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的「不穩定就業」、「福利依賴」,常是我們無法深入瞭解案主的生活

所謂的「不穩定就業」、「福利依賴」,常是我們無法深入瞭解案主的生活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上個月,我協助一位居民媒合到清潔工作。結果這個月發薪水時,他發現清潔公司給的薪水有落差。一問之下得到的理由是「因為他出缺勤不穩定,上班常遲到,所以才會被扣薪」。但我知道他其實很焦慮,壓力大到睡不著覺。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沈後山(於台灣社區實踐協會擔任社工)

最近有人問我在社區有沒有遇到「福利依賴」的問題,我被問倒了。我感覺這十幾年來都沒有遇到過。這跟自己實踐的位置有點關係,但我不太清楚為什麼在這個位置上,我碰不到「福利依賴」的問題。直到昨天處理一位社區居民的就業問題,才理解到這是什麼一回事。

事情是這樣,上個月我跟就業服務的個案管理員合作,協助居民媒合到一間醫院的清潔工作。在媒合到這份工作之前,這個居民已經有一陣子沒有工作了。原因是他是一名單親媽媽,並且要照顧一位特殊身分的孩子,所以他沒有辦法去工作,再加上一些原因,生活所需還過得去,直到上個月因為一些關係,才導致這個家庭生活經費斷炊,媽媽在不得以之下要找工作。

10月份發薪水的時候,他發現清潔公司跟他議定的薪水有落差,他覺得他付出的心力跟報酬不成比例。而我身為一位工會成員,也想要幫他調查個水落石出,聯繫就業服務的個管員請他協助。得到的結果是,因為他出缺勤不穩定,上班時常遲到,也常常請假不告知,所以才會被扣薪──「因為他就業不穩定,沒有準備好,我們也沒辦法」。

然後我就回覆,他就業不穩定,我們是否可以分工讓他就業可以穩定。就業個管員就說,「我也時常傳Line鼓勵他,叫他撐下去,該做的我都做了,還有什麼辦法?反倒是工作的領班常反映他工作不穩定,我們也很為難。領班也知道他是單親媽媽,生活很辛苦,給他很大的寬限,又說他最近精神不濟,不知道怎麼了?」

其實我知道他很焦慮,壓力大到睡不著覺。在會談的過程中就可以理解到為什麼他壓力很大。他說他很重視這份工作,一上工就想全力以赴,一開始他被刁的很嚴重,因為沒有行前訓練,清潔公司也沒有給他好的工具。第一天他就被分到感染的病床,清潔公司也沒有教他要怎麼應付,是他機警小心翼翼的處理,直到兩三天後,公司的領班才跟他說注意的事項。或是護理師要請他清除壁癌,但他其實根本沒有好的工具無法清除,然後就會被釘。他跟領班反應,領班就叫他說,那是上一個清潔公司留下來的汙垢,上一間公司也沒處理好。但他就被夾在中間,要承受醫院跟公司之間的矛盾。

另外是他的用餐和工作時間。他常覺得自己血壓很低,好幾次快要昏倒了,因為他都沒有吃東西,往往是下班五點過後才吃第一餐。我就問他,那他幹嘛不吃午餐?他回答說,因為過程中要面對這些矛盾壓力很大,根本沒有胃口,所以不想吃午餐。就算要去買午餐,他也沒有地方吃,公司都叫他們自己解決。有休息室,但休息室的位置早就老鳥佔據了,哪輪的到他休息?大家各自過各自的。

我回他,那就吃早餐,早餐多吃一點啊?他說,他的小孩常賴床,都很晚才起床,所以他只能買早餐讓小孩帶去學校,但自己因為要趕七點半上班,所以他根本沒時間吃早餐,也不敢在工作場合吃早餐。我回,那你讓小孩早點起床,你就能早一點休息了?他說,小孩下課後,要帶他去「放電」,讓他筋疲力竭大概要到九點過後,孩子才會去洗澡睡覺,處理完過後大概十點了,他自己要洗澡、做家事、打掃洗衣服,這樣大概要十一點多了,然後想著明天的工作壓力,又讓他睡不著,大概兩、三點才能入眠,就這樣一直循環著。

然後我又問,所以你才這樣一直遲到嗎?公司說你常常八點才到。他說,其實公司領班對他很好,都會幫他打卡,但是有時候八點到,是因為孩子可能出了一點狀況,要帶孩子到學校等他的導師七點半來上班,給老師一些交代,才匆忙地趕到工作的地方,所以他才沒有辦法準時七點半到。

其實他面臨了好多細緻瑣碎的事情,真的是我們一般人體會不到的。所謂的「不穩定就業」、所謂的「福利依賴」,是我們無法深入到他的生活,不知道一個就業背後會發生那麼多事情。然後我們就在我們理解的文本貼上了這些標籤。

我悄悄地跟就服個管簡單說了這些過程,這位個管好像才稍微了解這個「不穩定」原來那麼不容易。但在他的位置跟經驗上,我知道他們盡力了,但他們還沒看見,以至於他們不能理解,就覺得這是一個「就業不穩定的個案」。但我們身為一個社區的社工,花了很多時間,可以較直接地詢問他們發生了什麼事情,理解和聆聽原來生活那麼難以「駕馭」。

最後我要推薦最近的展覽「貧窮人的台北」,他們盡力呈現了其他生活被「缺譯」的人們,讓更多人有機會填補生命中的這份文本。

延伸閱讀

本文經沈後山(台灣社區實踐協會)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