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疾病製造商》:資本主義的社會變革,通常是「進一步、退兩步」

《精神疾病製造商》:資本主義的社會變革,通常是「進一步、退兩步」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英國自一九八○年代以來,心理健康服務體系發生了巨大變化。雖然體系提供的主要照護和治療類型變化不大,但服務地點和提供機制卻發生了重大變化。同時,這些轉變的直接結果是,那些被診斷為精神疾病的人和已康復的患者,他們的存在和聲音更能在社會和政府的決策機關中凸顯出來。

文:伊恩・弗格森(Iain Ferguson)

心理健康服務使用者運動:「我們沒參與的決定,就與我們無關」

對於主流的精神醫學世界觀,第二個主要挑戰來自另一個群體(儘管在思想和成員組成上與精神醫學界有不少重疊)。一九六○、一九七○年代的反精神醫學運動主要是由專業人士所領導的,包括激進精神醫學家和其他心理健康專家。反精神醫學所丟出的想法促成了心理健康服務使用者運動,它主要由經歷過心理健康問題的人組成,他們都接受過精神醫學服務(有好有壞)。此外,支持的專業人士或「盟友」,也為該運動的發展做出了貢獻。

這場運動的環境前提條件,是一九五○、一九六○年代,心理健康政策和服務有了巨大轉變,照顧模式從機構轉到社區。無論舊精神病院有哪些優點或侷限,我們都不能證明,它們提供的環境有利於讓不滿的患者組織起來。作家兼歷史學家泰勒於一九八○年代進入倫敦北部的費尼恩巴尼特精神病院,一開始先住院治療,後來改為日間照顧。她寫下這段時期的經歷:

要做任何工作人員不喜歡的事情,對我來說是不可想像的,我的恐懼絕不是少見或不合理的。即使在日間照顧時間,包括我在內,患者幾乎也是處於弱勢的。不管是吃藥、轉到不同機構和被拘禁在醫院,都未經我們同意,甚至我們事先全不知道。現今流行的口號是:「關於我們的決定,一定要有我們參與」——對於一九八○年代心理健康服務使用者運動而言,仍是個遙遠的夢想。

心理健康服務使用者第一次抗爭發生在一九七○年代。一九七三年帕丁頓(Paddington)日間醫院的患者創立了精神病患聯盟(Mental Patients’Union)。同時,格拉斯哥和英國其他地方都有類似的情況發生。在此期間,各種各樣的團體和組織如雨後春筍般湧現,包括「反對精神醫學壓迫運動」(Campaign Against Psychiatric Oppression)、「倖存者站出來」(Survivors Speak Out)和「聽到心聲網絡」,有些只存在短時間、有些則更持久,有些是遍布全國甚至成為國際組織。正如我此前對這一運動的評估:

以心理健康服務使用者運動的性質來看,雖然難以估算實際所涉及的使用者或過去使用者的人數,但有運動人士估計,團體的數目已從一九八○年代中全國大約十二個增加至一九九○年代大約三百五十個(Campbell,1996)。這些團體並非都是倡議團體。在林多(Viv Lindow)的描述下,這一運可分為幾種類型:回應型(reactive,提案倡議、運動組織)、替代型(alternative,急難救助、由使用者主導的方案)和創造型(creative,包括「聽到心聲網絡」或「倖存者詩社」)。這些團體的共同性質是,幾乎大多數的服務使用者或前服務使用者所積極參與的活動,在某程度上都是要反抗主流的成見,解除對心理健康問題的負面看法。

在英國,《精神病院》Asylum季刊繼續為其中一些團體提供表達平臺,並報導它們的活動。英國政府自二○一○年以來開鍘,有心理健康問題的人福利被砍,為了因應此局勢,新的運動團體已經出現,包括蘇格蘭的「黑三角」(Black Triangle)、「心理健康反抗網絡」(Mental Health Resistance Network)、「另類復原」(Recovery in the Bin)。

對任何受壓迫的族群,無論是女性、身障人士、LGBT社群、黑人和少數族群,組織運動挑戰各種壓迫,包括物質、政治和意識型態上的,都是一項艱鉅任務。至於有心理健康問題的人,卻要面對所有這些挑戰,甚至更多。

