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普照》:太陽升起落下,鍾孟宏的變與不變

《陽光普照》:太陽升起落下,鍾孟宏的變與不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鍾孟宏今年交出第5部劇情長片,也順利入圍金馬獎最佳劇情長片等11項大獎,然而這位台灣名導,選擇在今年交出一個不同於過往作品的風格,但在這個「變」之中又有其相似性。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詹氏瞻視電影院

有句話:「導演一生只拍一部電影。」這說法雖然太過果斷,但仍舊應證了不少導演的創作內核以及人生價值觀的始終如一,其同樣也能套在《陽光普照》上,從中看到過去鍾孟宏作品的蛛絲馬跡 ; 這樣的蛛絲馬跡並不能說是重複或者複製,而是過去每部作品的主旨就像遺落各處的碎片,隨著時間推移導演人生越發豐富成熟,而囊括累積形成今日的《陽光普照》,一幅因「不確定性普照人間」造成人們痛苦的完整拼圖。

「不確定性」造就人生荒謬插曲,一直以來是鍾孟宏作品故事的出發點,相較於過往作品角色被動且消極接受人生無法掌控的事實,《陽光普照》或許受到導演現實中為人父親的經驗,產生出濃厚的家族色彩,比起黑幫漢子獨自承受人生的寂寥,在妥協之外多了世代傳承的責任感。

作品角色不再如受命運擺弄的物件,而是有著重量的生命,因而在觀眾熟知的黑幫、黑色幽默的鮮明的作者印記之中,《陽光普照》能見不尋常故事中令人安定的尋常溫情,成就不平凡角色際遇裡平凡人能有的共鳴,轉換成不一樣的鍾孟宏作品。

雖說《陽光普照》為一部不一樣的鍾孟宏作品,其仍存在著鍾孟宏的變與不變元素,片中處處能見鍾孟宏過去所有作品的蹤跡,從各作品抽出核心概念集大成。拜家族成長記事、跨越時序的背景設定之賜,《陽光普照》從過往鍾孟宏公路電影中單一事件的微觀,自然集結而成宏觀的鍾孟宏視界而不顯轉換過程必經的磨合陣痛。家庭設定完整消化了鍾孟宏的不變,將過去各作品核心概念融入於《陽光普照》中,親情間偶有的疏離在《醫生》透過生活遺漏的片段拼湊出既熟悉又不熟悉的家人;悲喜交加的家庭日常在《停車》一喜必有一憂的現實寫照;自我價值與家庭期待的拉扯在《第四張畫》象徵個人定位迷惘的空白畫布;家人之間說不出口的秘密在《失魂》眼見不一定為憑的父與子;難以施展的父母控制慾在《一路順風》一路向南卻一路「靠北」的無力感,讓《陽光普照》這個集大成作品更富有「人味」,以平凡如你我都有的家庭經驗貼近觀眾,傳達出鍾孟宏過往作品內核。

20190910142819-0ad4be3b88863bd92771c12b4
Photo credit: 甲上娛樂

轉變而來的人味,不單只是家庭故事的緣故,其來自恰似鍾孟宏監製《小美》的呈現手法:《陽光普照》中大量特寫鏡頭比起過往的旁觀少了冷冽的視角而帶來共感,角色對話時捨去剪接雙方影像,獨留其一人物於畫面上的抉擇,更仿若《小美》各篇章的單一角色採訪紀錄,在《陽光普照》連續性故事中刻意斷裂出各角色的獨立視角,建構出家族在不同家庭成員眼中的不同樣貌、關於回憶的不同立場,比起過往作品更加有厚度與說服力。此外,林生祥的配樂,則添入了鍾孟宏監製的《大佛》中仿佛架空世界的海濱村落獨有的輕快,為《陽光普照》沉重的家庭詩篇開啟舒緩的出口,帶來太陽照耀下粼粼的反射、略刺眼但溫暖的感觸,對應著陽光的命題,拋掉過往置身於外的習慣轉而走入同理角色。

2019101468155065
Photo credit: 甲上娛樂

《陽光普照》英文片名《A Sun》其諧音如兒子A Son,碰巧對應著在對世人公平、普照人們的太陽下,家庭中有著一名兒子以上的父母無法施予孩子公平的愛的殘酷世界。A Son不等同於另一個A Son,孩子雖都名為兒子,但在父母心中仍是有些許差異,正如此次《陽光普照》的鍾孟宏導演與過去的他,仍存在一定的不同,從一路「靠北」的陰暗,轉而實踐《第四張畫》裡工友伯伯告誡小翔的「乾鍋燒青蛙」精神,追隨造成黑暗處的向陽面,其中的差異轉變或許不能滿足所有的影迷,但有一點能確定、也正如導演自己所說:「你怎麼樣都要改變,不改變的話未來三五年就是這個樣子,對人也是一樣,對你的朋友、對你的家人、對你所有認識的人,都要做這種改變。」

鍾孟宏不願安於過去,「變」為必然,誠如《陽光普照》中為存活而擁抱生命缺憾的堅持,是必須持續的。

photo
Photo credit: 甲上娛樂

儘管《陽光普照》有著瑕不掩瑜的缺憾——篇幅長短的拿捏以及故事節奏就像一家子閱覽一本家族相簿一樣,過程中穿插著令人印象單薄的日常與令人回味無窮的家族里程碑,沉浸於中而較無節制,讓觀眾每每以為故事落幕卻又掀起另一波高潮,致使故事轉折與收尾的倉促;但若將《陽光普照》視為鍾孟宏轉變的過渡作品,且相信著其創作將能持續兼顧角色情感以及創新驚奇,則未來鍾孟宏的變與不變,勢必能如《陽光普照》在穩固創作核心價值下再次為影迷帶來新鮮感,就像太陽的升起落下,雖會因緯度與仰角不同而看到不同太陽面貌,但那顆太陽仍舊是那顆太陽。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