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納粹奧運到中國NBA(上):中共相信控制美國商人的嘴,就能控制美國政策

從納粹奧運到中國NBA(上):中共相信控制美國商人的嘴,就能控制美國政策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因政治的干預,而讓運動場上出現道德危機,美國一向不願選擇站在道德的一邊,而過於天真地希望把政治逐離運動場。這才是造成這次NBA面對中國與85年前美國奧委會面對納粹奧運進退失據的真正原因。

一如進軍中國市場的大企業,NBA極盡所能不碰觸中國的政治問題,這對所有得以進入中國頻道的娛樂企業當然有領頭的作用。例如美國最大體育電視台ESPN,一年半前就任的新總裁詹姆斯・皮塔羅(James Pitaro)強調ESPN的非政治性,但絕不遺漏任何有關體育的政治議題,但這次NBA事件爆發後,卻公開要求其記者不要評論中國的政治,甚至要求其記者取消一個中國問題專家的訪問。而這些必要的政治議題,只是為了要討論NBA在中國的處境。

另一娛樂界龍頭迪士尼也是如此,對香港人民長時的抗爭,唯一值得迪士尼關心的是,示威持續下去會嚴重影響他們血汗樂園的收入而已。不必驚訝,ESPN與迪士尼的節目也是透過騰訊串流到中國。

中國的統治者相信控制美國商人的生意,就能控制美國商人的嘴,而控制美國商人的嘴,就能控制美國政府的政策。這種如食物鏈般的控制邏輯,正好讓中國處於這個食物鏈的最高端。許多問題的價值與道德立場其實十分清楚,一個自認有覺醒、有社會意識、關心社會正義,連美國國歌都認為有種族歧視的的超級明星,如何能對香港的情勢視而不見?還要求大家集體失語?美國卻為了這群富可敵國的明星與商人投鼠忌器,任由中國一意孤行。

樂觀的人認為,這次火箭隊莫雷的「失言」似乎意外開啟了一扇窗口,讓美國大眾看清楚這個食物鏈的本質。要說它是一面照妖鏡也不為過,讓一些平時頂著道德與弱勢族群光環的有力者,現出追逐利益的貪婪嘴臉。但我們有機會一舉打破這些偽善的利益團體嗎?筆者並不樂觀。這次美國輿論與政治人物對中國NBA的不滿,比起當年排山倒海的抵制納粹奧運相比,可能連個小漣漪都不是。有一定理想性的世界與美國奧委會都不為所動地給予納粹德國機會,要撼動唯利是圖的NBA與球隊老闆談何容易?

當因政治的干預,而讓運動場上出現道德危機,美國一向不願選擇站在道德的一邊,而過於天真地希望把政治逐離運動場。這才是造成這次NBA面對中國與85年前美國奧委會面對納粹奧運進退失據的真正原因。那場抵制納粹奧運的運動雖然以失敗結束,但維持三年之久,轟轟烈烈,今日讀來,仍充滿既視感。我們下次再談。

本文經思想坦克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