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豬瘟在中國:損失至少1兆人民幣,衝擊不亞於一場戰爭

非洲豬瘟在中國:損失至少1兆人民幣,衝擊不亞於一場戰爭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相較於台灣對非洲豬瘟的謹慎,以「別讓台灣沒滷肉飯可吃」的心態嚴格在機場等海關檢驗,中國官方更多強調的是「感染非洲豬瘟的豬,吃不死人」。

(中央社)非洲豬瘟病毒在地球存在約百年之後,去年到了中國,造成嚴重的影響,原因除了中國的生豬生產占了全世界一半以上,官方未能即時給予撲殺豬隻的補貼,也是造成防疫失控的原因。台大獸醫系名譽教授賴秀穗提到,一般非洲豬瘟的傳播每年僅約100公里,中國卻不到半年及從東北瀋陽傳播到幾千公里外的廣東和福建,「中國連非洲豬瘟都沒有辦法控制好,要如何稱霸世界呢?」

中國農業科學院哈爾濱獸醫研究所豬傳染病研究室主任仇華吉說,非洲豬瘟就像一面「照妖鏡」,把中國防疫體系、有關部門及豬場的管理能和危機處理能力一下子就檢驗出來。他在今年5月發表的「非洲豬瘟防控理論與實踐」報告中說:「每次看到在公路上拋的、河流上漂的豬,總會感覺到我們的養豬人、我們的行業真的需要反思。」

「你還敢吃豬肉嗎?」因為不相信官方每次通報疫情都是「已經無害化處理完畢」,或是擔心有非洲豬瘟病豬搶在被官方撲殺前就被豬農先賣了,有些人已經盡量不吃豬肉。雖然官方強調「感染非洲豬瘟的豬,吃了對人體健康無害」,但很多人心理仍不舒服。

疫情不透明、人民無法信任政府,是非洲豬瘟在中國蔓延的一大致命傷。話說從頭,非洲豬瘟病毒進入中國的過程就啟人疑竇。

中國非洲豬瘟病毒屬基因Ⅱ型,與喬治亞、俄羅斯、波蘭公布的毒株全基因組序列同源性為99.95%左右。官方說法是,這次非洲豬瘟是從境外傳入,途徑很可能有4類:

  1. 生豬及其產品國際貿易和走私
  2. 國際旅客攜帶的豬肉及其產品
  3. 國際運輸工具上的餐廚剩餘物
  4. 野豬遷徙

在中美貿易戰的背景下,有人懷疑,這次染上非洲豬瘟,其實是中國從向美國買豬肉轉向俄羅斯購買,卻因此引禍上身。儘管中國自2008年起開始就對俄羅斯豬肉進口頒布禁令,黑龍江省商務廳官網8月的訊息卻顯示,俄羅斯西伯利亞農業集團已開始向中國出口豬副產品,首批24噸。

至於疫情不透明的證據,一些短影音平台上流傳的豬隻掩埋畫面顯示,未被官方公告疫情的地方也可能感染非洲豬瘟。

河北大午農牧集團有限公司監事長孫大午今年2月就曾在微博上公開大量豬隻死亡照片,表示其豬場死了1萬5000頭豬,他們認為是非洲豬瘟,「但政府不給確認」,最後在輿論影響下,政府才確認疫情通報,公司方面才有可能拿到撲殺補償。

這樣的事例不會只有一家。

中國農業農村部下令每個養豬場有疑似疫情一定要通報,否則會受罰;但是撲殺豬隻每頭的補償金人民幣1200元要由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共同承擔,地方政府基於財政壓力以及遇事「大化小、小化無」的習慣,能避就避。結果造成基層豬農搶賣豬隻減少損失,增加了染病豬流向市面的機會,病毒得以持續散布。

陸媒《財新網》在疫情爆發之出便曾報導,在雲南鎮雄縣,因為豬農沒拿到官方答應的補貼,去年10月下旬發生養豬戶圍攻鎮政府的事件。

西班牙先前花了30年根除非洲豬瘟,其實只有最後5年是真正有效的防疫,因為當時對發現疫情的豬場做到足額快速補償,錢都到了, 其他的措施才能落實。仇華吉說,這是他從西班牙專家身上了解的重要經驗,對方表明「防控非洲豬瘟就是錢的事」,一語點破問題關鍵。

去年8月3日,中國農業農村部正式發布在瀋陽的非洲豬瘟疫情通告,開始了一連串的豬隻撲殺、生豬跨省調運禁令等防疫措施。儘管疫情已經在減少,但是台灣大學獸醫系名譽教授賴秀穗仍不看好,認為中國的非洲豬瘟可能會蔓延數十年到百年。

賴秀穗告訴中央社記者,一般非洲豬瘟的傳播每年僅約100公里,中國卻不到半年及從東北瀋陽傳播到幾千公里外的廣東和福建,「中國連非洲豬瘟都沒有辦法控制好,要如何稱霸世界呢?」

之所以疫情快速傳播,賴秀穗說,原因是沒有按照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的標準程序處理:疫情發生時,要撲殺感染場的所有豬隻,在當地銷毁焚燒;周圍或全省的養豬場需要立刻禁宰禁運數天。他也直言,政府不賠償撲殺豬的經費,養豬業者是不會通報的,而疫情不透明,又會使疫情擴散,害了養豬產業。

