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送平台正在做的,就是用「自由」包裝不浪漫的趕工遊戲

外送平台正在做的,就是用「自由」包裝不浪漫的趕工遊戲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把鏡頭縮小至單一勞工,會發現零工經濟一點都不浪漫,畢竟如果只做一份工作養活自己,誰會想撐著做兩份和玩手遊一樣搶業績的工作?這樣的「自由」其實並不如外人所想的光鮮亮麗。

雙十連假美食外送員職災案備受注目,究竟滿街跑的Uber Eats、Foodpanda、Deliveroo外送員和業者到底是適用勞基法的「僱傭關係」還是平起平坐的「承攬關係」?送餐途中的意外使最潮勞動關鍵字「零工經濟」的問題浮上檯面,科技業、運輸業、餐飲業混種的送餐兼差,能幫助低薪勞工上岸嗎?亦或是另一個包裹著糖衣的高風險行業?

寧可「打零工」也不想坐辦公桌,因為「對價關係」比較清楚

「零工經濟(Gig Economy)」、「斜槓青年(Slash)」表彰解放僵固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活,在不影響本業的情況下,擁有第二、三份收入,還有可能發展自己的興趣,勞工可以為多個雇主工作、領取多元報酬。

鏡頭縮小至台灣勞工處境,發現零工經濟一點都不浪漫,如果可以只做一份工作就養活自己,誰想撐著做兩份?有誰真的下班後時間好多、愛自由、愛騎車,所以去接一單70元的外送員生意?作家黃大米道出許多人寧願賭命送外賣也不願坐辦公室等加薪的秘密,因為只要有接單、就有錢賺,對價關係毫無曖昧之處,不用去想這次加班能不能報,或是到底要換成加班時數一比一的補休還是加班費?勞動力和薪酬的轉換充滿詭譎而不可說。

2014年紐約時報曾報導「永遠做無薪實習生的新一代」,講述藝術科系相關大學畢業生必須「競爭」無薪實習,換取進入藝術產業的門票。而在台灣,外面的人覺得很酷,但知道的人聽了就意會很慘的製片業、畫廊、表演團體、任何一種形式的藝術行政,這類工作實習也罷、僱傭或承攬也好,常被詬病「彈性與不透明」。

然而現在除了追夢和文青感加持的藝文或設計業外,新創似乎也是另一個合理化不透明對價關係的領域。

AP_18278455371756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衝鋒陷陣的趕工遊戲,讓「自由」變成灰色地帶

「外送員」並非因美食平台而生的行業,外送服務並不新穎,但用自由接案平台媒合外送員與店家,顏色鮮豔的保溫箱、可愛的熊貓圖像……為這個行業多了一些潮潮的色彩,不僅如此,詳閱Foodpanda的外送員徵才網頁,清新的視覺設計搭配象徵「自由」、「自主性」的文案修辭,切中領固定薪資又困在辦公室的上班族的內心,例如「探索城市」、「荷包的深度自己掌握」、「彈性的工作時間」,乍看令人心生嚮往,在勞工缺乏薪資議價空間的前提下,「自由」一體兩面地成為業者遊走於法律灰色地帶的修辭學。

那為何外送員仍然搶單、競爭高薪不惜危險駕駛?外送員並不像「自由工作者」般地接單,而是服膺於業者設計的趕工遊戲(making-out game),亦即設定獎金級距、相互檢舉、停權機制,外送員在制度內不自覺地爭取單數與獎勵,檢舉、停權的懲罰機制則有可能牽制外送員們,降低團結、共同爭取福利的可能性。

以為是去賺外快,沒想到「差一單就達標」的感覺跟玩手遊一樣,正是急於趕工或過度投入於遊戲,在「自由」的修辭學之下,難以質疑自身勞動權益。

以前的「用自由熱情賺錢」,和今天相比好像很不一樣

新經濟的興起不只在商業模式中起波瀾,也碰撞台灣的法律,當新興工作出現時,必定缺乏相對應的法律規範,有賴立法委員研擬出最符合國情的法律。但無論是立專法或修法,在法律空窗期最先犧牲的都是勞工權益,例如目前美食外送員係以「承攬關係」承接業者外送業務,法制上為平起平坐的兩方,但實質上外送員要穿制服、回覆公司、聽從一定程度的指揮調度,是否算「僱傭關係」非常有待商榷。

shutterstock_1527838787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但無論外送業是僱傭或承攬,其實都不是新行業,真正的「新」是在新創媒合平台與所謂的「斜槓青年」風潮,究竟這樣拼命兼是斜槓兼差還是另一種窮忙?而為何不能真的如同自由工作者,自己決定一單賺多少?

在台灣,勞工常處於弱勢,長久以來缺乏工會力量與議價能力,因此相信外送行業有徵才網頁上說的那般自由、高薪而踏入此行的人,或許是中了某種修辭學的毒。這並不奇怪,令人詬命的是過去愛用「自由」或「熱情」等修辭吸引入坑的,常是乍看光鮮亮麗的藝文或設計業,不過新創產業則更上一層樓地,使用精密的修辭慫恿年輕人投入烏煙瘴氣的趕工遊戲,只有在吸引天使投資的時候,才顯得光鮮亮麗。

只能說,大型外商平台無可挑惕的公關和文案能力,吸引想賺外快而不惜付出高風險的人,也讓許多禁錮多年的心「勇於」追求自己能做到的「自由工作」,至於這種解放,能否讓勞動者享受到廣告文案所述「賺多少自己決定」的真自由,就見仁見智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