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伊波拉倖存者:病入膏肓之際,鄰居卻指控我「收錢裝病」

【圖輯】伊波拉倖存者:病入膏肓之際,鄰居卻指控我「收錢裝病」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31歲的康比原來是一名數學老師,他去(2018)年染病後就像卡芙戈一樣,已不可能重返原來的工作崗位,只能選擇去照顧伊波拉患者。「當我走過之前教書的學校時,那些認出我的孩子就朝我大喊『伊波拉、伊波拉』。」康比如是說。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今(2019)年3月,卡芙戈(Arlette Kavugho)從民主剛果東部的一個伊波拉醫療機構出院,但她的麻煩並沒有結束。這位有六個孩子的母親,想回到家鄉布滕博(Butembo)做裁縫工作時,她的顧客都害怕接近她會染病,儘管醫生已說她康復且不具傳染性。

結果,她轉而找一份照顧疑似感染伊波拉病毒孩童的工作,卻被鄰居說是為了得到這個工作才「裝病」。

RTS2RO0Q
卡芙戈(右)正在照顧一名16個月大的孩子,孩子的母親死於伊波拉病毒|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至今,卡芙戈都還沒找到她19歲女兒及兩個月大外孫女的墓塚,因為她們染上伊波拉病毒,並在治療期間死亡,為了避免傳染而被匆忙隨便掩埋。

「我試著看看那些墓塚十字架的日期,可能會跟她們死亡的時間吻合。但我總是一無所獲。」這位40歲的女士緊緊抓著女兒的照片,照片上寫著「adieu」,意即「再見」。

RTS2RO0J
卡芙戈拿著女兒的照片|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截至10月,已有超過1000人從剛果東部長達14個月的伊波拉風暴中的倖存下來,這是世界上數一數二致命的病毒。而疫情好轉則得益於新藥物的幫助,證實在患病早期用藥,能夠有效控制病情。

目前已知有超過3600人感染伊波拉病毒,自疫情爆發以來,帶走了超過2100條人命。

這些倖存者自稱為「 les vainqueurs」,法語的「勝利者」之意。然而,由於擔心會復發,以及長期困擾的問題(視力模糊、頭痛和周遭人的歧視),這些倖存者很難回到以往的生活。

RTS2RO0C
康比在照顧一名三個月大的女嬰,女嬰被診斷出感染伊波拉病毒|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31歲的康比(Vianey Kombi)原來是一名數學老師,他去(2018)年染病後就像卡芙戈一樣,已不可能重返原來的工作崗位,只能選擇去照顧伊波拉患者。「當我走過之前教書的學校時,那些認出我的孩子就朝我大喊『伊波拉、伊波拉』。」康比如是說。

康比還說:「我們都被指控收了錢,要我們謊稱自己得了伊波拉。當你的鄰居在你病入膏肓時,還把你講成腐敗集團的一員,你真的會很受傷。」

RTS2RO00
33歲的沃賀米(Moise Vaghemi)是兩個孩子的父親,同時是伊波拉倖存者,正在協助照顧患者|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這樣的指控在剛果東部很常見,許多居民都覺得這次疫情爆發,是政府和國際組織編造的賺錢計畫。「我甚至被指控拿錢辦事,把社區的人帶到治療中心,並用病毒殺死他們,然後轉賣他們的器官。」今年8月從伊波拉疫情中活下來的33歲瓦赫米說。

對醫療人員的不信任與武裝襲擊,打擊了消滅這場浩劫的種種努力。儘管如此,衛生單位還是很振奮伊波拉病毒能被治癒,並讓這些患者在他們的社區發揮作用。

一些康復的病患說,他們回到伊波拉治療中心照顧病童時,反而從孩子身上得到繼續前進的力量,其中許多人都已失去了父母或兄弟姊妹。這些康復者由於體內的抗體,可以僅穿簡單的防護裝備,不必像其他醫護人員穿全副武裝的防護衣。

RTS2RO0X
沒有得過伊波拉的醫護人員,必須全副武裝才能進行疫區醫療工作|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布滕博郊區的小鎮卡特瓦(Katwa),瑪西卡(Noella Masika)穿上藍色的手術衣,戴著口罩與頭罩,幫一名疑似染病的一歲女孩洗澡。瑪西卡在這次伊波拉病毒風暴中失去了17名家族成員,包括她的父母和祖父母。

瑪西卡很感謝老天讓她活下來,「我對自己受到的照顧和關懷十分感激,我認為我有義務為對抗伊波拉做出貢獻。」

RTS2RO0O
瑪西卡正在幫女童洗澡|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