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看待離岸風電,別用政治操作摧毀能源轉型契機

理性看待離岸風電,別用政治操作摧毀能源轉型契機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再生能源」幾乎可說是跨越黨派的社會共識。縱使支持核電,並不代表應該反對離岸風電、拒絕太陽光電,多元、務實地監督能源政策才是最大公約數。

本文章內容由「江運澤,基隆市民」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位於苗栗外海的海洋風電(Formosa 1)是台灣首座具商業規模的離岸風場,每座風機葉片長度約達25層樓高,已在10月9日前宣布安裝完畢,即將進入試運轉階段,預計在年底正式商轉。Formosa 1的總發電容量達128MW,相當於每日可提供12.8萬戶的家庭用電,減碳量約相當於609座大安森林公園的吸碳量。

離岸風電,是超越黨派的共識

2009年馬政府時期,立法院通過再生能源發展條例,縱然馬政府在當時對核能仍有相當深的依賴,甚至不惜說出「再生能源是丑角」的驚人之語,間接導致再生能源的發展遲滯,但平心而論,這仍是台灣再生能源發展的一小步。

在民間非核家園的聲浪以及全球綠能產業的趨勢下,馬政府更進一步在2011年宣示全力推動「千架海陸風力機」與「陽光屋頂百萬座」的計畫,2013年時任經濟部次長、現任韓國瑜國政顧問團副總召的杜紫軍先生,更是首位風力發電離岸系統示範獎勵案的簽約者,並從減碳環保與產業經濟兩個面向,向社會大眾揭示其能源政策的新里程碑。

宣示與實際執行縱使有所落差,但回顧上述歷史,如果說台灣社會對核能的態度是莫衷一是,或去或留舉棋不定,那麼「再生能源應該盡力發展」,幾乎可說是跨越黨派的社會共識。也難怪部分的選民認為,縱使支持核電,並不代表應該反對離岸風電、拒絕太陽光電,多元務實地監督能源政策才是最大公約數。但現在確有部分有心人士為達成其目的,丟出「假養綠、真打綠」的煙霧彈試圖在輿論戰中全面摧毀得來不易的發展成果。

shutterstock_1454940068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韓國政顧問團成員,當年宣揚風電優勢 台灣真的適合離岸風電嗎?

離岸風場的探勘並不是2016年蔡政府上台後才開始的。2013年工研院的研究指出,台灣離岸風電總可安裝面積達5,640平方公里,總裝置容量達29GW,足足可撐起2,000萬戶一年的用電量,時任工研院院長徐爵民先生,也就是現任韓國瑜國政顧問團經濟產業組的副召集人。

2014年,國際工程顧問公司4COffshore發佈的全球「23年平均風速觀測」研究,該項研究指出世界上風力最強的20處離岸風場,其中有16處就位於台灣海峽內,更包辦了第二名至第十名的寶座。美國太空總署NASA也發現彰化沿海地區的常年風速高達7m/s以上,風力平均密度超過750W/m2,是潛力極為驚人的風場。

許多批評者無視上述從國內到國際專業機構的評估,將政策討論簡化為「台灣僅冬季有風,夏季無風」的錯誤印象,迅速得出台灣不適合發展風電的結論。這裡不得不提到「能源專家」陳立誠先生,曾公開以105年5月為期11日的資料,直指全台風力平均容量因數僅為5%,藉此得出風電根本靠不住的結論。

然而,台灣第一座離岸風電的示範機組在105年10月底完工、106年4月底商轉,以105年5月舊的陸域風電資料來推測風力更強、更為穩定的離岸風電是否合適,恐怕是第一大疑問。其次,刻意不提全年度或季節性的整體資料實在有誤導之嫌,根據已經商轉的離岸風電機組資料,106年風力最低的5至9月平均容量因數達22%,全年度的平均容量因數更達40%,和歐洲國家的數值相當接近,最新的離岸風場及未來規劃的位址都比示範機組更遠離岸邊,預計風力將會更為穩定,容量因數可望更高。

退一步來說,陳立誠先生仍然有些觀點是可被接受的,例如他質疑夏季用電需求最大的時候,離岸風電的發電量不足。可是政府政策從來沒有要使用100%的風力發電,任何的能源政策都是不同發電方式間配比的選擇與衡量,風電不足的時候,自然有其他再生能源與火力發電支應,攻擊任一種能源無法支應全部的用電需求,似乎有違基本的專業素養。

在太陽能發電方面,事實上夏季用電高峰與太陽光照強度具有高度的關聯性,換言之,在夏季離岸風電供電下降時,太陽光電正好供電上升,達成相互補充的效果。而冬季不缺電所以離岸風電就派不上用場?也不對,離岸風電發得越多,火力就可以降載的越多,減輕冬季容易產生的空氣汙染問題。

整體來說,離岸風電在外在自然條件的束縛之下當然不會是完美的選項,但絕對是個彈性、堪用的電力支援方式,否則韓國瑜國政顧問團的成員杜紫軍先生、徐爵民先生,當年也不會如此大力宣示推動風力發電的優勢。

shutterstock_1419506012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政府要花大錢蓋風機,颱風來又壞掉豈不是冤大頭?

離岸風機並非由政府出資,從風機的設置到後續的維護管理都是由得標廠商出資運營,政府在此一階段是不用支出花費的,政府要花的錢只有順利完成運轉後「買電」的費用,換言之,若颱風造成風機毀損無法產電,政府自然也無須支付相關購電的費用,無所謂浪費財政之問題。

而事實上,苗栗外海運轉的2架示範機組早就歷經過颱風的數度侵襲,106年尼莎及海棠颱風都曾在風機附近肆虐,事後示範機組皆安然度過,並未造成損害。為因應亞太的氣候來發展離岸風電,經濟部標檢局更與日本海事協會、東京大學合作訂定了Class T標準,將最大風速要求提升至57m/s,可抵禦相當於強颱17級風的襲擊,再度拉高了離岸風機的抗颱強度。

反過來想,假如臺灣真的不適合發展離岸風電,颱風因素又難以抗衡,國際大廠又何須遠赴台灣砸上數百億的投資讓自己成為冤大頭?

延伸閱讀:

台灣能源產業轉型第一步:解析離岸風電數字密碼

核電最環保?請用真正的科學說服我 解析擁核幫三張神主牌:缺電、高電價與空污環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