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教科書的「中華民國在台灣」,到不藍不綠的「中華民國台灣」

從教科書的「中華民國在台灣」,到不藍不綠的「中華民國台灣」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台灣前途決議文》到「中華民國台灣化」,小時候課本上的「中華民國在台灣」也在今年成為蔡總統口中的「中華民國台灣」,但少了的那個在,卻徹底改變了原來的意思,這六個字究竟代表什麼意思,又真的是台灣的共識嗎?

基本上,中華民國台灣「化」如果要成型,攸關當年中華民國對台殖民體制的轉型正義就必須要完成,如果沒完成,也必須是不能中斷並要急切開展的工作。作為台灣歷史一部分的中華民國,當時是個透過屠殺與白色恐怖掃平反抗力量,加諸在台灣人民身上的獨裁體制。在之後並以中華法統與戒嚴體制,剝奪台灣人民的合理參政權利,與維繫在資源配置和機會的不均等。這個坎沒過,即便之後有民主化,依然不能使中華民國體制在台灣就地正當化。

總統:轉型正義需要社會共同面對共同努力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此外,如果蔡總統在其演講中有提到二二八、白色恐怖、美麗島事件,及其他等對中華民國體制不是那麼光彩的事件,其共同體的召喚可能會更有說服力。因為就是這些長期被隔絕於國家言說的事件,成為台灣日後民主化的濫觴,這些受苦經驗更是台灣開展政治自由化的重要養分。呼籲團結與建立共同體,是不能不公開肯認這些經驗的。

轉型正義的另一個作用,是讓與此無關,甚至同樣受害的外省族群,可以光明正大走出所謂外省原罪的困境。外省人因為其生活經驗之故無法接納台灣,更不是原罪。台灣人遭受的是中華民國體制以其中華法統自居,挾其黨政軍特極權體制為後盾的制度性歧視與體制性暴力,這與外省人的身分無關。體制的問題回歸制度,不要讓明明是體制的問題,卻因身分而落在個人身上。在這個基點,每個人的歷史經驗才能被比較平靜的觀照。當明瞭中華民國符碼對不同人代表的意義,圍繞這個符碼的衝突就比較能夠處理。

釐清「中華民國台灣」與「中華民國」的關係無法迴避

「中華民國台灣」,意味著1952年《舊金山和約》生效,台灣正式脫離日本後的中華民國,在台灣之體制及其演進過程;也標示了其與1911─1949在大陸的中華民國之差異。過去為了兩岸關係穩定,照顧北京玻璃心之故,往往會避談這個問題,甚至因此讓國民黨守舊派持續霸佔中華民國的論述高地,拿七十年前的體制與作為綁架台灣民眾,包括國民黨相對務實年輕一代在內也是受害者。李登輝在兩千年被趕出國民黨後,其在九十年代發動的本土化與台灣化也為之中斷。之後國民黨日漸向中共靠攏,甚至墮落為親中親統勢力滲透台灣的說客,都與這個過程有一定關係。

釐清1952至今的中華民國台灣,與1911─1949的中華民國之關係,論述這個被台灣轉化的中華民國,與在中國大陸的中華民國有多麼不同,以及彼此的斷裂性是很重要的。畢竟中華人民共國宣稱中華民國在1949已被消滅,那麼主張中華民國台灣與中華民國的斷裂性,實際上並不違反中國的論述。中共一方面宣稱中華民國已被消滅,但又強硬要求台灣遵守中華民國憲法還不准改名。這種自我矛盾的邏輯,就是想利用中華民國以拉住台灣。

釐清彼此關係也是為了台灣的國際生存。由於國際上的一中政策,中華民國政府不被承認可以代表中國。如果要以中華民國台灣的方式在國際上行走,有必要提出其與中華民國的不同,以及本身不再企圖代表中國,只是代表台灣的立場。

不釐清這些關係,在國際上會產生另一個問題:當年在大陸時代的中華民國與其他國家所簽訂之合約與立場,台灣是否都要被迫照單全收?隨便舉幾個例子,包括對中印與中俄未定界、對南海十一段線的立場、對沖繩主權的主張、對過去於滇緬金三角國民黨軍與當地關係的看法,甚至晚近對中英香港談判的立場,及其他議題等。有的可能要表示區別,有的則要積極介入處理。釐清中華民國台灣與大陸中華民國的關係,會是對處理這些議題的第一步。

China_old_map_1936_中華民國全圖_秋海棠
Photo Credit:1936年《申報》地圖 公有領域

對日治時代史觀的看法

更重要的問題,在於如何看待日治時代。特別是中國大陸的中華民國,二戰時與日本是交戰國;但中華民國台灣的主要公民,卻是這些「前敵人」。兩者有著截然不同的歷史記憶與生活經驗。國民政府以受日本教育為由,視台灣人為不純之國民,並依此出現系列的歧視性措施。當年國民黨立委,更曾以羅福全大使與日本友人聚會時唱日本軍歌為由,攻擊其為不適任之駐外官員(但之後對退將赴中國打小白球,說兩岸都是中國軍的講法卻不置一詞)。這正是相衝突歷史經驗沒被正視處理,而發展成政治事件的一例。

從這個衝突的歷史經驗之累積,會延伸出中華民國對於其大陸時代非國民的台灣人與日本政府爭議的態度。這包括台籍日本兵、舊馬克債券、日治時代台灣人財產與日產的問題、慰安婦的視角(是戰場性犯罪,還是殖民地體制問題)、埋骨在南洋的台籍日本兵魂歸何處的問題、當年在台的灣生及其私產,以及其他的議題等。

對這些議題,中華民國政府要嘛不予理會,因為這不是其統治台灣時發生的問題,而是日治時代的爭議,認為這些國民須自己向日本政府索償。有的則是將其與發生在中國的議題相同看待。

中華民國台灣對這些問題,會有什麼與中華民國不同的立場?是否會持續把1937─1945對日八年抗戰作為主軸,或是台籍日本兵的經驗不再被當成次等罪犯等。這些問題牽涉到中華民國台灣,如何看待其國民對七十年前存在不同的經驗與史觀之事實。鑒於抗日經驗對於型塑中華民國共同體的重要作用,這也會複雜化中華民國台灣在展現與中華民國的不同立場之處理。

憲政工程改造是否會被提上檯面

與中華民國台灣化使中華民國變成中華民國台灣相關的,是與憲政改造的相關議題。中華民國體制如果要台灣化,憲政改造會是必經之路。台灣需要一個合適其身材的憲法無庸置疑,特別是中華民國體制的台灣化,修憲/制憲的路徑幾乎無法避免。由於過去國內對於修憲/制憲的內容等討論已經有很多,在此無庸贅述。但要提醒的是,根據提出「中華民國台灣」的邏輯,如果需要釐清其與中華民國的關係,則體制上做出區別會是必要的,這個區別會先具體表現在與中華民國在大陸的憲法之差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