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牆的時代》:川普關於邊境圍牆的言論,掀起對「美國」的狹隘定義

《牆的時代》:川普關於邊境圍牆的言論,掀起對「美國」的狹隘定義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差異」的概念現在遭到左翼和右翼兩派人士操弄;這種認同政治正加劇美國的分歧。在美國歷史上的這個時刻,雖然藉由立國精神團結在一起,但許多團體仍然相互撕裂,這也可以從政治舞台上愈來愈多的分歧中看出來。

歐巴馬絕不是美國歷任總統中最成功的一位,他和其他所有總統一樣,也曾主張分裂性質的政策,但支撐他對美國的觀點的是一種信念:當國家擁抱「合眾為一」理念時,它會更強大,也會是更好的地方。他已淡入歷史,但他已在歷史上占有一席之地,他是現代美國能夠達致的榜樣。他在二○○四年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上發表的演說就是例證:

評論家喜歡把我們的國家畫分成紅色州代表共和黨、藍色州代表民主黨……但我要告訴他們一個消息……我們在藍色州敬拜一位可敬的上帝,我們也不喜歡聯邦特務在紅色州的圖書館裡四處搜尋。我們在藍色州指導少棒聯盟打球,是的,我們在紅色州也有同性戀朋友……我們是一個民族。

相關書摘 ►《牆的時代》:「好圍籬製造好鄰居」,它講出實體上和心理上無可避免的真實界線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牆的時代:國家之間的障礙如何改變我們的世界》,遠足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提姆.馬歇爾(Tim Marshall)
譯者:林添貴

外交事務權威專家提姆.馬歇爾繼《用十張地圖看懂全球政經局勢》之後又一力作。

本書從邊界高牆探討全球幾個重要地區內部的分歧,並概述其地理、歷史、政治、宗教和其他潛在因素,以及這些因素如何發揮作用,牆又如何阻隔和禁錮彼此的關係。牆透露了許多國際政治的現況,這些地區包括:美國/墨西哥、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國、以色列/加薩,以及中國、中東、非洲、歐洲內部的不穩定關係。

這個世界遠比過去更加分歧。儘管我們身處全球化和科技日新月異之中,卻更比任何時候感受到分裂。二十一世紀至少有65個國家沿著邊境興建圍牆,數千英里長的高牆和圍籬重新定義了世界局勢。二戰後興造的圍牆,有一半是在2000年之後建造的。再過幾年,歐洲國家在其邊界所興建的高牆、圍籬和屏障,其長度將超過冷戰的巔峰時期。

興建高牆的理由來自財富、種族、宗教和政治等分歧。過去十年歐洲的分歧不僅威脅到歐洲的統一,甚至在某些國家威脅其自由民主政體。中國共產黨要防堵資本主義造成內部的分歧,這將界定其國家的未來。美國主張在墨西哥邊境興建圍牆,是因為擔心非法移民讓美國不再是白人占多數的國家。

金融危機、恐怖主義、暴力衝突、難民和移民、貧富懸殊擴大等威脅,讓人們擁抱群體、區分人我,在內心築起高牆。今天我們所面臨的問題是:現代的族群以什麼形式存在?人們是以階級、種族、宗教或國籍來界定自己嗎?這些族群能在「我們與他們」這個概念猶存的世界中共存嗎?

了解過去和現在有哪些因素使我們分歧,便能了解目前世局的演變。本書詳述當今世界所面臨的地緣政治問題,作者提姆.馬歇爾的觀察涵括中國、美國、以巴衝突、中東、印度次大陸、非洲、歐洲和英國,對於影響我們未來的斷層線提出精闢的分析。

(遠足L)牆的時代_立體書封
Photo Credit: 遠足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