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第一部從物理年會誕生的動畫電影:《重甲機神Baryon.神降臨》

全世界第一部從物理年會誕生的動畫電影:《重甲機神Baryon.神降臨》
圖片來源:《重甲機神Baryon.神降臨》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影史上第一部科幻長篇動畫電影《重甲機神Baryon.神降臨》,將在11月8日全國院線上映。這部電影的原始構想誕生於2007年在中央大學舉行的物理學會年會,由兩個不太專心的物理學家想出來的故事。

文:施奇廷

台灣影史上第一部科幻長篇動畫電影《重甲機神Baryon.神降臨》,今(2019)年11月8日,將在全國院線上映。這部電影跟台灣的物理界有莫大關係──它的原始構想,誕生於2007年在中央大學舉行的物理學會年會,由兩個不太專心的物理學家想出來的故事。一個是東海大學應用物理的施奇廷教授(也就是筆者),另一個是中原大學物理系的許經夌教授。

1
圖片來源:《重甲機神Baryon.神降臨》
劇中的瘋狂科學家司空弦,是兩位創作老師的代言人。

那一年,我有幸得到國家理論科學中心的「年輕理論學者獎」,在這一次的物理年會中受獎,緊接著頒完獎的下一個場次就是「大型研究計畫論壇」。由於不好意思領完獎就溜掉,所以就留下來聽講,這個論壇的內容包括「奈米國家型計畫」、「中子束實驗站」、同步輻射中心」、「高磁場人才培育計畫」、「國家理論科學中心」。

既然是大型研究計畫,當然會講到已經、或者將要建置大型儀器,洋洋灑灑如「中子源」、「先進光源」、「超導磁鐵」、「高功率雷射」、「高解析度X光繞射儀」等等,聽起來都很威的儀器。

這時候不知道是誰起的頭,開始了這樣的討論:「欸,你不覺得這些東西聽起來挺厲害的,有一種超級機器人武器裝備的FU嗎?」「對耶,乾脆把把這些東西組裝起來,變成一台擁有各種把先進物理儀器改裝成超級武器的巨大機器人好了……」就這樣,台上的師長們講的內容被置之腦後,兩個阿宅老師在台下討論起要怎麼把這部作品架構起來。然後「重甲機神Baryon」故事的基本架構就這樣出來了,寫物理論文絕對沒這麼快。

追著科幻夢的少年到物理學家

當然啦,「正常的」物理學家,大概不會在這種場合下去討論這種事。不過如果探究是什麼原因能吸引世界各國的年輕人,投入科學研究行列的話,「小時候看過的科幻作品所帶來的夢想與憧憬」絕對佔有很重要的一席之地。

美國人從小看《星際大戰》(Star Wars)、《星際爭霸戰》(Star Trek)這類科幻作品,讓許多人從小懷抱著太空夢,長大也因此成為太空人或是太空科學家。日本則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成為動漫畫文化大國,特別是機器人動畫是撐起整個產業的重要支柱。不少目前4、50歲的日本人,都是從小看《無敵鐵金剛》跟《鋼彈》長大的,這些人之中,有不少日後也成為日本機器人工學的中堅分子。

2
圖片來源:《重甲機神Baryon.神降臨》
畫出像小時候看的《無敵鐵金剛》般帥氣的超級機器人,是製作團隊一致的夢想。

台灣的情形又是如何呢?1970年代後期的台灣,電視台引進了《科學小飛俠》、《無敵鐵金剛》、《宇宙戰艦》、《太空突擊隊》這些作品,每天6點在電視上播映,風靡了台灣的小學生。同時期科幻鉅作《星際大戰》,以及《海底城》、《太空城》兩部科幻味十足的007電影接連上映,更讓當時的台灣小朋友成了充滿了對科學的夢想。

當時還是小學生的我們(附帶一提,也是小學同學),就是當年這一群「科學少年」其中的兩個。《科學小飛俠II》中的大反派「辛格萊爵士」是「加州柏克萊大學物理博士,第一名畢業的天才」,他的工作是「每天製造機械鐵獸以征服世界」,我們一看大為震驚:「物理真是太厲害了!念了物理就可以製造鐵獸來征服世界。」於是暗暗立下以後也要念到物理博士的決心。然後真的做到了。

當然,不用念到博士,就知道其實念物理並不能製造鐵獸征服世界,不過我們還是繼續把學位念完了,因為物理真的很有趣。不過大家也都知道,物理還真不好念,但是從小看科學小飛俠、星際大戰,高中看《超時空要塞》跟艾西莫夫的《基地三部曲》(那時候叫做《銀河帝國的興亡》),大學看《鋼彈》與《阿基拉》……科幻作品帶來的夢想與對未來的期待,支撐著我們的物理之路。

大學裡不一樣的科學課

之後進入大學開始教書,倒不是對教學特別有興趣,而是比較像「物理這麼有趣的東西,不能只有我知道!」這種想法。不過很遺憾的,學生之中領情的不多。這時候看到柳田理科雄的《空想科學讀本》與任教於明尼蘇達大學物理系的James Kakalios教授的《The Physics of Superheroes》,覺得「這個有搞頭!」於是我跟許老師一起開發了「空想不科學、科學要空想」的系列演講,以物理學的定量精神,探討動漫畫、電影裡面的情節,是否合乎物理學。

由於兩位老師「宅力」十足,知名的動漫電影場景加上物理專業知識,可說是知識性與娛樂性兼具,所以這個系列的演講還滿受歡迎的。演講後經常聽見的一句話是:「如果當年學校的物理課也是這樣的話,我說不定就會唸物理了。」因此我們真的把這些內容變成「學校裡的物理課」,將它繼續「增殖」成東海大學的「電影中的物理學探究」以及中原大學的「超級英雄的物理學」這兩門通識課。

隨著這個系列演講與課程的擴大,我們也遭遇到一些問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著作權」,這樣的內容要成立,演講中或是課堂上播放影片片段是必要的。當然這還在「非營利、學術用、長度短」的「合理引用」的範圍之內,不過如果要變成「磨課師」線上課程,或是要出書就麻煩了。於是興起了「要喝牛奶,就自己養條牛吧!」也就是「自己的梗自己生」,拍一部我們自己的科幻動畫電影好了。

「拍部自己的動畫電影」雖然比「製造機械鐵獸來征服世界」容易一點,不過對兩個物理學家來說,也是有如天方夜譚一樣的夢想。不過這裡出現了一個讓夢想成為現實的男人,就是《重甲機神Baryon》的老闆兼導演、人稱Jo-Jo的黃瀛洲老師,他的行動力,是這個企劃案歷經漫長的12年終於能夠完成的最大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