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世界的「兩岸三地」:印尼、新加坡、馬來西亞,三方牽扯不斷的關係?

馬來世界的「兩岸三地」:印尼、新加坡、馬來西亞,三方牽扯不斷的關係?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歷史上印尼、馬來西亞、新加坡屬於「努山答臘」(Nusantara,馬來世界)的一部分,彼此共享許多共通文化,但也因彼此在國際關係上的競爭,有時會對印尼移工權益受損、文化正統論爭吵。

文:何景榮

長期以來,在海外工作的印尼勞工(Tenaga Kerja Iodonesia, TKI)大約有450萬人左右,在印尼2億7000萬的人口當中,所占的比例雖然不高,但卻是印尼外匯收入的重要來源之一。

這些身懸海外的印尼勞工,絕大多數是爪哇族(suku Jawa);爪哇人的民族性溫順謙和、任勞任怨,因而獲得世界各地雇主相當好的口碑。也因此,印尼社會普遍將外勞稱之為「外匯英雄」,對於這些幫國家既掙錢、又掙面子的海外勞工,予以高度肯定。

印尼人可以「用完即丟」?

然而,總是有些國家、有些人不長眼睛,一不小心就踩到了印尼的底線,羞辱了這些獲得印尼國民極高評價的外匯英雄。這其中,又以號稱是印尼的「兄弟之邦」、只隔著一抹淺淺的麻六甲海峽,照理要跟印尼「兩岸一家親」的馬來西亞,最常開罪印尼這個「東協的老大哥」(或是依照某些馬來西亞酸民的說法:「隔壁的窮親戚」)。由於馬來西亞境內有著全世界人數最多的、合法或非法的印尼外勞,因此大馬人對印尼外勞的態度,時常成為兩國關係交惡的導火線。例如我曾提及,馬來西亞的一則吸塵器廣告,就以「現在就炒了你家印傭」作為標題,試圖告訴大馬民眾:我們的產品很好用,至於印尼外勞,用完就可以丟了!

可想而知,在網路無國界的時代,這樣的廣告一推出,馬上就在印尼當地引起軒然大波。不但印尼官方出面,要求馬來西亞業者立刻將該則廣告下架,世俗派的印尼文青更是在網上開戰、譙爆大馬網民;只剩下少數虔誠派(或說是極端派)的印尼穆斯林,勸合不勸離,苦口婆心地勸告大家;印馬兩國不但都是以伊斯蘭信仰為主體的國家,歷史上更同屬於「努山答臘」(Nusantara)的一部分,不應該兄弟鬩牆、白白讓外人看笑話!

從兩岸一家親到兄弟鬩牆

講到這裡,就不能不提到「努山答臘」這個名詞所象徵的意義。早在印尼、馬來西亞這些國家尚未誕生的千年之前,東南亞就曾於七世紀(約當中國的唐代),出現過「室利佛逝」(Sriwijaya,在中國古典裡又譯「三佛齊」)這個佛教王朝,所屬疆域包括了今天印尼的爪哇島、蘇門答臘島,以及今天馬來西亞的馬來半島。到了十三世紀(約當中國的元朝),在一代名相——加查‧瑪達(Gajah Mada)的帶領下,強大的印度教王朝「滿者伯夷」(Majapahit),其勢力範圍涵蓋了今日印尼的主要島嶼,並且讓馬來半島上的彭亨(Pahang)王國與淡馬錫(Temasek,也就是今天的新加坡)王國,都成為了滿者伯夷的附庸國。然而雄才大略的加查‧瑪達,野心可不只於此!他用爪哇文所書寫的詩文當中,曾不止一次提到:要建立一個中央集權、而且「縱橫」(antara,原意為「之間」)所有「島嶼」(nusa)的強大帝國。於是,結合島嶼(nusa-)與縱橫(antara)這兩字而成、「努山答臘」(Nusantara)的遠大藍圖,就此誕生。這個理想有點像華人世界所說的「天下」或「王土」的概念,並沒有明確的疆域界線,差異在於前者是陸權為基礎的王土,後者則是靠海權所建立的天下。

承先啟後,今天的印尼人看待滿者伯夷王朝,有點像華人世界遙想過往的「漢唐盛世」那樣!也因此,比較偏激的印尼民族主義者,會期望「統一」老祖宗所打下的漢疆唐土;在這種南洋群島「大一統」的概念下,首當其衝的,當然就是希望將曾經隸屬於室利佛逝與滿者伯夷這兩個王朝,如今卻是獨立國家的馬來西亞,納入到「努山答臘」的版圖之下。

P_157(圖)加查‧瑪達威武雕像
Photo Credit:先覺出版社
加查‧瑪達(Gajah Mada)威武雕像

上述所說的印尼「偏激民族主義者」當中,最著名的,莫過於印尼的國父蘇卡諾了!印尼於1945年宣布獨立、並且於1949年打贏對抗荷蘭的獨立戰爭,正式完成國家的統一。接著沒多久,馬來半島上的英屬殖民地馬來亞(Malaya)與仍是英國屬地的新加坡,也開始著手進行從英國手中獨立的建國運動。為了讓日後的新興國家更強大,也為了防堵在當時時空背景下日益高漲的共產主義聲浪,避免南洋群島進一步被赤化,馬來亞半島上的政治菁英與英國方面合作,拉攏同樣為英國勢力範圍、位於婆羅洲北部的砂勞越、汶萊與沙巴,共同組成新興的聯邦國家:馬來西亞(Malaysia)。

馬來西亞於英國支持下所推動的建國運動,在立場有點左傾、又期盼恢復「努山答臘」版圖的蘇卡諾眼中,無異是西方帝國主義者對印度尼西亞民族的挑釁行為:「就算是馬來半島,以前也是我們祖先所打下的疆土範圍,更何況是位在加里曼丹島(印尼對婆羅洲的稱呼)北部的沙巴與沙勞越。這些應該都是我們努山答臘的疆土範圍啊!」於是,蘇卡諾開始進行一連串「粉碎馬來西亞」(Ganyang Malaysia)的軍事行動,讓民兵組織與正規軍隊越過加里曼丹島上的邊境,對婆羅洲北部、日後的東馬來西亞,展開一波波的軍事攻擊。也因此,從1963年開始,印尼與馬來西亞就進入了持續的軍事對抗時期,一直到1965年,印尼總統蘇卡諾於軍事政變後被罷黜,新強人蘇哈托上台,印馬雙邊的兄弟鬩牆,才於1966年正式結束。

在軍事對抗結束,以及東南亞國家協會(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英文簡稱ASEAN,中文簡稱為「東協」「東盟」或「亞細安」)於1967年成立後,印馬關係進入了很長一段時間的穩定期。到了1980年代,馬來西亞與印尼分別經歷了高度的經濟成長,以及產業結構開始轉型的時期;只不過,馬來西亞在強勢首相馬哈迪(Mahathir bin Mohamad)醫生的領導下,經濟發展的成果超越了隔壁的老大哥印尼。越來越多的印尼人穿過兩國邊界,到薪資水平較高的馬來西亞擔任勞工。也因此,某些憤世嫉俗的馬來西亞憤青,就開始嘲諷印尼:「咦?不是要統一我們嗎?怎麼現在反而淪落到來我們家找飯吃?科科〜」由此看來,當年印尼國父蘇卡諾的軍事對抗政策,是很錯誤的決定;流弊所及,讓近年來一小部分的大馬人,將怨氣出在為了尋求生計而跨境奔波的無辜移工身上。

蠟染布到底是誰染的?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