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春明《跟著寶貝兒走》小說選摘:徵召金剪刀英雌部隊,消滅性暴力的男人

黃春明《跟著寶貝兒走》小說選摘:徵召金剪刀英雌部隊,消滅性暴力的男人
黃春明系列作品展於誠品書店台大店(展期至10月30日)|Photo Credit: 聯合文學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黃春明睽違多年後重返小說創作,一出手便以突破性的風格與尺度,幽默俚俗、生猛妙趣地描繪日常不敢言說的性事,在嬉謔笑鬧中精準捕捉了社會現象。

文:黃春明

兩則新聞

所謂新聞,尤其是電視的社會新聞,不管它是無線或有線,每天都有四、五次時段,內容差不多都重複;離不開詐騙、殺人、性侵、虐童、酒駕車禍等等,不然就是報導哪裡有好吃的攤位,哪裡有好玩的地方,再來就是某些政客,或是藝人辣妹的緋聞。天天千篇一律,搞得觀眾初看殺人、車禍等等令人驚悚的消息和畫面,已麻痺到視若無睹,冷漠地像觀望別的星球社會似的。這麼一來,搞得記者繃緊神經,到處去抓一些稀奇古怪的,稱得上獨家頭條的新聞。

那天某家的晚間新聞,電視上的字幕,來一個美術字的大爆字,並且在爆字四周,畫上炸開的不規則銳利四射的星輝,接著一排廣告標題上面寫著,「辣妹剪香腸,霸男霸飛了!」女主播忍俊不好開口又不能不說的窘態,她說:「刀槍殺人不稀罕,一把裁縫剪刀剪斷男性的下體,緊接著將那半截,丟進抽水馬桶用水給沖走了……」上萬電視機前的觀眾,被意識裡認為稀有的真新聞,他們像醒過來似的急切地想知道,主播的前頭是怎麼講,但轉到另家新聞,也都標示頭條,播報的小姐臉上所溢表出來的神情,觀眾多少都會察覺得到,非比尋常。再轉換其他的新聞頻道,它們幾乎都是同一條剪香腸的消息。有人想轉台想要看到有某台才要從頭播報的,搖控器一下子就被同時收看的人搶了過去:

「不要再轉來轉去,好好看到完!」這則消息使很多觀眾專注到,捨不得浪費耗掉報導的時間,很想知道它的來龍去脈。

其實事情是這樣的;在三重的淡水河靠岸的住宅區,早就有不少的私娼寮,半開半隱地櫛比鱗次其間。許多人都知道,只有警察先生不知道。他們沒有什麼特別門面,更不會有市招,用最原始的傳媒,口傳口的口碑。

其中有一家的老鴇阿蔘仔姨,她看起來像近五十出頭的人,事實上已是將步入七十的老娘了。於女性和身材而言,矮是矮了一點,時髦矯健,面容對外花開,對內嚴如緊閉的古府大門。她的門下保鑣兼跑腿,時而幫她抓抓癢的帥哥,二十七歲的郭長根,綽號「博土的」。他一味討好老鴇,視她使眼翹唇,敏捷行事而得寵。在那裡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所有的娼妓都聽他怕他。

那一天下午市閒的時間,博土的心血來潮,要花名瞇內子,那是日文的諧音峰子。他要她陪陪他一下。這本來就是常有的事,寮內的小姐都經常遭遇到的被吃霸王點心。這位博土的不講究衛生,不喜歡帶套子。他說這比隔靴抓癢更沒意思。淋病已經有抗生素輕而易舉的可以治癒,他卻非等到糜爛不堪,或是老鴇阿蔘仔姨罵他,他才會去就醫,因此常傳染給小姐她們。

峰子明知道求也沒用,她還是祈求他,要他帶套子。他不理不睬,怒目向她。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明知道說了也沒用,竟然又哀求:「好不好?把它套上。」把紙帶拆開的套子拿在面前,含淚看著對方。此刻,峰子防不勝防,重重地挨了一呼摑掌,坐在床沿的身體,像彈簧傾斜後再彈回來。她知道接著要怎麼著,她溫柔替博土的寬衣解帶。大概是因為生氣的關係,博土的寶貝不見挺起。她去撫摸它,翻開包皮,看到龜頭濛一層淡乳白的黏液。她小聲而坦然的告訴博土的說:「我去拿毛巾來擦一擦,今天就用,」她用手指頭指她自己的嘴巴;意思是說用口交。他懶得開口,頭稍一抬,用下巴一指,峰子知道他的意思,趕快下床去準備溫燙的毛巾。她照了一下鏡子,看到左臉頰明顯紅燒的掌印,使徹底害怕的心理,逆轉成極端的痛恨,一股不曾有過的勇氣驅使她。