相較於台灣對非洲豬瘟的謹慎,以「別讓台灣沒滷肉飯可吃」的心態嚴格在機場等海關檢驗,中國官方更多強調的是「感染非洲豬瘟的豬,吃不死人」。

賴秀穗說,過去有許多國家感染非洲豬瘟,它們沒有像中國一樣,告訴民眾吃感染豬肉沒有問題,因為這關乎防疫,如果這樣處理,就永遠撲滅不了非洲豬瘟。

photo_(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在上海一處農貿市場賣豬肉的楊老闆說,豬價漲不停,10月下旬的客人已經比9月初少了1/3,有些不是非吃豬肉不可的人都少吃了。像他這樣的肉販有一半都在觀望還要不要做這行。

不只物價變貴 非洲豬瘟對中國衝擊全方位

單身的上海鄒姓民眾因為一個人住,很少開伙。今年春節他買的豬肉是一公斤人民幣11元,到了9月,他再從冷凍庫拿出來時,豬價已經超過30元「增值了快200%,覺得倒賺了一把」。

根據豬價格網統計,10月24日的全中國生豬均價已經來到每公斤40元(約新台幣172元)。如果鄒姓民眾願意把冷凍肉放上一年,還會「增值」更多。

但這種「賺到」恐怕沒多少人覺得高興。影響所及,4月以來地方政府啟動「價格補貼聯動機制」,參照物價上漲的標準,總計發放了超過人民幣20億元的補貼,簡單來說就是補貼給經濟困難民眾的「買肉錢」。

非洲豬瘟疫情導致豬隻大量減少,根據中國政府網,截至今年8月,中國的生豬存欄量年降幅已近4成,這是推高豬價的原因。中國去年消費約5995萬噸豬肉,占全球近一半。其中,中國生產豬肉約5404萬噸,進口占比很低,擴大進口能彌補自用的其實有限,同時也帶動了歐美豬價上漲。

即使是不吃豬肉的穆斯林也感受得到這波導因於非洲豬瘟的威力,因為牛肉、羊肉都變貴了。

國家統計局最新數據顯示,9月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年漲3%,創下近6年來最大漲幅。畜肉類價格上漲46.9%,影響CPI上漲約2.03個百分點,其中,豬肉價格上漲69.3%,影響CPI上漲約1.65個百分點。可見豬價帶動了其他肉品及整體物價上揚。

儘管官方積極鼓勵豬農加大養殖生豬,但養豬的週期在12到14個月,以9月份的數據來看,能繁母豬又年減38.8%,要有足夠多的豬仔不是短時間就能達成的事。中國要恢復生豬產能,恐怕也得花上幾年,前提還是沒有非洲豬瘟疫情。

豬肉在中國人的肉類消費占比達63%,禽肉占比達22%,牛羊肉占比僅13%。但高昂的豬價讓民眾不得不改變偏好吃豬肉的事實。記者詢問周邊人士,得到的回答是:現在吃豬肉少了,吃更多魚、蝦;也有人表示,生活確實受影響,已經減少吃肉,「但因為有替代品,還可以承受」。

官方數據顯示,中國上半年肉雞出欄量比去年同期增加15.8%,前3季牛肉進口量增加了53.4%,中國豬肉產量下降17.2%。在非洲豬瘟危機中,中國人展現了口味改變的彈性。

除了豬價上漲,非洲豬瘟也造成巨額的經濟損失。

《財新網》引述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農業大學動物科技學院院長、世界畜產學會副主席李德發9月下旬在一個豬業論壇表示,據推算中國非洲豬瘟的直接損失有1兆元(約新台幣4.3兆元),「這還不算產業鏈的上游和下游」。

屋漏偏逢連夜雨,今年正是中國政府財政吃緊,必須「勒緊褲帶」的一年。但無論是給予傳出疫情的豬農殺豬補貼,還是鼓勵豬農復養的獎勵,以及上述給貧困民眾的物價補貼,都需要錢。從財政的觀點來看,要消化這些補貼預算的影響,恐怕也需要好幾年。

中國農業科學院哈爾濱獸醫研究所豬傳染病研究室主任仇華吉今年5月曾發表一份「非洲豬瘟防控理論與實踐」報告,其中表示,養豬產業上下游的從業人員可能有一億,這一億人的背後有無數個家庭,因此非洲豬瘟的影響是全方位的。

其中一個重要影響是衝擊中國當前「扶貧攻堅」工作。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目標是,2020年所有貧困地區和貧困人口都要邁入全面小康社會。仇華吉說,如果不重視防疫,非洲豬瘟有可能會讓剛脫貧的農民又重新返貧。

仇華吉甚至認為,這場疫情造成對國計民生和政治經濟的衝擊不亞於一場戰爭,從這個觀點來看,非洲豬瘟是非常「好」的生物戰劑,「要想把一個國家幹倒的話,非洲豬瘟就能起到很重要的破門作用」。

正面而言,也有不少人期待中國豬農上了非洲豬瘟這一堂代價不菲的課之後,能走向更為科學管理、更現代化的豬場經營模式,網路公司如阿里巴巴、京東等都已將機器人、人工智慧(AI)、物聯網等科技融入農牧業中,養豬危機不是不能成為轉機。

非洲豬瘟帶來了經濟、飲食習慣的變化,甚至影響養殖業者在豬場管理方面的心態。也許幾年之後,生豬又將盛產,豬價也恢復正常,但是防疫是否能長期做到滴水不漏,以及民眾對於政府的信任是否也能同樣恢復,則是考驗。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