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國意識與紅色滲透結合,成為有許多面目的可怕巨獸

黨國意識與紅色滲透結合,成為有許多面目的可怕巨獸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什麼有許多人執迷不悟想去中國賺錢?當然市場大、錢來得快是其一,但是真正因素是有人刻意在釋放不正確的消息,中共本身是用正規軍隊編制在做網宣,台商與留學身的系統性滲透、政治買辦、紅色媒體也是鋪天蓋地。

大家這幾天一定有看到臉書創辦人的幹話,說什麼臉書不進中國是因為言論自由不能妥協。其實這件事很單純,NBA事件讓美國企業分成兩半:執迷不悟舔共的、回頭護盤搏感情的,暴雪屬於前者,NBA和FB屬於後者。

從美國與歐洲各國的案例,我們可以看見世界各國都開始出現人民幣的負面影響。這類影響我們並不陌生,因為我們是台灣人。儘管全世界最良好的市場是歐、美、日,但中國市場的快錢與地下利益讓太多商人一試成癮。

更進一步來說,這並不單純是「貪心」的影響而已,陳凝觀小姐的節目前幾天在談「紅二代」,講述中共高層子女如何被扶植進入政商界,尤其是為了政治影響力而進入歐美金融圈。單單就「貪心」來說,這些高層應該壟斷國企,薪水跟油水都無可限量,但是表面福利較低的歐美金融圈,卻可以帶來「政治影響力」、「洗錢管道」以及「庇護管道」,這才是紅二代趨之若鶩從商的根本原因。

改革開放這三四十年來,紅色資金與紅色商人已經遍佈大國政商圈,透過政治力產生的訂單、金融與不可告人的利益,讓每一個深陷其中的人都無法抽身。包含台灣在內,世界各國舔共的人雖然有一大堆可悲散戶,但真正投入最深的人都是跟中共綁樁綁死的那些。只要一查帳,多半會沒完沒了。

前幾年美國會開始大查帳,除了想要追稅,政治因素才是根本的原因。中共崛起本來就令美國保守派精英猜忌,川普上台以後連原本爽賺的熊貓派也開始倒戈,這是因為美國國家利益與中國始終衝突,加上美國市場有核心地位,國家整體對中共的抵抗力較強。

但是沒有地緣衝突的歐洲,或者親中甚至半附庸姿態獲得洗錢利益的港、星、馬,就非常難以抵抗人民幣——何況中共從頭到尾都不只是用人民幣做清白生意,也做了非常多見不得光的事情。

回頭講台灣,為什麼有許多人執迷不悟想去中國賺錢?當然市場大、錢來得快是其一,但是真正因素是有人刻意在釋放不正確的消息,中共本身是用正規軍隊編制在做網宣,台商與留學身的系統性滲透、政治買辦、紅色媒體也是鋪天蓋地。

長此以往,利用兩岸政治紅利暴富的商人,也會協助鞏固這個結構。台北市的政治版圖之所以藍大於綠,除了黨國時代的人口調控、首都利益收買、台商網絡影響,還有就是以前筆者曾談過的新黨效應。舊黨國意識形態與紅色滲透綁在一起,就變成可怕的巨獸。

lbsf3hmfn94iqa9fxxxpv227rciq93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8日在新北市三重區幸福水漾公園舉辦「2020新北出發」造勢晚會,大批支持者湧入會場,有人高舉標語、揮舞國旗,現場氣氛熱烈。中央社記者郭日曉攝 108年9月8日

這頭巨獸有許多面目,顯眼的例子像是韓國瑜,多數人都看得懂他有問題,但是他坐擁加上 30% 深藍鋼鐵韓粉。而柯文哲這種搖擺不定的類型,要揭穿真面目就很難,專業人士看他幕僚、查他金流就知道柯跟紅色陣營有利益勾結,但一般人看不懂,證據就是柯文哲仍有10-15%支持率。

更隱晦的則是現在時代力量與喜樂島,黃國昌與徐永明拼了命在裂解維護台灣主權的陣營,倘若他們腦子沒壞,可能要檢視他們背後的金主與幕僚有沒有問題;至於喜樂島,雖然根基是對英系的仇恨,可是旗下的群組不時就在傳中共的假訊息,韓國瑜造勢大會也堂而皇之地幫呂秀蓮連署,就算沒勾結也是被利用,而筆者的看法應該是有部分人士勾結國共利用了其他人。

而民間團體中拼了命也要永續社運的那些,追求名利自然給人操作的機會,這很簡單又可悲。宮廟與教會的部分,不只用參訪交流洗腦,捐獻金流也與台商網絡綁在一起。這就是無孔不入的統戰手法,既然中共能在台灣做,在其他國家也可以如法炮製。但反過來說,台灣大選是對抗紅色滲透的核心戰區之一,台灣對抗資訊戰以及整頓問題金流的經驗,明年選完以後可以輸出給其他盟國,這會是無可比擬的貢獻。

這方面的強者,當然首推願意辛苦拋頭露面的沈伯洋老師,他的演講或者跟沃草合作的影片,都很推薦各位收看。麻煩的是,沈老師能做的也極為有限,很多證據不充分或暫時不能見光,而其他國安相關的行動往往更隱晦,這正是許多前輩經常有苦難言的原因。

然而情報戰這種事,本來就不能奢望100%瞭解全局,即使已知95%情報也可能會行差踏錯,或者只有5%情報也可能不得不進行戰爭。各位讀者能做的,仍然是積極遊說身邊的人,或者在自家選區試著做出貢獻。家庭遊說、積極出來投票,看似渺小卻是戰局關鍵因素。

香港是個好例子,那些被虐殺的浮屍、那些出逃的資金,都是血淋淋的教訓。縱使會遇到不可理喻的人,還是要堅持說服一個是一個。戰爭不到結束,都無法大意。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