紀錄,這得歸功於漫畫原始人物的助威。特別就DC迷來說,在《神力女超人》外的接連幾部DC爛作,竟然出了一部好片,自然會激起廣泛支持,也帶起了票房效應。

二、《小丑》上片的時間,正好接續商業大片的淡季,是觀眾皆已從暑期的大片獲得滿足後,各家藝術片接連上市的時機。而一個講述社會革命、個人精神問題,又狂飆演技的藝術好片,觀眾群即跨越了單純的英雄電影觀眾,連追求人文精神的知識份子影迷也會買單。特別是在資訊霸炸的多元世代,跨界的類型結合對不同族群,本來就有一定的吸引力,加上掌握輿論發聲權的知識份子,也給予普遍好評的情況下,口碑與媒體的加成效應,就讓本片一飛沖天。

小丑劇照
Photo Credit: IMDb

就《小丑》這部片來說,它突破了英雄電影問世以來的幾個鐵則。

一、它無視漫畫邏輯,把漫畫人物設定的角色元素,淡化到僅存「小丑」、「高譚市」、「蝙蝠俠的家世」幾個元素。這讓編導有極大發揮的空間。

二、電影採藝術片的風格,把英雄電影中必有的動作元素降到最低。即使是藝術性、口碑、娛樂性俱全的布萊恩辛格《X戰警》系列,雖然也讓動作戲的部分簡化不少,但每部片的前後也還是有固定節奏的對戰。但《小丑》無視於這樣的原則,嚴格說全片真正的動作戲只有四場:地鐵的殺人事件、虐殺小丑同事、逃避警方追捕,以及最後槍殺喜劇節目主持人。而每一場的衝突都是以藝術片的邏輯,讓動作戲成了鋪陳角色心境的動作,而非是英雄電影中「因為角色職業而非得有的戰鬥」。

這兩點讓《小丑》成了很特別的電影。而它的電影敘事,也頗有可觀之處。

《小丑》的劇本可說精雕細琢,以心理分析的方式,把一個失意的小丑、脫口秀演員,從他的社會環境背景著手,以各類情節的推進,逐漸惡化其精神狀況,讓他在電影結束後,成了肆虐高潭市的大魔頭。而這些情節推進,以「社會改革」、「個人精神狀況」的核心,來完成小丑誕生的理由。這讓《小丑》獲得影史上罕見的成功,但相對來說,也讓《小丑》偏離了《蝙蝠俠》原作的意涵。

在電影中,小丑是一個靠扮演小丑維生的詩意脫口秀演員,他因為童年的家暴影響了精神狀態,與人群格格不入,自以為有病。在罹患思覺失調與妄想症的母親的教養下,他以為只要能逗人笑,或自己能笑,就可以解決一切的問題。但生命中人群的冷漠、對弱勢的歧視,卻讓他更逼近瘋狂。

劇本巧妙的層層推進,從高譚市充滿惡意的街道,到沒有人情味的職場、出賣自己的同事(誣賴說他買手槍)、被刪減的社福諮商預算,累積到小丑在地鐵上被華爾街經紀人找麻煩時,讓他掏槍一舉擊斃三人。這是全片第一個爆點,讓小丑開始意識到,只有打破社會加諸於自己的無形壓榨,他才可能獲得自由。

第二層推進,來自於他的身世。當小丑意外知道,自己母親是即將競選市長的湯瑪士韋恩(蝙蝠俠之父)的情人,他是韋恩的私生子時,他長期以來自社會的受挫有了情感上的出口。但當他發現母親有妄想症,是精神病患者,加上韋恩不認這段情時,然後他又發現自己是養子,真正的私生子早就死了(從小丑最後揉掉的母親與湯瑪士合照背後的字跡,暗示著是湯瑪士始亂終棄,逼瘋小丑母親,讓她殺死自己生的小孩),他所有可依靠的希望瞬間毀了。社會早就排擠他,他的母親早已是精神失常的無能力者,父親的存在又是一場空,這讓他想在另一個「父親」面前,結束自己的生命。

小丑一直想成為知名脫口秀主持人莫瑞那樣的喜劇明星。他在母親的影響下,也產生妄想,希望他的人生可以如夢一般真實。但莫瑞卻以小丑在自己脫口秀大笑病發作時(其實那是他從小發展出來的自我防衛機制,他根本沒有這種病),被眾人恥笑的影像為笑點,並邀他上節目。這讓他決定自己要死在視同如父的人面前,離開這個世界。

MV5BOGJlMDZhN2QtNmYzMy00MjU0LTgxZTAtOTEw
Photo Credit: IMDb

在這裡,劇本有個絕佳的設計。因為地鐵殺人事件,激化了高譚市隱藏的階級對立與貧富差距的危機,小丑成為了社會革命的象徵。在小丑殺死自己母親後,把手槍嫁禍給小丑的同事去慰問他,激起了小丑內在的報復感。他動手殺了嫁禍的同事,並把一直都對他和善的侏儒同事放走(在這裡,侏儒成了高譚市「善」的象徵)。此時他想要自殺的想法就已經動搖。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