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中關係上熱下冷:中國旅客的消費能創造多少友誼?

俄中關係上熱下冷:中國旅客的消費能創造多少友誼?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俄國近年備受中國旅客歡迎,去年訪俄中國旅客高達170萬,遠勝於2010年的15.8萬人。今年6月普京與習近平會晤時,曾笑言:「莫斯科紅場的旅客大多來自中國,我們可以步出克里姆林宮,跟他們揮手。」

文:王家豪(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研究助理)、羅金義(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副教授)

俄羅斯與中國建交70周年,兩國聲稱建立「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又有謂俄總統普京與主席習近平私交甚密。全國政協委員張志剛先生遊歷莫斯科之後,日前撰文勤勉香港人撇除誤解、真實認識俄國(〈要真實認識俄羅斯〉,《明報》,2019年10月10日,A22版)。

這一類提法原則上沒有太多人會反對。根據美國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民調,71%俄國人對中國持有正面態度,與普遍西方國家對華觀感惡化形成強烈對比。不過,俄中關係的現況與前景真的如斯樂觀美好?張先生既然從旅遊經驗開展議論,我們不妨來了解一下俄國人對中國旅客的看法、中國旅客對俄國城市帶來的影響,以及兩國的民間交往概況,讓大家多看看俄中關係的另一些面向。

AP_35593199297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中國旅客挽救俄國經濟?

俄國近年備受中國旅客歡迎,去年訪俄中國旅客高達170萬,遠勝於2010年的15.8萬人。今年6月普京與習近平會晤時,曾笑言:「莫斯科紅場的旅客大多來自中國,我們可以步出克里姆林宮,跟他們揮手。」

俄國政府於2014年推出「友好中國」項目,透過提供銀聯服務、中文標示、中文服務員、免稅購物等貼心服務來吸引旅客。此外,「十月革命」百周年衍生的「紅色旅遊」路線和去年舉辦的世界杯,都進一步刺激訪俄的中國旅客數量。不過,中國旅客考慮到俄國旅遊時,其實更多現實地顧及金錢因素。在烏克蘭危機後,俄國飽受西方經濟制裁,導致盧布大幅貶值,使俄國漸成中國旅客的廉價旅遊勝地。

根據俄羅斯旅遊局的資料顯示,普遍訪俄的中國旅客來自中下階層,消費力一般(當中63%為女性、45%年齡逾50歲)。他們多數選擇以旅行團形式遊覽,因為俄國政府為3至50人的中國旅行團提供免簽證待遇。相反,基於簽證費用不菲(325元人民幣起)、語言不通、俄國治安欠佳的偏見等因素,以自由行形式訪俄的中國旅客寥寥可數。

儘管媒體大肆宣揚中國旅客挽救俄國經濟,但俄國旅遊業獲得的經濟成果不似如期。聖彼得堡的旅遊業界代表曾經批評俄國政府高估中國旅客的經濟貢獻,根據他們的調查,雖然大量中國旅客湧入,卻因為大多以旅行團形式到訪,旅遊業未能受惠。遊俄7天的旅行團普遍標價5000-8000元人民幣,當中包括交通、住宿、飲食和導遊費。一般而言,旅客只會額外花費2000-3000元人民幣於購買紀念品和其他開支,由於他們的消費和用餐傾向找回中資企業,所以大多數開支最終落回中國商人的口袋。整體而言,訪俄中國旅客的消費較歐洲旅客低3至4倍。

AP_18175553466667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過度旅遊」的衝擊

過度旅遊是全球性議題,泛指旅客過多對當地居民造成生活不便(聯合國世界旅遊組織的定義)。全球熱門旅遊城市如巴塞隆納、威尼斯、阿姆斯特丹、京都等都深受其害,俄國城市也沒倖免於難。曾曾造訪被譽為「北方威尼斯」聖彼得堡的朋友相信會對沙皇村內的凱薩琳宮留下深刻印象,俄羅斯文化部上月底宣佈,凱薩琳宮將引入電子門票系統,按照護照出售參觀門票,考慮規定中國旅客參觀的天數。當局期望能限制外國旅客數量,使俄國人能優先進入凱薩琳宮參觀。凱薩琳宮只能同時容納800名旅客,館外時常有大排長龍,平均等候時間為4至5個小時。由於沙皇村經常人頭湧湧,導致當地旅客無法進入凱薩琳宮參觀。儘管官方多番否認,但參觀凱薩琳宮的外國旅客中7成來自中國,所以相關措施的矛頭是否直指中國旅行團,心照不宣。

隨着中國旅客增多,被譽為「西伯利亞藍眼睛」的貝加爾湖也蒙受環境污染問題困擾。今年6月,普京親信、前克里姆林宮幕僚長伊萬諾夫批評旅客製造大量垃圾和污水,對貝加爾湖的生態構成威脅;又提出俄國政府將會採取措施,限制貝加爾湖的外國旅客數量。貝加爾湖位處西伯利亞的伊爾庫茨克州,是世界上最古老、最深、最清澈的湖,同時擁有全球近20%的淡水。根據伊爾庫茨克旅遊局的統計,去年貝加爾湖接待的中國旅客達18.6萬人,佔總體外國旅客的63%,按年增長37%。由北京飛往貝加爾湖的航程其實只需兩個小時,甚至比距離伊爾庫茨克6個小時航程的莫斯科更為便捷。此前,中國計劃在貝加爾湖興建瓶裝水廠,觸發110萬俄國人聯署反對,最終使俄國政府下令工廠停工。尤有甚者,有中國旅客大談歷史淵源,不時聲稱貝加爾湖為中國領土,令當地居民嗤之以鼻。

RTSNU6T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義工在貝加爾湖一帶清理垃圾。

「仇中」、「黃禍論」、「漢語熱」?

俄國民調機構Levada Center指出俄國人的仇外情緒日益高漲,值得大家關注。有關調查指出,有27%受訪者抗拒中國人,其餘遭受俄國人排斥的還包括吉卜賽人(43%)、非洲人(33%)、中亞人(30%)等,中國人不算是首敵。研究認為俄國的社會政治狀況成為仇外情緒高漲的主因,例如備受爭議的年金改革、生活水平下降等等,使人民把怨氣發洩在「外敵」身上。

早前外媒經常報導的「黃禍論」 ── 中國試圖入侵、殖民俄國遠東地區,其實經不起事實考驗。根據俄羅斯聯邦統計局的數據,自2011年起每年平均只有約8000中國人移民到俄國,僅佔俄國總外來移民人口的2%。在某程度上而言,中國發展步伐超越俄國,使許多中國人不再視俄國為理想的移居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