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誰先愛上他的》導演許智彥:活在嘻哈與影像中,打開新世代的想像力

專訪《誰先愛上他的》導演許智彥:活在嘻哈與影像中,打開新世代的想像力
Photo Credit: 許智彥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新銳導演許智彥去年完成叫好又叫座的《誰先愛上他的》,不但票房亮眼,更斬獲金馬獎和台北電影獎多項大獎。一夕爆紅後,三十而立的許智彥回顧一連串如夢似幻的旅程,不禁疑惑自己真的長大了嗎?或許這也是每個世代的青年都有的疑問。

文:詹致中

編而優則導的金鐘編劇徐譽庭去年聯手新銳導演許智彥,完成了叫好又叫座的《誰先愛上他的》,不但票房亮眼,更斬獲了金馬獎和台北電影獎的多項大獎。拍了電影、拿了獎、一夕爆紅之後,三十而立的許智彥回顧從殺青酒、入圍、得獎、到慶功宴這一連串如夢似幻的旅程,不禁疑惑著:「自己長大了嗎?」

身為電影人的好處之一,是可以將所有的人生思考透過影像來作答,「最近正在重整一個關於『長大』的腳本,想拍出這個世代年輕人的樣子,恰好譽庭姊也叫我想想成長的故事,所以今年我會拼命接廣告和MV,趕快存錢回去拍電影。」一身街頭潮流感的許智彥,坐在工作室的長木桌前,笑著吐露渴望重回片場的真心話,那笑裡帶著開朗、陽光,有如少年。

電影誰先愛上他的 農曆年前登Netflix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兩年前,從未有執導電影經驗的許智彥,在對導演所需要的基本功,如劇本、導戲、鏡頭調度等一知半解的情況下,投入了《誰先愛上他的》的拍攝工作。電影開拍前,他看著邱澤與謝盈萱分立桌子兩側,排演那幕關鍵的叫囂、互罵的對手戲時,曾經非常困惑,完全無法判斷他們表演的好壞。

許智彥的難以適應,都被曾編導多部膾炙人口好戲的徐譽庭看在眼裡,她有時會扮黑臉,以言語揭露主角深處的瘡疤,帶出演員的真實情緒,催化出那種增一分太濃、少一分則太淡的完美化學反應。許智彥也因此知道,導演必須要敏銳地感知演員的心理狀態,才能掌握劇情節奏。「譽庭姊有幾次先提早離開片場,故意留下我跟邱澤相處,直到電影拍完後,我才後知後覺理解原因。」

誰先愛上他的  邱澤首度問鼎金馬影帝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誰先愛上他的》籌備一年、拍攝32天、斥資超過千萬,但初期剪輯的成品,幾乎要把許智彥淹沒。因為機會難得,他太用力於影像美學,以至忽略了人物情感的傳達和鏡頭品質的細節。那段期間,許智彥每天一起床就立刻去公司,十幾個小時不斷檢視自己的失敗影像,嘗試剪出不同版本,但業界資深人士看了皆搖頭嘆息,最糟糕的時候,「譽庭姊已經打算把片子封存,然後去銀行貸款還債。」幸好徐譽庭改變了主意,她把自己從導演轉換回編劇的角色,將素材打散重組,最終剪輯版本大幅切換觀點,終於讓電影起死回生。

這部瀕臨腰斬到最後被救回的作品,2018年11月在台灣上映,一個月後票房即突破五千萬佳績,隨後便在台北電影獎一舉拿下包括最佳劇情長片、最佳男女主角等大獎。當年金馬獎也入圍八項重要獎項,最後由謝盈萱封后,李英宏《峇里島》獲得最佳電影原創歌曲,雷震卿拿下最佳剪輯。

製作過程如電影高潮起伏,而退潮後走回日常,許智彥意識到自身轉變。他綽號叫Kidding,像小孩一樣的白目又愛哭,曾在殺青酒把邱澤弄得不爽還不自知,或常在慶功宴時淚崩發表感言。但參加多次活動、影展、酒會後,許智彥開始討厭從前的自己,也不願再哭。然而,每當別人異常熾熱的眼光投射在自己身上時,又被迫穿上從前的許智彥外衣,「所以我在想什麼是長大?是去扮演他人認為你該有的樣子嗎?」

因為一無所有,只能放膽創意

許智彥認為要發揮創意,重點在於沒包袱。邱澤曾真心對許智彥說,羨慕他的一無所有、沒知名度,所以可以去犯錯。許智彥也羨慕自己,因為第一次拍電影不用扛預算、不用滿足外界期待;從前他跟李英宏在唯思影像工作時,兩人還是無名小卒,所以敢放手大玩MV創意,因為搞砸也沒人聞問。

