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是殘忍的。愛與和平》:士兵無法忍受屍體腐臭味,趴下用舌頭舔土

《戰爭是殘忍的。愛與和平》:士兵無法忍受屍體腐臭味,趴下用舌頭舔土
援助災民(後排左為作者,前排為無線電兵鄭元道) |Photo Credit: 明人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中隊凱旋歸來,整個士氣大振。但沒能好好休息個幾天,又接到作戰善後任務,要我們再次前往先前進行神鬼六號作戰的Mi Tan村。原來依照日內瓦公約,基於人道立場,我們要埋葬敵軍的屍體。

文:鄭明析

火海中的生命奇蹟

經過幽靈戰鬥機的轟炸以及一整夜的交戰後,到了第三天下午,我們中隊進入遭火海吞噬的村子裡搜索。這麼做,是為了檢查敵軍屍體,也確認是否還有倖存的敵軍躲藏在洞裡或某處。不僅我們中隊,一同作戰的八個中隊當中也有幾個中隊一起進入村子搜索。

一進入被燒毀的村子,就聞到濃濃的燒炙味,但絕不是哪戶人家在烤肉,而是敵軍被炸彈引起的火焰燒成焦屍,空氣中才會瀰漫著這樣的味道。

竟然會聞到不該聞的味道,戰爭果真很殘忍。因轟炸而坍塌的房子被燒成灰燼,村子變成一片廢墟。炸彈掉落的地點炸出兩百坪以上的深洞,地面就如發生地震般嚴重龜裂。

有棟房子完全坍塌了,我想著是否裡面還有人活著而前去查看,結果發現那裡沒有任何人,只堆著幾個棕色棺木,棺上刻了紅色十字架,看來這戶人家是基督徒。炸彈爆炸產生的震動讓房子坍塌下來,住在裡面的人應該都被壓死了。為了確認這點,我四處嗅聞,但沒有任何味道。因為畫有十字架,我想這戶人家是信耶穌的人,心情因此被牽動,更加覺得不捨。若有人被壓在某處牆壁下一息尚存,我想要把他救出來,於是四處探看,豎耳聆聽是否有人發出聲響。

「沒有任何人活著嗎?希望至少有一個人活下來。」我彎下腰把耳朵貼近坍塌的牆壁,但沒有聽到任何聲音。只好直起腰來,再度環顧四周,眼前的斷垣殘壁令人心痛,並且刻骨銘心地感受到人生的虛空。

這瞬間,腳下突然傳來沙沙聲。我嚇了一跳,站著往下一看,有隻白狗全身沾滿塵土,正費力地往上爬。牠可能是耳聾或眼瞎了,並沒有對著我吠叫。我心想:「狗活下來了,主人卻死了啊……」我猜這狗因為體格嬌小而活了下來,但人或許已被壓死。

我再次屏息靜氣,聽聽是否有人聲,結果腳下又傳出聲音——肯定是人聲沒錯。我靜靜不動,看到有人推開木板爬上來。我緊張地盯著看,想知道是什麼人。結果有個小女孩全身沾滿塵土,爬了上來。看上去約有十五歲。

她一見到我就露出吃驚的表情,我叫她放心,並說我是「Đại Hàn(大韓)」,少女嚇了一跳,睜著圓圓的眼睛看我。我問她還有沒有其他人?她用手勢表示「還有」,說父母也在。我要她趕快叫父母出來。少女叫了之後,木板又被推開,有兩個人頭上沾滿塵土,爬了出來。

他們一出來,看到身穿軍服、拿著槍的我,都嚇了一跳,慌張得不知所措。我比手畫腳表示我是「Đại Hàn(大韓)」,還說:「我也相信 神。」他們這才鬆了一口氣,看來相信 神這件事比什麼都更令他們安心。我幫他們拍掉身上塵土,牽起他們的手握著,他們才終於笑著說了幾句話。

他們看到偌大的Mi Tan村連一間房子都沒留下,全數遭炸彈攻擊燒毀、夷為平地,受到非常嚴重的打擊,甚至四肢抖了起來。現在一眼就能看到村子的邊緣,家園已成廢墟,他們一時都失了神。就在幾天前,這裡還是個椰林及竹林遍布、充滿熱帶風情的美麗村落,卻在一瞬間化為火海、燒成灰燼,他們的內心該有多震驚、多衝擊呢?只能慶幸至少自己的性命還在,夫妻兩人握著彼此的手,對於自己能九死一生、倖免於難非常感動。

他們是那名少女的父母,年紀看來大約五十歲。我問他們是否有人身亡,他們揮揮手表示沒有。我說,是 神拯救了他們,所以要感謝 神。他們便雙手合十,向天彎腰鞠躬了好幾次。戰鬥轟炸機投下了那麼多炸彈,在那樣的狀況下竟能存活,真是奇蹟。雖然房子倒塌,但他們一家三口都還活著,連狗也活下來,這讓我切實體會到這是因為 神的保守。看到連狗都活著沒死,我的內心更是大受感動、非常喜悅。

雖然不知道正確的戶數,但Mi Tan村無疑是個大村子。北越軍兩個大隊幾天前隱密地進駐這裡,就是為了攻擊位於綏和海岸的美軍幽靈戰鬥機機場以及白馬第二十八聯隊。

掌握這情報的美軍部隊決定先發制人,便通知越南政府盡速撤離當地居民。於是得到通知的居民,知道美軍即將空襲,必須盡速避難。然而事發突然,儘管能撤離的人幾乎都逃離了,但也有些居民無法立刻撤離。狀況緊迫之下,美軍還來不及全部確認就展開轟炸了。

村子一瞬間就被火焰席捲。原本北越軍兩個大隊打算在這村子挖了壕溝之後,就朝美軍機場方向配置大砲,企圖透過砲擊讓機場變成火海。如果美軍沒有先發制人,就會反過來是美軍機場變成火海,後果不堪設想。因此美軍才會立刻下令轟炸,而讓村子燒成焦土。

掃蕩敵軍之後,美軍部隊派人過來援助倖存村民。這天我們中隊也進行搜索,一共發現了十六名倖存村民,將他們送到其他地方安頓。我也把倒塌房子裡發現的一家三口帶過去,還幫他們領了雙倍的米和其他各種物品。

自從我對少女和她的父母說我也上教會後,他們便放下心來,願意親近我,也樂意跟著我。我指著天對他們說:「 神救了你們,所以你們要總是感謝,也要好好相信  神。」她的父母頻頻點頭,並且雙手合十朝天獻上感謝。我再次握住他們的手,誠摯地傳達我炙熱的心意。俗話說:「相識即別離。」我向這一家三口揮手道別,便回去繼續執行我的任務。

難忍戰場血腥味而舔土

我們中隊往Mi Tan村東側地區搜索,看見有數百具敵軍屍體倒臥在田野各處,之後便結束作戰、撤離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