她把用溫水泡好的毛巾擰乾,包裹一把裁縫剪刀回到床鋪,看到博土打開雙腿等待時,峰子深深吸了一口氣,不慌不忙趨前,捏住仍龜縮的龜頭,她咔嚓一聲,把博土的命根截斷。博土的大叫一聲,瞇內峰子衝下床,衝到廁所即刻把那一半截,扔進抽水馬桶將它沖走了。

博土的用手緊緊地捏住傷口止血,站在床邊口喊救命。老鴇和寮裡幾個人都圍過來,一時也搞不清發生什麼事。看到他一身赤裸,雙手緊握下體,和鮮紅血液從指縫流出時,阿蔘仔姨未問發生何事,即叫人打電話叫救護車。

瞇內峰子從廁所帶著剪刀,一邊對大家說她要去派出所自首,一邊半跑著任後頭的姊妹淘死命叫喊,她連頭都不回直奔到警局去了。

這則辣妹剪香腸,新聞組概略的先讓播報小姐搶先吸住觀眾。緊接著也是畫面聳人聽聞,同樣的爆字特寫環繞長短不一尖銳的星輝,標題:「媽寶開超跑,超跑跑了,媽寶飛了!」在電視螢幕上,映入撞成一團稀爛破鐵的藍寶堅尼為背景。主播說:「擁有一部一千四百萬的藍寶堅尼超跑,對富有的財主而言是稀鬆平常的事,可是才買一個禮拜就跑了。這豈不叫人替他叫屈?……車上的兩位年輕人,跟著車毀人亡。」

哇!一聲,如果把許多電視機前,同時這樣驚嘆的聲音匯集在一起,恐怕連天雷都會遜色。接著畫面上看到車毀的現場,還有消防,警察和急救的護理人員,他們忙碌的情形。「……不幸傷亡的兩位年輕人,高中時是同學,他們的年齡都是才二十四歲。……」

在醫院急診室的外頭,兩家死者的親人,分成兩個地方背後靠牆,被麥克風和攝影機圍得緊緊。漢克的母親已經傷心到暈厥過兩次,這時只有垂頭哭泣,鼻涕和淚水流個不停,嘴巴喃喃起伏,能讓人聽得清楚一點就是兒子的名字漢克。扶持她一樣難過飲泣的女親戚,一個忙著替她拭淚擤鼻,一個輕聲不斷安慰著。拿麥克風的記者,抓住機會搶著訪問。一個由於擠不到前面,為了要對方聽到她的訪問,這位年輕的記者壓過別人的聲音說:「媽媽,媽媽,請問您會不會後悔買車子給您兒子?」此話一出,垂頭癱瘓下來的母親,猛一抬頭看了一下記者之後,又昏厥過去。不少觀眾在家裡電視前,怒罵:「幼稚!」、「二度傷害!」、「什麼記者?白痴!」

在另一邊的是圍著方家的一簇人;除了家人就是記者。如不做訪問也做現場的報導。這時候一個穿手術袍口戴口罩,手拿一張A4的文件,帶兩位護士,很急迫地擠開記者的醫生,他貼近方家主人,攤開文件一邊讓他們看,一邊小聲做了說明。當母親的為殤子在哀慟的同時,是無法理會其他的事。方父雖心痛不已,但不至於完全失神。他是在這樣的情形下,才知道兒子前幾天才簽了同意器官捐贈一事。他完全愣了。醫生說了不少安慰的話。記者弄不清楚眼前的溝通,但看醫生這一邊小心翼翼,等待對方的回應。這時,時間愣在那裡,即使是一分鐘,在渴望的一邊,像是時間完全停頓,不然就是時間無窮無盡一直地在拖延。

就在旁人連電視機前的觀眾都感到無奈時,方父將文件還給醫生,自己將臉貼近醫生,他小聲到連錄音機也錄不到地說:「不要讓她知道。」他用手暗指著離他不遠的妻子。醫生像放下一個重擔,連續向方父做了數次的點頭和鞠躬,轉個身就走向手術室,任機警的記者追問到門口,喊叫著說:「醫生,醫生,請稍停下來讓我們訪問一下,……」他們追訪落空了。哪知道,有一個記者竟然帶有點驚喜地叫:「那是一份器官捐贈同意書?!」這麼一叫,像一道口令,所有的麥克風和攝影機,都簇擁到方父那一邊,連站穩都沒站好,馬上就有記者問:「剛才你看的是器官捐贈同意書嗎?」插進來的問話,東一句西一句,「方先生,你同意了嗎?」「你是不是剛剛才知道有這件事?」被問得幾乎抓狂的方父,整個臉都糾在一起,他將腦袋用力往後仰,後腦勺重撞背後的水泥壁,碰一聲,頭就往前低低地勾下來了。