「像當時跟顏社老闆迪拉提案蛋堡的〈史詩〉MV,我就在會議室裡比手畫腳,要拍一鏡到底,光想就覺得很好玩,雖然成品還是跟理想有差距。反之,現在有經驗、有預算,怎麼好像就少了一點生命力。」

他回憶畢業後,憑著憨膽投稿MC HotDog〈不吃早餐才是一件很嘻哈的事〉MV。當時極度渴望創作被看見,沒錢、沒演員,還是憑著狂熱一頭栽入,只用一台Canon相機就下海自導自演。因為無法請來歌手,他帶著動物頭套在早餐店演出,奇異手法配合著歌詞節奏,有種無俚頭的融合感,立刻被慧眼相中。 MV獲選後,顏社老闆迪拉找他加入新成立的WIZ唯思影像製作班底,專門拍攝嘻哈MV,立刻圓了街舞少年的MV導演夢想。有時他也會想,若當初沒投稿,現在會在哪裡?

去年台北電影獎慶功宴結束,徐譽庭曾對許智彥說,拍片還是窮窮地拍好,「就像你的MV,真是越窮拍越好。」許智彥也反思,為什麼現在缺少用創意奮力一搏的生命力?以前五萬、十萬的案子拼命接。現在一個五十萬的案子,團隊反而會羅列出一大堆問題。「我老婆說我們是不是有大頭症?她說若今天譽庭姊再來找拍片,是否會嫌錢少?」

近期徐譽庭出資,讓許智彥團隊嘗試去拍一個本《嘻哈爸爸》,「譽庭姊希望能把團隊帶回以前〈台北直直撞〉那種匱乏但解放的狀態,當時根本沒在管場地申請,走到哪就拍到哪。」徐譽庭挑明只給低預算,不覺得沒錢是限制。許智彥說,這感覺其實很嘻哈,歌手像永遠長不大,一無所有,但很有魅力。

讓自己活在創作的影像裡

「愈靠過往經驗,找愈多參考案例,拍攝愈精準,反而成果不好。」許智彥說前幾天拍廣告很不順,因為每個環節、走位、表情都被精心設計,但反而很假。 今年高雄電影節VR拍攝邀約,讓許智彥短暫逃離創作低潮。他回到父親成長的台南新營老宅拍攝,從已過世祖母的視角,一鏡到底紀錄家族成員之間的真實互動。許智彥笑說,當天導戲判斷異常精準,他在現場還會調侃大伯不要假裝演戲。「當天拍攝過程很舒服,節奏很慢。場景裡每個人都是真實的,都是在演自己。」


猜你喜歡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photo credit:先進醫資AdvMed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後疫情時代,零接觸服務的需求,使得智慧科技的角色愈發重要,智慧城鄉計畫與先進醫資共同推動人工智慧影像辨識技術,擴大既有的共照雲服務,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為民眾建立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

在科技不斷進步的過程中,許多過去不存在的工具,到今日已成為現實。2008年「智慧地球」的概念出現後,全球便開始推動智慧城市的發展。臺灣向來以科技之島自居,自然也不例外。在政府多年來力求數位轉型的政策下,臺灣進入了「智慧城鄉」的時代;所謂智慧城鄉,是運用大數據、物聯網、AI人工智慧等科技,串連市民、產業與地方,以創新的方式讓彼此有效溝通,並針對地方的特色和需求提供客製化服務,進而改善人民的生活品質。

把問題當作燃料,用科技強化服務力

然而,城鄉發展必然會有不均的問題,藉由科技介入、釐清現實痛點的立意雖良善,卻也無法忽視城鄉間的數位落差。在偏鄉地區因為人口流失、高齡化、科技產品使用率較城市低,數位化的腳步自然較為緩慢,向來是各項服務設施鞭長莫及之處。

先進醫資從2018年開始,在經濟部工業局「普及智慧城鄉生活應用計畫」的支持下,在高雄、屏東與澎湖發展「雄健康打造智慧樂活社區共照應用服務」(以下簡稱「雄健康」)。當時總經理黃兆聖就非常清楚,首先要解決的就是資源不足、人力不足、缺乏回饋三大問題,而數位化、智慧科技等創新力量,正好可以有效的連結偏鄉生活需求與痛點,讓在地化、客製化的服務與設施,全面提升民眾的醫療照護品質。

