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魯史》:日裔總統藤森謙也,如何拯救通膨2775.3%的崩潰國家?

《秘魯史》:日裔總統藤森謙也,如何拯救通膨2775.3%的崩潰國家?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藤森執政期間,雖然經濟表現亮眼,但多次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在打擊國內游擊恐怖組織問題上,有濫殺無辜之嫌。藤森利用高壓手段控制言論、軍隊、警察乃至司法人員,也受到反對派強烈抨擊。

文:何國世

1990年秘魯的總統大選結果出乎政治觀察家的預期,一個在政治舞臺上沒沒無聞的日裔大學教授藤森,在第二輪票選中以超過20%的差距,擊敗他的對手、國際知名小說家瓦加斯(Mario Vargas Llosa),當選總統。他以鐵腕治國,執政長達十年,是拉美政治強人的典型代表。他還創造了許多第一:是西半球第一位亞裔總統;是秘魯第一位學者出身,沒有任何政治背景和從政經驗,在短短一年內組成政黨,並以絕對優勢擊敗似乎不可能擊敗的對手,登上總統寶座的總統;是拉美第一位三連任的民選總統;也是第一位在異國突然宣布辭職的總統。

在十年的執政期間,藤森取得了不少政績。首先,他對秘魯經濟發展功不可沒。藤森上臺時秘魯國內經濟形勢極度惡劣,經濟連續兩年負成長,1989年通貨膨脹率高達2775.3%,失業和半失業人數達66%,外匯儲備枯竭,還有二百三十億美元的外債。藤森上臺後,果斷地採取一系列改革措施,推行以遏止高通貨膨脹為中心的穩定經濟計畫。僅一年多,通貨膨脹率就降至4%,經濟成長2.4%。藤森執政期間,秘魯極端貧窮人口下降15%。整個1990年代,秘魯都保持了較高的經濟成長率。

其次,在打擊恐怖活動,穩定社會秩序方面頗有建樹。1992年,秘魯最大的反政府游擊隊「光明之路」和「圖帕克・阿馬魯革命運動」受到重創,其主要頭目相繼被捕,此後,這兩大恐怖組織趨於瓦解。1997年4月,藤森政府以武力救出被困在日本駐秘魯大使館人質。至此,猖獗一時的恐怖暴力活動逐漸消聲匿跡。最後,在外交方面,藤森以和平方式解決了秘魯與厄瓜多長年懸而未決的邊境糾紛問題,為拉美地區的穩定作出貢獻。

但是,藤森的鐵腕治國方式也引起了種種非議。在軍隊支持下,上臺不到兩年,藤森於1992年4月發動「自我政變」,史稱「四・五事件」,宣布中止憲法,解散國會,徹底改組司法機構,集行政、立法、司法三權於一身。1995年4月連任總統後,又強迫國會修改憲法,改變了以往憲法禁止總統連任的規定,以使他能參加2000年大選。藤森執政期間,多次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在打擊國內游擊恐怖組織問題上,有濫殺無辜之嫌。藤森利用高壓手段控制言論、軍隊、警察乃至司法人員,也受到反對派強烈抨擊。

藤森的第一個五年執政(1990-1995)

1990年秘魯大選,雖然藤森沒有具體的施政政策,民眾也不清楚「誠信、科技、就業」競選口號的真正意涵,加上亞洲移民後裔不討喜的特殊身分,但是他不僅抓住了政治的大環境,運用的競選策略也獲得多數人的認同,最後終於登上總統寶座,展開長達十年之久的執政生涯。

分析其成功的因素,包括:首先,藤森以無黨無派形象作為訴求,對傳統政黨與傳統政治人物喪失信心的大多數選民而言,可謂另類清新形象。再者,藤森所訴求的對象不著重於特定族群或階級,而是全體選民。

其次,藤森在競選時從一般政治人物不願進入的貧民區展開活動,並承諾只要當選立即改善貧民的生活條件,這對處於城市邊緣人的貧苦階級而言,藤森出自基層、願意替貧民階級代言的親民形象與深具白人優越的對手瓦加斯有天壤之別。

第三,不具政黨背景的藤森並沒有強大的政黨機器可供其輔選,因此對於海岸區以外的廣大山區和雨林區則需要特別的人際網路來擴大他的知名度與選民對他的信賴感。藤森選擇的策略便是結合基督教會的力量打入鄉間。第四,藤森並未刻意地模糊本身的日裔血統,宣稱只要他當選,秘魯馬上可以獲得日本巨額的經濟援助來改善國家的經濟。最後,藤森運用農用曳引機拖著大型選舉廣告看板的另類宣傳方式,以增加民眾對他的認識度與提高在媒體曝光的機會。

此外,藤森的勝選也與憲法有關。秘魯1979年的憲法設計將總統塑造成國家希望的象徵,人民希望出現一位最能帶領秘魯的領導人,藤森因此被期待成為下一位真正的國家「拯救者」。1980年代所形成的經濟危機為新的民主政府製造了困境,大眾期望民主政府能實質改善環境,也期盼經濟利益可迅速從民主化中得到。在這種兩難的背景下,使得選民對沒有任何政治背景的藤森有特別的期待與付託,更為藤森創造了民意支持來進行個人對權力的獨攬與延續。於是藤森在1992年4月主導「自我政變」,重塑了秘魯政治架構和獨攬權力十年。

剛上任的藤森面臨的是一個即將崩潰的國家。1988年和1989年,秘魯的經濟已經出現8.8%和10.4%的負成長。作為執政黨的「改革90」是藤森在1990年為參加大選而組建的新黨,該黨在參議院六十個席次中只占十四席,眾議院一百八十個席次中僅占三十二席,力量薄弱。秘魯社會長期因貧困、不公平造成的社會動盪已到了相當嚴重的地步,恐怖主義分子到處製造流血事件。藤森在就職演說中也承認他接掌了一個「災難性的國家」,在這種情況下,藤森進行了大膽的改革。因此,秘魯的形勢在藤森歷經五年的治理後已明顯好轉:經濟趨於穩定;經濟由衰轉興;外交多元務實。但是仍面臨了一些問題。

AP_9511120157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經濟改革

1980年和1990年代交替之際,秘魯在經濟方面面臨兩大挑戰。首先,賈西亞政府將進口替代模式和擴大需求政策推向極端,使秘魯經濟陷入嚴重危機。通貨膨脹達四位數,生產急劇萎縮,經濟結構嚴重扭曲,恐怖主義活動進一步加劇了經濟的混亂狀況。其次,國際資本流向發生了重要變化。國際私人資本大量流向發展中國家,但是秘魯卻因經濟、政治和社會混亂以及賈西亞政府在外債問題上的強硬立場,被排除在國際金融體系的大門之外,難以利用國際資本流動帶來的經濟發展契機。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