例如,與精神疾病相關的汙名仍然存在。在就業方面,「是時候改變」(Time toChange)組織在二○一三年進行的研究中,有百分之六十七受訪者表示,因為恐懼汙名,所以不敢告訴雇主或未來雇主自己的心理健康問題。在二○○九年進行的另一項研究中,百分之九十二的民眾認為,如果承認自己有心理問題,就業前景就會大受影響。這表明,如果政府認真想幫助有心理問題的人重返職場,便應該專注對付雇主的歧視態度,而不是把福利縮水或祭出工作能力評估來強迫個人進入職場。這亦表示,對於許多人來說,在職場和社群中「站出來」,承認自己有心理問題,風險還是很高,更不用說投入與建立社會運動。

服務使用者要組織運動,另一個挑戰是精神痛苦本身的影響,雖然這個因素很容易被誇大。在某項服務使用者運動的研究中,有位「蘇格蘭心理健康服務使用者網絡」(ScottishMental Health Users’ Network)的主要運動成員接受訪談:

我們得面對一般組織都會浮現的各種壓力,但壓力還有另外一層,就是自己的心理健康問題。對我們而言,壓力意味著情緒恐怕更難處理,身心變得不穩定。

艾爾郡(Ayrshire)一家心理健康中心的成員,強調在組織過程中所面對的其他挑戰:

我在這裡是因為我沒有信心。遇到其他人,他們對我說:「你曾是某某聯盟的成員。」但當你在醫院時,得靠工作人員來幫忙,你會仰望他們。因此,當被喝斥時,就會沒有自信。你不能走到街上,舉起標語牌走來走去,大喊:「我很蠢,你打算怎麼辦?」你一開始就沒有自信,躲得遠遠的。

這些挑戰來自心理健康問題的本身,連服務使用者運動的有力支持者塞奇威克,也抱持悲觀態度。事實上,過去三十年來,數百甚至數千人為了自己的心理問題而願意「站出來」,爭取更好的服務,讓這樣的運動成真,即使像所有社會運動一樣經歷了起伏。坎貝爾(Peter Campbell)在一九九○年代撰文,指出了運動發展物質上和組織上的基礎:

英國自一九八○年代以來,心理健康服務體系發生了巨大變化。雖然體系提供的主要照護和治療類型變化不大,但服務地點和提供機制卻發生了重大變化。同時,這些轉變的直接結果是,那些被診斷為精神疾病的人和已康復的患者,他們的存在和聲音更能在社會和政府的決策機關中凸顯出來。政府會徵詢他們的意見,服務提供者有義務與他們協商。

例如,有大量服務使用者參與制定的《二○○三年蘇格蘭心理健康照顧與治療法案》(Mental Health〔Care and Treatment〕〔Scotland〕Act 2003),被視為心理健康立法的一項進步。蘇格蘭首次引入這類法案,讓患者在社區進行強制治療,不過大多數服務使用者和專業團體都反對這項措施。

這些運動所取得的進展反映在全國性組織的創立,例如「塑造我們生活」(Shaping OurLives)。針對大眾的精神疾病反汙名化運動,在蘇格蘭有「看到我」(See me)運動。新的急難救助和社區中心紛紛成立,通常都附屬於義工單位。政府基於復原和自立生活的概念制定政策,至少在原則上是有正面意義的。

但在資本主義下,社會變革後的通常現實情況是「進一步,退兩步」。從一九九○年代初開始,在保守黨和新工黨政府推動下,心理健康政策充斥著諸如「賦權」和「使用者參與」等等進步術語。在各個健康和社會照護領域裡,有很多服務使用者規劃新穎且充滿創意的服務機構,但整體上來看,許多人體驗後,覺得那些只是樣板,都是表面工夫,實際效用不大,權力和操控權仍在國家的手中,也漸漸落入大型私人機構。布蘭菲爾德(FranBranfield)和貝雷斯科特(Peter Beresford)在二○○六年出版的著作裡談到,朗特利基金會(Joseph Rowntree Foundation)訪問參與改革的服務使用者,總結道:

近年來,人們越來越重視,在健康與社會照護政策和實務上,要讓服務使用者參與決策。但是,它也越來越受到質疑。服務提供者和研究人員開始質疑,有什麼證據顯示,使用者參與可以改善服務。而服務使用者及其組織也懷疑,參與實際上可以實現什麼目標,發生什麼作用。

