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佐科威邀競爭對手任防長?得多民族宗教的印尼政治中看起

為何佐科威邀競爭對手任防長?得多民族宗教的印尼政治中看起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印尼總統佐科威邀請其競爭對手普拉伯沃擔任國防部長引起爭議,而在面對對方擁有45%得票率的民意現實下,佐科威選擇了與對手合作的道路,作者吳英傑認為此決定也漸漸獲得印尼民眾接受。

經過了兩天實況轉播的過程,印尼內閣候選人在萬眾矚目進出總統府的過程後塵埃落定。印尼新內閣有亮點也有驚訝,例如民間聲望最高的漁業部長蘇西(Susi Pudjiastuti)沒有獲得連任,警察總長提多(Tito Karnivian)升任內政部長,印尼百億美金新創夠捷Go-Jek創辦人納迪姆(Nadiem Makarim)擔任教育部長,被官僚體系追殺的特拉萬(Terawan)醫生擔任衛生部長等。其中,和佐科威總統在大選中競爭且落敗的對手,普拉伯沃(Prabowo Subianto)接受邀請,入閣擔任國防部長則最令人驚訝,紛紛跌破眾人眼鏡。

佐科威新內閣亮相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印尼總統佐科威(前排左6)23日宣布新內閣,前獨裁時代退將普拉伯沃(第2排左6)擔任國防部長,獨角獸Go-Jek創辦人納迪姆(最後排左1)擔任教育及文化部長。(印尼國務秘書處提供)

印尼國防部長有多重要呢?

除了掌管軍隊事務之外,還有龐大的預算,而且依據印尼共和國的憲法第八條第三款,當正副總統因為死亡,辭職,彈劾,或其他因素而無法視事之時,國家由外交部長,內政部長和國防部長共同管理。面對一個數十年來一直想要擔任總統的人,加上手上有軍隊,只要正副總統有任何閃失,國防部長馬上就合法成為國家領導人之一,這一點也讓許多專家學者憂心忡忡。

普拉伯沃的爭議其來有自。從特種部隊將領出身,最後成為蘇哈托前女婿,再創建大印尼運動黨(Gerindra),並且擔任黨主席至今。競選數次總統失敗,而且在民間被華人普遍認為要為1998年印尼暴動負責,兩次競選落敗之後,支持者上街抗議,引發動亂,而且接受支持者自封為總統,種種脫序的言行,最後竟然入閣擔任重要的國防部長職位,令許多人不滿和疑惑,這真的是佐科威總統最好的安排嗎?

若了解佐科威的施政脈絡,就可發現其實佐科威是真正的棋藝高手,下一步棋永遠讓人摸不透,媒體和其他政黨流傳出來的內閣名單從來沒有一次是正確的。當印尼民眾還在想為何是他或她的時候,佐科威已經想到了下兩步,而且佈局的結果通常出乎意料的好,例如第一任期內的蘇西部長、警察總長、外交部長和財政部長,儘管上任之初跌破大家眼鏡,但卻創造出驚人的成果。

電影教父裡面有一句經典名言:親近朋友,但更要親近敵人(Keep your friends close, but keep your enemy closer)。在印尼文化裡面也有類似的說法,印尼人說誰會是一個社區最好的保全維安人選?不就是平時最吵最鬧而且問題最大的那個小混混?找他坐下來談,並且邀請他來當這個地方的保安隊長,保證平時的問題消失無蹤,而且還讓小混混穿上驕傲的制服站在你這邊替你工作,兵不血刃地將問題解決,這不正是一個雙贏的策略嗎?佐科威施行的只是他從小到大習慣的爪哇文化而已。而且,同樣的策略,不也被美國中情局和聯邦調查局採用嗎?例如最好的網路維安主任不正是最有名的駭客?

普拉伯沃投票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印尼新任國防部長普拉伯沃曾是總統佐科威的競爭對手,圖為今4月17普拉伯沃到雅加達近郊的茂物完成投票。

佐科威這樣的佈局,在經過了兩天的冷卻和思考之後,印尼普遍的反應是正面的,且多佩服佐科威的宏觀和智慧的決定,主要可以從以下幾點來看。

第一,人性

人性,是最厲害的部分。

從1998年暴動事件之後,普拉伯沃從將軍位置上被不名譽的勒令退伍,而且至今21年沒有擔任公職。民間只記得他是一個連軍隊都不要的人,對於一個軍人出身的人來講,洗刷恥辱和恢復榮譽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因此他數次競選總統。

現在,佐科威給了一個普拉伯沃無法拒絕的因素來擔任國防部長。

普拉伯沃想要留下什麼印象給印尼民眾?要大家只記得他不斷的被開除嗎?他會要大家這樣記得他嗎?