用最體貼的科技,讓照護範圍沒有邊界

「雄健康」計畫的目標,是在衛生所、醫療院所、長照據點、社區活動中心及商業通路等多元化的據點,設立「智慧健康照護站」,提供血壓機、血氧機、血糖機等生理量測設備的整合服務,同時還支援多種身分識別登入、數據隨身、遠距諮詢、銀髮族健康管理量表等功能,讓市民可以依自己習慣的生活圈,就近接受基礎的照護服務,並且養成定期自主量測的習慣。這些健康紀錄將會上傳雲端、整合數據,不只可以將結果傳送給自己作為提醒,在民眾實際就診時,也能成為醫生評斷的參考,協助醫護人員及早發現異常或是調整用藥,大幅降低醫療資源及人力不足的問題。

同樣對提升醫療資源與人力應用效率有幫助的還包括「雄健康」計畫中的客服機器人腳本。這個功能是針對不同客戶需求,開發多達50種服務的腳本客服機器人,用來即時解決民眾常見的健康問題。只要民眾對自己的健康狀況有疑慮,就可以詢問線上客服機器人,並獲得最初步的協助。最重要的是,這個客服機器人以國人常用的社交軟體LINE作為平台。有鑒於LINE的普及率高,使用者無需重新下載及適應新軟體,對年長者來說更是友善,使用意願便明顯提高,如此一來,為民眾所建立的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就這樣一步一步地建立起來了。

立基於「雄健康」在高屏地區和澎湖的發展十分順利,2021年開始便積極與臺南、臺中、高雄、屏東、金門地方政府合作,務求達到更深入、體貼的服務,發展出獨特的「健康共照雲」系統。

靈活因應疫情變化,滾動式修正共照雲服務

原本是為了打造數位醫療照護服務而發展的共照雲,參考了「雄健康」所建立的數位化照護服務內容,同樣使用LINE作為平台,目標同樣是為了解決偏鄉資源和人力不足的問題。沒想到今年五月,在傳染力更為強大的Omicron變異株的肆虐下,疫情擴散迅速,臺南市共照雲的發展也臨危受命,在短短五天之內將服務上線,主要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確認自身狀況,另外也提供下載居家隔離單、施打疫苗、申請補助等服務內容。在疫情猛烈的攻勢下,共照雲成為市府、醫療院所與民眾溝通、解惑的最佳橋樑,甚至做到AI快篩辨識服務,協助許多臺南偏鄉地區的民眾不需冒險接觸人群,線上就可以判斷是否確診,後續再由醫療人員介入協助,減少很多不必要的擔心和移動。

DSC_8777
photo credit:智慧城鄉計畫
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與先進醫資總經理黃兆聖。

同時,客服機器人,也在疫情期間提供了最佳輔助。在衛生局、先進醫資和醫療院所的共同努力之下,不斷地優化、精進客服機器人腳本。無論市民為確診者、居隔者、密切接觸者⋯⋯盡可能讓每一個人都能在機器人的服務中,找到問題的解答。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表示:「對抗疫情,臺南市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要讓就診人數維持在醫療量能之下。客服機器人的出現,減輕了醫護人員疲於接電話、回答民眾問題的瑣碎流程,更能專心在照顧中、重症患者,在疫情大爆發期間不至於崩潰,如此才能真正守住所有市民的健康。」

當然,疫情是一時的,市民的健康才是長久的,「健康共照雲」的目標,是希望可以透過民眾健康紀錄的數據化,成為日常自主照護的重要幫手。下一步,先進醫資希望能跨縣市留存健康資料,成為全國性的第一線照護服務。而這些數據,都將成為中央和地方政府參考的基準,以便未來做到精準打造各縣市的特色照護服務。

以人為本,發展城鄉均好的未來

在2025年即將邁入超高齡社會的前提下,如何幫助國人健康、安心地迎向老年,已是國家與全民必須面對的重大課題。與此同時,臺灣也是一個充滿創新能量、技術發展快速的地方,所以過去所面臨的困難,今日已可以透過科技來解決。

「智慧城鄉計畫」從2018年起,持續針對地方需求,鼓勵業者提出新興解決方案,在推動健康領域方面,不僅是智慧照護,包含遠距醫療、健康量測、智慧運動以及登革熱防治等,都秉持著以人為本的初心,以科技的力量來照顧臺灣這片土地上的每一個人,透過政府和企業攜手合作,協助地方數位轉型,並降低城鄉之間的落差,共同建立一個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未來。

經濟部工業局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