這是在二○○八年經濟崩盤和緊縮政策實施之前寫成的。緊縮政策使得許多義工單位的方案預算遭撤走,新形態的心理健康服務在開展階段就斷頭。正如我們在第一章討論到的,當下我們連最基本、最傳統的精神疾病照護也缺乏,更不用說更進步的服務,所以現在提到「使用者參與」,就好像是個爛笑話一樣。例如,在二○一三年的格拉斯哥,服務使用者就反對關閉「查理里德中心」(Charlie Reid Centre),它是一所咖啡館兼心理健康交流中心,歷史悠久且具重要價值。關閉的原因是,它所提供的服務與當地另一家機構重疊了,也就是格拉斯哥心理健康協會(Glasgow Association for Mental Health)。

但是,查理里德中心關閉後,工黨掌握的地區委員會又打算刪減格拉斯哥心理健康協會百分之四十的預算。幸好服務使用者、格拉斯哥協會的工作者、各大工會和「社會工作行動網絡」等組織聯合起來抗爭,才成功地將預算刪除額降至百分之三十,但仍是一筆龐大的損失,得減少或取消許多弱勢族體的服務措施。從那時起,該委員會決定在接下來的三年內刪減一點八億英鎊,導致當地的心理健康和其他服務越來越少。

在英國其他地方,也許多人抗議心理健康服務被刪減。例如,在諾里奇(Norwich)有組織完善的地方運動進行了數年,包括在二○一六年一月發起了「心理健康遊行」,有數百名當地居民參與。在二○一四年的劍橋,一群女性心理健康服務使用者發起了占領行動,進駐當地一間重要的心理健康中心,成功擋下它被關閉的命運。以格拉斯哥的運動為例,這些倡議行動都展現潛力,除了幫助受預算刪除直接影響的當地人,還可以擴展成範圍更廣、更有群眾基礎的運動。

相關書摘 ▶《精神疾病製造商》:資本主義帶來無力感,也剝奪作為人類的「創造力」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精神疾病製造商:資本社會如何剝奪你的快樂》,時報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伊恩・弗格森(Iain Ferguson)
譯者:宋治德

二○二○年,憂鬱症將成為最主要的精神障礙
全球受憂鬱症所苦的人口已上升到三點五億!

是誰讓我們墜入痛苦深淵?

心衛工作者必讀的啟蒙之作,
拆解精神痛苦的社會根源


「罷工糾察線不見了,全都變成勞工額頭上的皺紋。」

在心理疾病高度汙名化的時代,無論是職場、校園霸凌,或是工作身心創傷,我們幾乎都忘了致病的最大成分不是自己的大腦,而是社會。特別是社會貧富不均加大,有錢人不工作就可以累積財富,我們發現自己越工作越窮,最後身心俱疲。根據衛福部的最新統計,臺灣在二○一七年中有將近二百六十四萬人曾因精神疾患相關困擾而尋求醫療協助,比起十年前的數據大約提增三成。

英國著名的社工系教授弗格森也是社會運動者,他嘗試著將一般人不易懂的社會主義、精神分析理論,套入現代人的生活困境,於是有了這本導讀的小書。近年來臺灣爭取勞動權益的訴求越來越頻繁,這時我們更需要充實相關的知識背景。他深入精神醫學內部,一路從佛洛伊德的精神分析、連恩的反精神醫學主張,梳理到晚近的批判精神醫學以及「倖存者運動」。透過此書我們才瞭解,與其找尋不明的大腦致病原因,瞭解社會運動以及提出倡議,也是健康的重要解方。

精神疾病製造商
Photo Credit: 時報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連續三年展出獲業界佳評肯定,亞洲工業 4.0 暨智慧製造系列展 8 月 24 日至 27 日盛大登場

連續三年展出獲業界佳評肯定,亞洲工業 4.0 暨智慧製造系列展 8 月 24 日至 27 日盛大登場
Photo Credit:展昭國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內規模最大的「Intelligent Asia 亞洲工業 4.0 暨智慧製造系列展」將於 8 月 24 日至 27 日在台北南港展覽館一、二館隆重登場,九大工業主題的專區展出與論壇活動組成歷屆之最的龐大陣容。

