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丑》電影觀後感(二):患精神病最可悲的是,旁人總期望如沒病一樣

《小丑》電影觀後感(二):患精神病最可悲的是,旁人總期望如沒病一樣
圖片來源:電影《小丑》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香港700萬人口中約100萬人患有焦慮、抑鬱等常見精神疾病,但政府、社區支援以及大眾對精神健康的認知都相當匱乏,而社會對精神病患者的成見和標籤,更加劇了他們的病情,成為惡性循環。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The worst part of having a mental illness is people expect you to behave as if you don't.
患上精神病最可悲的是旁人總期望你表現好像沒有患病。
——電影《小丑》對白

上一篇觀後感提及了為甚麼我們會對小丑的瘋狂行徑產生共感,而這篇觀後感想從另一個角度來關注一個容易被人忽略的議題:社會對精神病患者的偏見與歧視(social stigma on the mentally disordered),以及社會資源分配製度無法照顧到精神病患者的問題。

除卻《小丑》給我們帶來暴力美學式的震撼觀感,電影也用一個極其現實且殘酷的手法描繪了社會公眾對精神病患者的偏見和歧視。這種偏見和歧視深入骨髓,令人不安,卻每天重複上演。當主角不斷的經歷羞辱,謾罵和唾棄的時候,他開始失去對自己的人生的控制,並且質疑這個世界為何對其充滿惡意。隨後,政府削減了對社會福利部門的開支並撤銷了對大部分社會福利機構的支持。亞瑟不但無法繼續參加政府委派給他的社工組織的心理治療,也失去了藥物來源和自己的工作。最終,孑然一身的亞瑟不堪重負,被推向了崩潰的深淵,成為了小丑。

上面提及的台詞是亞瑟在瘋魔階段前寫下的一段話語:「The worst part of having a mental illness is people expect you to behave as if you don't.(患上精神病最可悲的是旁人總期望你表現好像沒有患病)」。除此之外,亞瑟在參加心理療程時也質問過社工:「You don’t really ever listen, do you?(你其實根本沒有在聽,對嗎?)」他的經歷和感受,都是精神病患者的現實寫照。

不僅在葛咸市,在這個現實世界中,大部分精神病患者都被要求隱藏任何形式的情感(焦慮、抑鬱、等等都是禁忌)。而爲了使周圍的人「接受」自己,並且「融入」這個不願意接受且承認心理疾病的社會,精神病患者的每一天都過得極為痛苦和掙扎。即便精神病患者尋求幫助,社會資源分配制度也無法照顧到所有需求幫助的人,政府也對精神健康服務的資源投放較少,使精神病患者無法及時得到適當治療。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的建議,精神科醫生和地區人口的標準比例需最小為1:10000。在英美地區,該比例為1:7000至8000,也就是每7000名人口對應一名精神科醫生。然而在香港,這個比例為1:20000,遠落後世衛標準。而政府於2018年公佈的精神健康普查數據顯示,年齡介乎16至75歲的人口中,一般精神疾病(common mental disorders)患病率為13.3%,即香港的700萬人口中,約100萬人患有焦慮、抑鬱等常見精神疾病。但即便精神問題在香港如此普遍,政府、社區支援以及大眾對精神健康的認知都相當匱乏,而香港社會對精神病患者的成見和標籤,更加劇了精神病患者的病情,成為一種惡性循環。

作為抑鬱症的康復者,筆者也曾思考過這個問題:「為何精神病不能像生理疾病一樣被大眾所接受?就像身體感冒了,需要打針吃藥一樣,大腦生病了,同樣需要參與心理治療並接受適時的藥物治療,為何大家要區別對待甚至歧視?」而社會大眾在對待精神病患者時,為何不能更加寬容地給予他們更多的鼓勵與支持呢?

有時,精神病患者的康復過程需要的不僅是政府政策的關懷,也需要社會大眾的支持。

多一點關懷,少一點苛責,多一點善意,少一點偏見。

本文獲Lo's Psychology授權轉載,題目由編輯所修改,原文請看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黎家樂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