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青年在柬埔寨創立時尚品牌,目標「把店開回家鄉」

日本青年在柬埔寨創立時尚品牌,目標「把店開回家鄉」
Photo Credit:呂亞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Sui-Joh堅持要作為一個時裝品牌存在,不希望外界因為做慈善而購買商品,而是真正認為產品值得、夠精緻,才心甘情願掏腰包,他也希望在留下一個傳說:柬埔寨民眾閒暇時間能聚在一起討論Sui-Joh品牌究竟是來自哪裡。

文:呂亞君

一葉扁舟載著乘客,船夫持槳向前滑行。柬埔寨本土品牌「Sui-Joh」出自日語「水上」的意思,37歲的淺野佑介是品牌幕後推手,2012年創立以來受到柬埔寨和日本媒體青睞,因此紅回日本,國家足球隊教練森保一(Moriyasu Hajime)也被直擊穿過品牌襯衫。

我們都知道地球70%由水組成,跟著海洋飄流,我們可以到任何地方。這是我想強調的小小幸福感,消費者起床就期待能穿著我們的產品到任何地方。

淺野佑介出生自名古屋,家中從爺爺那代開始經營汽車輪胎及零件廠,從小到大從來不需要規劃未來,因為父母已經鋪好一條康莊大道。「雖然當時稱不上富裕,但至少衣食無缺。」然而2001年,淺野的人生從天堂掉進地獄。

家道中落的衝擊,他卻在柬埔寨看到另一個風景

儘管敘述著外人看來悲慘的故事,淺野佑介的嘴角始終上揚。2001年9月11日美國遭遇恐怖攻擊,家中的汽車零件事業一落千丈,破產收場。「最糟糕的時候,我們曾經一家八口吃一個便當,」就連說到這段不堪回首的人生歷程,淺野也是帶著淺淺的微笑。近一小時的訪談,正能量十足的淺野只有談到父母時,才收起笑容,強忍在眼眶打轉的淚水,「他們覺得對我很抱歉,原本該接下家族事業,但卻斷送在他們手上。」

隔年,他展開長達一個半月的東南亞之旅,在柬埔寨停留的時間成為淺野日後創立「Sui-Joh」品牌的養分。

2002年首次到柬埔寨
Photo Credit:呂亞君

「所有我這輩在日本受教育長大的人,應該都有一致想法,就是柬埔寨是貧窮的代名詞」淺野讀書時期看過許多柬埔寨家庭共食一個餐盒的畫面,影像中,所有人的表情帶著痛苦和悲傷。長大後來到這,卻對家道中落的他產生無比衝擊,他終於親眼看見貧苦柬埔寨人共食餐盒的畫面,不過人人臉上卻是掛著令人意外的笑容。

不過這趟長達一個半月的東南亞背包客之旅,到真正放下一切到金邊生活又隔了好幾年,或許是有感身為長男的責任,淺野大學畢業後到澳洲打工度假邊學英語,就回到日本從事雜誌編輯,再回歸本業工程師。2008年26歲的他歷經一次死神召喚,才知道什麼是別人口中說的「現在不做,以後等著後悔」。

「不想再當月薪族」的想法,成為創業的種子

「有天我喝得很醉,到家門口前突然暈倒,後來的事都記不得了」原來淺野罹有腦動靜脈畸形,緊急動手術後,對人生已有截然不同的想法——不想再繼續當月薪族。

他隨後辭職,中間輾轉再到馬尼拉學習英語,最後落腳金邊的諾頓大學(Norton University)攻讀發展管理。就學期間他對經營以及資源分配收獲良多,並有助於日後品牌成立。

淺野從前就關注時尚,到東南亞生活最大難題是,每天流汗量大,從日本帶來動輒得花一兩百美元的襯衫總是有汗漬洗不乾淨。同班同學介紹本地裁縫師製作的襯衫既便宜又好穿,當時一件襯衫包括布料和工本費僅15至20美元,這段歷程為淺野創業埋下種子。

最終裁縫師人選之二
Photo Credit:呂亞君

2010至2013年當時日本許多企業至柬埔寨擴廠,藉由朋友認識一名曾在法國擔任服裝設計師的夥伴,SuI-Joh的品牌概念就是兩人共同發想而成。

不過出身理科的他對設計一竅不通,他就這樣帶著夥伴設計的服裝版型和布料,一個人騎著腳踏車尋遍金邊大街小巷的裁縫師,共造訪60、70明師傅,最後找出唯一理想的裁縫店,並做出Sui-Joh首批作品——融合在地色彩的水布襯衫。

位在獨立紀念碑附近巷弄的Sui-Joh本店也是品牌唯一的工作室,市面販售的每件襯衫都在櫃檯旁一架架裁縫機完成,目前共有6名裁縫師。以襯衫起家,淺野自然對品質無法妥協,他坦言Sui-Joh做不到量產、也無意與大品牌的對抗。目前金邊和暹粒共有4個品牌門市。

買柬埔寨品牌的原因不該是同情,而是真正的好品質

根據世界銀行資料,柬埔寨從2010年開始至今,經濟成長率都超過6%堪稱全球模範生,不過卻始終無法擺脫貧窮的循環。大量引進中國資金讓多座城市失去高棉原有的色彩。戰爭時期埋下的地雷造成近十萬人死亡。柬埔寨的國際形象總是充滿悲劇色彩,這也造成當地出現許多結合公益和盈利的社會企業。不過淺野卻很堅持Sui-Joh要作為一個時裝品牌存在,他不希望外界因為做慈善而購買商品,因為這樣反而或抹煞他對品牌經營的用心,期待所有人都是真正認為產品值得、夠精緻,才心甘情願掏腰包。

每件襯衫作品幾乎都融入在地水布文化,在襯衫衣領或者袖口都能見到添加水布的巧思,不喜歡現成品的民眾也能訂製專屬襯衫。

水布格紋是高棉文化的印記
Photo Credit:呂亞君

品牌成立至今七年,目前消費者仍以日本人為大宗佔七成,還有兩成為法國人,不過淺野的目標是讓Sui-Joh繼續在柬埔寨站穩,擁有品牌第一提及知名度(Top-of-Mind Awareness)。柬埔寨民眾對「品牌」的概念相當薄弱,許多人甚至不知道自己身上穿的其實是精品的仿冒品,淺野想協助柬埔寨民眾發展出「品牌意識」,並讓自家產品成為購買服飾、包袋等產品時的首選品牌。

第二個夢想對淺野來說是終極目標,「我希望能在日本開設一家店」,在外人看來其實沒有這麽遙不可及,不過他認為日本開店成本不比本地,需要考量的條件很多,並不如想像中容易。

淺野準備一步步將柬埔寨的事業交給本地的商業夥伴,再搬回家鄉日本開店,他打趣地說要在這裡留下一個傳說:柬埔寨民眾閒暇時間能聚在一起討論Sui-Joh品牌究竟是來自哪裡。

淺野甚至還實地演出一段想像中的對話內容,看得出他對自我期許甚高。也或許不久的將來,在日本逛到Sui-Joh商品的民眾會先開始熱議這個話題也說不定。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