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粉有四種,而「庶民」只占一小部分

韓粉有四種,而「庶民」只占一小部分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仔細分析韓粉的社會群眾基礎,扣除既得利益者後「庶民」其實只佔一小部分,而這些想靠韓國瑜尋求翻身的庶民,卻更不瞭解一旦韓當上大位後,利益早已被地方派系、買辦與傳統軍公教所瓜分。

韓國瑜現象確是未來研究台灣政治發展的重要課題,因為在民主國家中鮮少有這樣的民粹領袖可在最短時間內趁勢崛起,在挑戰並摧毀既有的政黨文化或政治建制後,卻即將面臨被選民揚棄的下場。

相較於政治社會轉型下的宏觀面向,或是著重韓國瑜個人政治性格的微觀分析,韓粉們背後存在的社會條件與政治心理則往往被忽略,這對於解析韓國瑜現象時出現了一個重要的死角,因為深入觀察,韓國瑜的支持者其實並非鐵板一塊,在不同的議題場域中也往往扮演不同的角色功能,忽略這一點容易掉落「局外人偏見」的陷阱中——韓國瑜能將不同社會階層的人,透過「最大簡單化」的語境邏輯刺激受眾對現狀的不滿所累積仇恨的情緒甚為關鍵,這些能量將成為整合與動員群眾的能量所在。

痛恨民進黨,是所有人共同的連結點

或許每個人的出發點有所不同,但熟知國民黨政治文化的人都理解,韓粉最核心的組成成員就是洪秀柱或新黨的支持者,柱粉與紅統者在國民黨近年來的權力鬥爭或初選中始終扮演激進角色;換言之,部分韓粉排他、攻擊性的行為只是複製再現而已,本來就有其脈絡。

直白說,這些人對於民主政治的認知,就是威權時期的秩序與意識形態。對於權威的推崇,導致他們對強人領袖的認同始終強過民選首長,緬懷過去蔣經國亞洲四小龍的美好年代,現在則是投射習近平的權威集權;他們認為政府施政的前提,就是社會秩序穩定與經濟的繁榮,這也導致每個行為者的理性選擇,皆被限定在集體主義的大旗之下,導致民族主義的價值甚於民主政治,此對於當下的公民社會不僅不滿,且視為洪水猛獸。

因此,這些人對於習近平中國夢或是香港反送中的議題,自然持黨國標準而毫不保留的認同與反對,畢竟物質主義與經濟發展是這些人心中所謂「現代化」的唯一的指標,在他們眼中,民進黨高舉的自由民主、言論自由、分配公平、轉型正義,顯然是對其認知信仰系統的解構,也是對經濟社會上既得利益身份的「清算」。

在這種恐懼的總和下的確需要一個救世主,這些情緒才能得到平反與解放,這已經為韓國瑜去年的粉墨登場創造條件。

獲全代會正式提名參選總統 韓國瑜致詞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庶民」之外的韓粉:既得利益者和地方派系

韓國瑜喊出「又老又窮」、「人進貨出發大財」、「政治零分經濟一百分」、「民進黨不是高雄的爸爸」、「夜襲」、「為中華民國粉身碎骨」、「廢除一例一休」、「他奶奶的」、「我現在要出征」等話術時,其實就是巧妙掌握群眾心理,因為這些人擁有強烈的相對剝奪感,渴望回到他們所熟悉的過往。平心而論,這已經不是純粹的民粹動員,而是混合希特勒結合德國民眾對於凡爾賽體系以及威瑪共和不滿的仇恨動員,以及太平天國或毛澤東式流寇式長征摧毀既有建制的產物。

諷刺的是,這樣的群眾心理往往被某些觀察者所忽略,有些人視這類韓粉為社會邊緣人因此持同情態度,然而他們其中又有許多是體制的既得利益者,不分省籍無關階層,一心懷念舊有的秩序典範,無視台灣民主社會的轉型與變遷。

這一種韓粉是依託傳統黨國的「恩庇扈從」體制而來,雖然他們也仇視民進黨,但是對於國民黨的權貴分配體制同樣不滿。在這些地方派系的眼中,國民黨外省菁英長期壟斷話語權、國家機器的暴力懲罰、民間社團的社會關係網絡、政治參與的甄拔與提名,地方派系的利益只能鑲嵌在國家統合主義的政治權威當中,亦即用政治效忠換來有限的經濟資源與政治資本。

派系若有二心,黨國體制往往能透過司法與掃黑等方式,根本性剷除派系的生存基礎。

但韓國瑜的崛起,除了意圖顛覆民主社會的價值典範,也是對國民黨傳統菁英建制體制造反,也是革恩庇扈從的命,因為對地方派系而言,他們終於有機會擺脫黨國控制的機會,不僅可以前進黨中央,更可以入主總統府,從利益的「被分配者」一夕之間翻轉成為「參與者」,「入夥造反,直接奪權」才是這般幫人投入選戰的細膩盤算。

他們坐擁各方山頭,透過韓國瑜聲勢進行廉價的政治投資與買賣,韓國瑜贏了他們便能成為新的暴發戶,反之,仍可固守地盤,何樂不為?

庶民群眾選出庶民總統,就可以「翻身」嗎?

除了前述深的既得利益者外,剩下的韓粉才是社會基層或是庶民。

對這些人來說,韓國瑜的崛起燃起他們新的形象與心裡投射,這些被藍綠政府遺忘的邊緣人,簡單認為韓國瑜的奇蹟故事也可能複製在自己身上,如果韓國瑜可以中一次人生最大的政治彩票谷底翻身,再加上韓某不斷強調自己庶民身份而且喊出「莫望世間苦人多」或「苦民所苦」的口號,國家大事或藍綠政治都與我無關,不如給自己一次作夢的機會權力:讓韓國瑜這種自己人登大位,發大財,進行社會財富重分配。

韓粉凱道造勢 夾道歡迎韓國瑜進場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這種群眾心理與川普在鐵鏽州支持者如出一轍,只是在美國叫「White trash」,在台灣都通稱為庶民或是某某哥而已。

諷刺的是,在特定媒體的造神宣傳下,這些真正的庶民不曾瞭解韓國瑜權貴的本質,更不瞭解一旦韓當上大位後,利益早已被地方派系、買辦與傳統軍公教所瓜分,這些人依舊處於社會的剃刀邊緣,不會有改善的可能。

至於國政顧問團的專家學者們,之所以會積極支持韓國瑜這類反智反民主的政治人物,除了痛恨民進黨以及身份上的優越感外,並無什麼新奇的解釋,這些人看似高舉學術與自由主義大旗,內心靈魂卻只是保守主義的折射。現實來說,這些人自認沒有損失,勝選入府敗選返校,自然也是一本萬利的買賣。

至於社會觀感與學術界的評價不足掛齒,因為這些人向來掌握壟斷了台灣學界的文化霸權。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