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想死,但諮商好貴?心理師談貧窮、自殺與心理諮商

很多人想死,但諮商好貴?心理師談貧窮、自殺與心理諮商
Photo Credit:Prerana Jangam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諮商費用固然是個門檻,但更多時候困住案主的,是他們沒有足夠資訊或獲得資源的管道,加上這類案主的成長過程與生活經驗使他們不太會爭取這些資源,或者不相信努力會帶來改變。

文:林士傑 諮商心理師Let's Con-來諮商!

不知是巧合、季節變化還是社會氛圍影響,最近和自殺、憂鬱相關的新聞突然暴增,甚至連首都市長都開始關心這件事:

0_bEVmFBFq7PI19-sa
新聞截圖

或許你也對為何現況如此,卻沒有足夠的心理衛生資源介入產生類似的困惑:

諮商好貴,似乎讓「窮人」沒有生病甚至是決定活下來的權利。

最近熱門的電影《小丑》中,也無巧不巧地提到這個議題。

身為第一線與自殺高風險案主工作的心理師,我想針對這個主題與你分享我的觀點。

諮商真的很貴嗎?

諮商收費合不合理是很大的題目,網路上也有很多相關的文章與討論,在這就不細談,有機會再和大家分享。

但如果用一對一家教+場地費+案主有風險時,需立刻有人可連絡的行政成本框架來思考,我認為目前心理諮商的收費非常接近心理師、機構、場地都拿到合理報酬的成本價

也因此,諮商看起來「很貴」的問題點不是收費太高,而是心理諮商沒有健保──只能自費所以看起來很貴。

基於這個脈絡,用自費醫療的觀點來檢視:社經地位不用到太低,連收入平均水平的人也傾向不使用自費醫療,但仍會有些健保補助的基本方案。(像我照胃鏡就沒加錢)

以心理衛生資源來說,就是免費的協談自殺防治專線可達到類似的基本照顧,而非心理諮商。

  • 24小時自殺防治專線(安心專線):1925|生命線:1995|張老師:1980
系統如何幫助這些人?

好,就算諮商沒有太貴,但這些人就是沒得諮商啊!

這裡要和大家建立一個小觀念:想自殺是連續的過程,讓想死的人心情平復和處理心理困擾其實是不同層次的。「心情很差」和「真的會死」間也有不小的差距。

1_XmfvHvzfrVR5-Ep5a2cHCg
Photo Credit: 林士傑 諮商心理師(Let's Con-來諮商!)

以「從想自殺的狀態平復」這階段來說,是否受過專業訓練其實影響不大

只要是「人」持續和當事人說話、有連結,都或多或少能提供自殺/自傷者協助。在這個「想死衝動」的激發狀態下,就算是由諮商心理師談話也是和其他一樣以平復情緒為主,在激動狀態下是無法進行深度會談的。

這也是為何我們不會說免費的協談或自殺防治專線在系統中「沒用」。兩者責任不盡相同,以這個架構來說,光有人24小時待命就對自殺防治有很大的幫助了(就像健保藥)。系統提供資源的立足點會是希望案主活下來,而非包下他所有的心理困擾

我是與自殺高風險案晤談的第一線工作者,針對有自殺意圖或高風險的案主,除了最基本的「有人聊聊」外,政府其實是有提供案主補助進行心理諮商,也是機構的主要案源。

所以困住人們的是?

根據上面的討論,要讓大家都快快樂樂確實不可能(要選總統可以考慮這個政見),但如果要讓需要幫助的人「從想死的衝動平復」──也就是所謂的「自殺防治」,就算社經地位不佳,其實仍是有堪用資源的。(當然有些極端特例,例如強烈的身體病痛,心理衛生資源可能就幫不上忙)

回到最前面的問題,諮商費用固然是個門檻。但更多時候困住類似案主的,其實是他們沒有足夠資訊獲得資源的管道,加上這類案主的成長過程與生活經驗使他們不太會爭取這些資源,或者不相信努力會帶來改變,因而不願意投入諮商。

實務上,社工常會提供他們資源或轉介來談,但進案的比例通常不會太高。

算了啦、沒用啦、我不值得⋯⋯

另一個層面則是就算來諮商,身處的環境沒有變化,案主改變空間也會很有限。就算療程是有效的,回到他們的系統中可能又會復發或產生新的問題。

也因此,最深層的原因還是社會系統、社會階層 (教育、生活方式、因應挫折的習慣模式)與環境等因素,自殺常常只是這些因素的延伸/表現,而這些因子很多時候會減低他們求助的能力和意願。

另一方面,目前大眾心理衛生教育不足,民眾多還停留在諮商是「有病才要去」,也不習慣求助心理衛生資源。連所謂的「一般人」都不太有意願前來諮商,更何況是這些從沒有接觸過相關資訊的「甘苦人」。而這些因素反而都比諮商收費高低有著更決定性的影響力。

這篇文沒有花篇幅討論心理諮商收費到底「貴不貴」,但我試著把影響低社經地位高風險案主來談的因子放到合適的位子。

如果我們不能看見潛藏在問題背後的更大原因,把目光放在其中的一個因子,反而不能對症下藥,幫助真正需要幫助的人們。

最後感謝提出這個疑惑的友人,讓我們繼續關注心理衛生議題。

延伸閱讀

本文由林士傑 諮商心理師Let's Con-來諮商!)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