普拉伯沃接受了部長職務,因為這可能是他人生中最後一次機會可以用實力來為自己辯護的機會。如果他做得好有可能再選總統,做不好一輩子就讓印尼民眾和歷史記得這個人就是一直被開除。試想您是普拉伯沃,您會不努力工作嗎?您需要佐科威來耳提面命嗎?而他若真的再度出馬競選總統,那更是一次將同黨而且毫無建樹的阿尼斯(Anies Rasyid Baswedan,現任雅加達首長)和之前公司涉入內線交易和負債累累的副手烏諾(Sandiaga Uno)參選的道路堵死,為印尼提供了更好的參選人。

從昨天電視上看到他上任第一次對軍隊發表講話,21年後重返公職,他的表情充滿了驕傲,臉上的笑容是發自內心的光榮,舉手禮的時候更是充滿力道,讓民眾笑著說他比印尼國軍更國軍和更愛國,讓人覺得這才是一個國防部長的樣子,也為佐科威的睿智決定佩服。

第二,政治先例

除了告訴大家總統才是決定國防部長人選的拍板者之外,他邀請兩次競選不服輸的對手入閣擔任部長,在政治上如此兩極化的政黨選舉完後一起合作,入閣擔任政府官員,這是印尼歷史上的第一次。

印尼政治原本就不是贏者全拿,佐科威的施政風格更不是分贓,而是送出一個明確的訊號給所有政黨和民眾:印尼政治可以互相競爭,但為了一個更偉大的目標,我們都可以一起攜手合作來建設印尼,讓印尼變得更好。如果我們都可以這樣做了,你們為何不行?

而其中的隱喻更是:兩個人的力量原本就比一個人大,你們黨主席都這樣做了,你們呢?

目前網路上爭鋒相對的兩邊陣營已經和緩許多,甚至開始互相理解對方。對立和虛耗的結果,台灣民眾應該感同身受,而印尼大政黨們正逐步走向和解共生。邀請反對黨入閣也告訴大家,從現在開始,國家只有一個願景,而這願景來自總統對選民的承諾,不只是總統,即使當初的對手也一起攜手合作來實現總統的願景,國家復興指日可待,而且大家一起貢獻心力。

第三,不向特定宗教靠攏

比較喜歡用陰謀論來看政治的人會說這是收編反對勢力或向特定宗教靠攏,這一點就是忽略了印尼文化的精髓。

印尼作為多種族的全球第四大國,從政治到一般生活,人人都必須學會妥協。尤其在民主時代,所謂的反對勢力,代表的並不一定是堅決地反對你,只是比較喜歡對方而已,一般民眾也不反對兩人合作,因為這本來就是印尼文化。即使非執政黨被不少人定義為反對勢力,但獲得45%總統選舉得票率,難道不是民意?難道不應該入閣?還是應該被忽略?

民主選舉比的是選票多寡,而不是宗教,性別或其他因素。在政治人物的眼裡,每一個人或團體,代表的都是一張選票,那裏有選票就往那裡去,這是一個很正常的現象。而印尼是全球穆斯林人口和團體最多的國家,政治人物往選票多的地方去拉票和吃飯喝水一樣平常,之後制定政策照顧到最大多數的人。有人看到這樣的行為是向特定宗教團體靠攏,其實這不是正確的解讀方式。

佐科威和普拉伯沃都被攻擊不夠穆斯林,試想,如果解讀成向宗教團體靠攏的話怎麼會有這樣的批評?兩人也都分別到天主教和基督教堂拉票和參加宗教聚會,為何沒有人說兩人向天主教和基督教靠攏呢?這不是很明確的一個例子嗎?不是因為宗教,而是因為選票。有人會刻意放棄12%的天主教和基督教選票嗎?

而軍隊和天主教出身的普拉伯沃本人從來沒有批評過其他宗教,對宗教維持中立,而他流傳出來的訪談內容也明確表示對極端團體的極度厭惡,這是印尼內閣的正面形象,而且還是第二大政黨的黨主席,杜絕了想要鼓動宗教意識的政客道路,對印尼影響巨大。

佐科威將普拉伯沃放在國防部長的位置也不是沒有防範,這次的內閣同時有五位將軍退役的人擔任部長,而且第一次一個華人都沒有,都是歷史上的第一次。

許多人初見普拉伯沃入閣感到疑惑和憂慮,尤其是華人甚至感到失望,但見到了其他將軍部長反而覺得這是高招。除了讓普拉伯沃知道學長學弟也在內閣之外,沒有連任壓力的佐科威更可以隨時將普拉伯沃開除,他入閣擔任國防部長只能盡全力做好,而且一定做得好,他建立的政黨擄獲了全印尼45%的選票,能力早就獲得驗證。

佐科威和普拉伯沃其實都是國家主義者,在許多事情上看法是一致的,也就是維護印尼主權和建設印尼,讓印尼在世界可以抬頭挺胸,對於美國和中國都要維持平起平坐和平衡的地位,不允許任何人矮化印尼,也不會同意任何國家掠奪印尼資源和財富,這可能是雙方惺惺相惜和互相敬重的因素。例如佐科威前幾天宣布未來要縮減貿易赤字,而印尼最大的貿易夥伴和赤字來源正是中國,未來的印尼中國貿易關係也很值得關注。

佐科威看到的資料和收到的訊息不同,自然做出的決定也不同,這和我們每一天和每一個人遇到的狀況和做出的決定過程是一樣的。沒有人猜得透佐科威的決定,也沒有人知道他看到多遠,其實也不需要用陰謀論來論述佐科威的行動,更不需要天天想要找出佐科威的想法,應該是專注在每一個決定的最終結果上,而且目前看來是都很卓越的。

普拉伯沃入閣擔任部長好不好?群組和身邊的朋友,從一開始的質疑到現在翹起大拇指,不過短短兩天的時間,這來自對佐科威的信心,也來自普拉伯沃自己的努力,可以感受到民眾對國家進步的希望和滿意,這不正是印尼最大的祝福嗎?

普拉伯沃若做得好,這不證明了佐科威的識人之明?若他繼續站在2024年競選總統,那有不好嗎?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