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歲前,你還有多少成功機會》:被合群綁架的年輕人

《30歲前,你還有多少成功機會》:被合群綁架的年輕人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我而言,合群應該是買一雙尺碼合適的鞋,而不是削足適履。不要為了迎合群體,而放棄你最想做的事情,因為有時候,合群是墮落的開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呂白

被合群綁架的年輕人

又被室友孤立了。宿舍四個人,他們三個出去吃飯,沒人叫我。指考發揮失常,那個暑假我就下定了決心,上了大學一定要好好學習,要考上自己喜歡的研究所,讀自己喜歡的文學系所。

大一入學,因為LOL這款遊戲,我們宿舍四個人很快打成一片,每天說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我們一起組隊吧。」

那時候我害怕孤獨。為了能融入他們,我想,可以先陪他們打一個月的遊戲,然後再準備自己的學習。一個月很快就過去了。有一天凌晨兩點多,我們還在一起打遊戲,看了一整天電腦螢幕,眼睛像針扎一樣疼,我跟室友說:「我眼睛痛想睡覺了。」

他們說:「再打一回合,最後一回合了。」

就這樣一回又一回,我們打到了第二天早晨八點。

那天我沒去上課,一個人躺在床上,在室友們的打鼾聲中,打開了手機,看著備忘錄裡置頂的學習排程表。心想是時候要準備好好考研究所了,以後再也不打遊戲了。

睡醒以後我去圖書館自習,晚上從圖書館出來的時候,被買飯的室友看見了。他回去把我上圖書館的事情,當成笑話講給其他室友聽。

等我回去以後大家都調侃說,我是學霸、學神,隨後哈哈大笑。我也跟著笑,用一種自嘲的語氣說:「我就是學霸、學神。」

那天晚上我又和他們一起組隊,打遊戲。

周六的時候,我很欣賞的考研究所名師在我們學校演講,題目是「考研究所從大一開始」,那天我很早就起床,收拾好坐在床上,整理待會要問老師的問題。

「來來來,就差你了。」室友握著滑鼠叫我。

「下次吧,我今天想去聽一個講座……」我看著他們說。

室友沒回話。隔了一會才陰陽怪氣地說:「不愧是學霸,可真忙啊!」

這件事情過後,幾個室友對我的態度忽然就變冷了,他們聊天的時候,我只要說上一句話,他們就不說話,他們去吃飯也不叫我,平時上課,也沒人和我一起走了。


那段時間,每天自己一個人去餐廳,每次都挑不是用餐的時段去。有一次被逼得沒辦法,在用餐時間去了餐廳,那天那張桌子上只有我一個人。

坐在桌子旁,感覺周圍有一千雙眼睛看著自己,彷彿背後有無數的聲音都在說,「你怎麼人緣這麼不好? 居然自己一個人吃飯。」

為了掩飾自己內心的尷尬,我從口袋拿出手機,一邊吃飯一邊假裝打電話。

「嗯,好的,我知道了。」停頓十秒。

「放心吧,我辦事你還不放心嗎?」停頓五秒。

「嗯嗯……」對話有停頓,臉上還有表情,對著手機自言自語,就像真的接到電話一樣,那時候的我害怕孤獨的樣子卑微到可笑。


這樣的日子過了一個多月,轉眼就到求職季,大學裡認識的一個大四學長要離校了。走的前一天我請他吃飯,我們在學校門口的熱炒店,點了四個菜,一手啤酒。

簡單的寒暄以後,我低著頭喝酒,一杯,兩杯,四杯……剛喝完一瓶,學長問我怎麼了,看起來垂頭喪氣的。我硬擠出了一點笑容看著他說:「沒事。」

他看了我一會,舉起杯子喝了一口啤酒:「是失戀了,還是遇到什麼煩心事了,跟我有什麼不能說的!」

我拿起身旁的酒杯一飲而盡:「我想跨科考文院的研究所,需要花很長時間準備,但是室友總是拉著我打遊戲,上次我沒跟他們打遊戲,他們就生氣了。」

學長看著我,拿著酒杯又喝了一口,自嘲地說了一句:「如果害怕他們孤立你,沒有堅持做自己的事情,我就是四年後的你。考研究所、高普考失敗,出去找工作投了無數次履歷,回覆的沒幾個。好不容易有家公司給了Offer,但月薪只有一萬! 你說諷刺嗎? 我讀了四年大學,一個月才一萬塊! 呵呵!」