近年來,全球製造業者面臨供應鏈的多重挑戰。台灣因為良好的製造基礎,結合 AI、5G 等科技的導入,不斷往「亞洲高階製造中心」的目標邁進,搶占全球供應鏈的核心地位。國內規模最大的智慧製造展覽會「Intelligent Asia 亞洲工業 4.0 暨智慧製造系列展」連續三年成功實體展出,獲得業界的高度評價與肯定。今年展會將於 8 月 24 日(三)至 27 日(六)在台北南港展覽館一、二館隆重登場,結合自動化、機器人、物流、冷鏈科技、模具、3D 列印、雷射、流體傳動及機械要素等九大工業主題,匯集 1200 多家參展廠商、使用超過 4000 個攤位,龐大陣容為歷屆之最。

自動化展與機器人展延續往年氣勢,匯集國內關鍵零組件領導品牌、整廠自動化解決方案供應商,以及來自德國、日本、瑞士等國多家知名外商公司展出工業電腦、工控系統、關鍵零組件、機械手臂、自動化軟體、先進廠房設備、量測與檢測儀器、雲端大數據、AI應用、無人化搬運裝置及加工機具等項目,充分展現製造業對於人機協作、系統串聯及虛實整合的發展趨勢與市場需求。

「服務型機器人專區」為另一亮點,上市公司與指標性 AMR 業者展出最新應用,專門應對遠端作業及無人化的新常態,可視爲後疫情時代崛起之新商機。除了自動化與機器人展之外,同期活動還有「2022 TAIROA 國際論壇」邀請友嘉集團總裁朱志洋、勤誠興業董事長陳美琪、中鼎集團永續長何麗嫺等,業界具有高敏銳度經營管理者,分享如何運用韌性供應鏈與綠色生產轉型,讓企業保有永續經營的關鍵競爭力。

5D3A3321
Photo Credit:展昭國際

模具展及 3D 列印展聚焦產品開發端的製程相關技術,協助國內業者從 OEM 轉型為 ODM 的角色,展出項目包含模具加工、檢測、設計技術,以及積層製造設備、耗材、建模軟體、掃描與代客服務。模具開發能力是商品化的關鍵,業者推動軟體模擬創造數位分身並達到 T0 量產,大幅縮短產品上市時程,積極面對客製化及多樣化需求的考驗;3D 列印技術除了速度快及成本低的打樣優勢之外,在材料端創新不斷,技術與設備更往精緻化、穩定化及工業化的目標發展,未來應用商機將是潛力無窮。

AI 與 IoT 同樣也正在改變物流的作業模式,物流暨物聯網展與冷鏈科技展本屆展出亮點涵蓋箱式倉儲機器人、自主移動機器人、無人堆高機、四向穿梭車保管系統、自然冷媒制冷機組、智慧緩衝氣墊機、智慧型三溫層車廂、智慧運輸系統、冷熱智取櫃、三輪電動機車、智慧包裝設備、高速自動分揀機等,透過科技降低人力仰賴,並解決業者在倉儲空間及分揀效率上的痛點,進而減少固定成本。展覽期間舉辦「智慧物流論壇」,四天共舉辦 30 個場次,邀請智慧科技與數位轉型的代表人物,分享產業技術與經驗,議題從元宇宙、冷鏈科技、物流地產、物流科技到新零售等趨勢。

雷射展除了有光學、板金、五金等產業公協會及廠商共襄盛舉,更獲歐美日國際大廠連續支持,足見光製造技術在產業扮演關鍵角色。展期舉辦的論壇暨產品發表會,邀請市占領導品牌演講,內容涵蓋半導體雷射、國產雷射源、精密光學、汽車工業、Micro LED 及板金加工等範疇,展現光製造跨域應用的廣泛可能性。

兩年一度流體傳動展展出自動化設備高品質精密零組件,為企業產能打下穩固根基,也以「智能控制與綠色未來」爲主題推出論壇與技術研討會,邀請專家學者一同深入對談流體傳動、風力發電、淨零碳排等技術發展及未來商機展望。

5D3A3583
Photo Credit:展昭國際

主辦單位展昭公司表示,今年展覽集中各產業具密切關係的供應鏈,並兼顧專業交流活動,提供業界一站滿足、由上而下完整的採購思維與人際交流,飽覽創新技術與前瞻趨勢,精彩可期。目前已開放免費預登參觀,建議事先完成登記以利參觀。

本文章內容由「展昭國際」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