「請各位饒饒命好嗎?」方家的友人,說是請求,語氣是憤怒的。擾嚷的情況被壓制,記者紛紛避開到各個角落,做他們的現場報導。

有記者抓緊時間,即刻就打電話到重生器官捐贈基金會。他們得到的答案是確實的。至於要問有關簽約的情形,接電話的人,眼看把頭趴在辦公桌上的璐西,向記者回話說:「相關的人現在不在辦公室。……是前幾天才簽的。不過你們要報導的話,最好不要扯到簽約的時間。……為什麼?找人簽約器官捐贈,在我們的社會是很不容易的事。如果你們的報導,說出方易玄先生簽約沒幾天就遭遇到如此不幸的事,會被人認為簽器官捐贈,是自己詛咒自己,這不把人嚇壞才怪。我們再聯絡了,謝謝。」

新聞時間,沒一下子又跳回到剪香腸的瞇內峰子。他們管區的派出所,也集了一群記者。因在偵訊加上拘留,記者不易採訪。瞇內峰子坦然面對詢問時,把事情的來龍去脈一一細訴;她一而再,再而三,始終否認是蓄意的。她說經過廚房的飯桌,看到針線籃上面有把剪刀,心裡的怨恨念頭一醒,就順便伸手去拿了。

問她後悔不後悔?她這才崩潰地哭泣起來。她說:「你們不是我,說了也體會不到我的痛苦,說了也沒用。」沒錯,情理法,辦公人員只要依法處理,會少掉許多麻煩。

檢察官和警察人員,把嫌犯帶回現場娼寮查個究竟時,除了阿蔘仔姨之外,小姐們都不在了。這下來看熱鬧的左鄰右舍,還有路人,都被攔阻在黃塑膠帶之外。記者只能在帶子外圍,透過攝影做報導,也有去訪問鄰居的人。

重生基金會這邊,向來就沒發生過會員一簽同意書,不到一個禮拜,一個年輕力壯的年輕人,就這樣傷亡。難怪讓璐西回想到搭高鐵認識易玄的經過;特別是她還沒完整地向易玄說清楚時,他就挺胸危坐表達同意。這樣的回憶,璐西突然覺得好難過。那時他好像準備要慷慨就義似的,讓璐西笑得肚皮都抽筋。想起來說有多麼矛盾就有多麼矛盾,責怪起自己來,在心裡留下了沉重的陰影,暗自在心裡說:真的有鬼。

這兩則新聞,除了在電視媒體炒得滾燙麻辣之外,在網路的世界沸騰得叫人眼花瞭亂;網民把瞇內峰子捧上天,只差沒把她捧成天后。

咔嚓一聲,清脆響亮。男生!你們聽到了沒有?

雄糾糾,氣昂昂?沒戲唱了吧。

拿剪刀的花木蘭,受我叩頭三拜。

再硬起來!再挺起來!讓我們看看。

我是隻小小鳥,飛就飛,叫就叫,自由逍遙……

剪刀女俠!

那是什麼牌的剪刀?我也想買一把。

剪刀、香腸、布……

剪刀來了!剪刀來了!還不趕快跑!

徵召金剪刀英雌部隊,消滅性暴力的男人。

…………………………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跟著寶貝兒走》,聯合文學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黃春明

2019年台灣文壇大代誌──
黃春明:「我回來寫小說了。

郭長根是一名私娼寮的保鑣兼跑腿,經常魚肉自家小姐。某日,又要霸王硬上弓,卻反被一刀剪去「寶貝兒」。他人生陷入愁雲慘霧時,意外接受「移鵰接枝」的器官捐贈,重獲「寶貝兒」的他有如從地獄到天堂,反倒自己下海成了牛郎,並受到貴婦們熱烈追捧。恩客們好康逗相報,使得長根聲名大噪,卻也引起各方角頭勢力覬覦,介入搶人。於是一場「性趴藝術活動」全台巡迴熱烈開跑,就在肉欲橫流,金錢滿溢之際,逐漸演變成一齣瘋狂失控的黑色悲喜劇……

黃春明睽違多年後重返小說創作,一出手便以突破性的風格與尺度,幽默俚俗、生猛妙趣地描繪日常不敢言說的性事,在嬉謔笑鬧中精準捕捉了社會現象。這部小說觸碰了器官移植的道德難題,性別權力的翻轉顛覆,媒體暴力的亂象,文創生態的嘲諷,貧富差距拉大的平行時空中,富二代著迷超跑呼嘯而過……此間種種都在黃春明筆下無所遁形,並賦予深切的質疑與思索,仍舊充滿著悲憫的情懷。

getImage-2
Photo Credit: 聯合文學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