也許是喝了酒的緣故,那天晚上學長和我聊了很多。

沒上大學以前,他也夢想在大學裡與眾不同,後來大一的時候因為怕被室友孤立,所以跟著一起打遊戲;大二玩手遊;大三開始反省自己,但為了合群還是一如既往地蹺課、睡覺。大四了,什麼都晚了,然後大學四年就這麼過去了,一無所成。

「其實,你可以試著跟他們不一樣,試著不合群。」學長倒了一杯酒給我。

「我們班當時有個公認的奇葩,前一陣子考上台大的研究所。剛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我們班的群組炸了,大家都不敢相信,後來還是看了學號、班級和姓名以後,才確定就是他。他大學的時候,都是早晨六點半出去,晚上十一點回宿舍,自己上課,自己吃飯,很少參加宿舍和班級裡的活動,沒有任何存在感。當時我們都感覺這個人很奇怪,都猜他是不是有自閉症之類的心理問題。現在想想他才是對的,他可以不在意別人的看法,堅持做自己喜歡的事,而不是為了迎合別人做著自己不喜歡的事情。」


那天晚上我回去以後躺在床上,在學校官網上查到了這個學長的資訊,大學以第一作者發表了一篇關於石墨烯的論文,得了兩次挑戰杯國家金獎。官網上,他的照片有著難以言說的沉穩。

後來我在食堂遇到了這個學長,聽著他和人談如何研製石墨烯。他們談論問題時,眼睛都閃著興奮的光,那種光,我在拿到遊戲五連勝的室友眼中看見過,那是滿滿溢出的開心。那時候我才明白,原來優秀的人不是不合群,只是他們不合平庸的群。

從那以後,我打消了所有顧慮,開始放開做自己的事,每天拚命地寫作看書,接近自己的夢想。室友們還是像以前一樣一起組隊、打遊戲、通宵,為了MVP和五殺歡呼。我有了更多時間讀書、寫作,每天都能感受到自己在進步。自己開了粉絲團,後台經常有人向我傾訴他們的故事。雖然有時候心情不好,但發文章的時候,總會收到很多人的安慰。也因寫作結識了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找到了一份不錯的工作。

那時候,我開始明白了,原來有些路只能一個人走。在到達目的地前,你只能孤身一人。

正如叔本華所說:「只有當一個人獨處的時候,他才可以完全成為自己。要是不熱愛獨處,那他也就是不熱愛自由,因為只有當一個人獨處的時候,他才是自由的。」

對我而言,合群應該是買一雙尺碼合適的鞋,而不是削足適履。不要為了迎合群體,而放棄你最想做的事情,因為有時候,合群是墮落的開始。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30歲前,你還有多少成功機會》,今周刊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呂白

你總會在某一時刻堅信自己一切可成,又突然發現自己一無所有

這或許是有史以來,學歷最高、享受過最豐沛物質的一代,一朝夢醒才發現世界不屬於你,高學歷不是就業的保障,起薪與二十年前相差無幾,但物價、房價卻再也回不去。

月薪交不起房租,夢想養不活自己,人生就像是不斷做選擇題,大多數人,只能努力到無能為力,拚搏到感動自己。

後來的我們都怎麼了?

有人收起了脾氣,不再任性,奔波於每日溫飽。有人眼看前景迷茫,路途曲折,乾脆就地躺一躺。也有人硬是撐住一口氣,可以輸,但不想認輸。

精彩摘句

  • 成年人的世界:夜晚可以矯情,天亮只能拚命。
  • 總說等長大以後。長大了,我們總說等老了以後。說著說著,就再也沒有以後
  • 一生很短,我們終將失去。不妨大膽一點,爬一次山,愛一個人,追一次夢,拚命努力,拚命感受。

本書特色

  • 150,000,000次閱讀;5,470,000次按讚;357,900次分享。
  • 千萬閱讀量作者呂白,寫下當代青年的迷惘與夢想,挫折與成長。
  • 態度明晰、決絕,野心勃勃、坦坦蕩蕩。
  • 世上從來沒有容易,全都是不動聲色的努力。
立體書封(有書腰)
Photo Credit: 今周刊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