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斯演說代表川普告訴習近平:中國繼續當老二

彭斯演說代表川普告訴習近平:中國繼續當老二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彭斯2019年10月24日在威爾遜中心所發表的有關美國對中國政策演講,12頁的講稿中環繞著一個核心問題:中國想要繼續當全世界都無法忽視的老二?或是要取代美國成為老大?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Pence popped the question. Will Xi say yes?

這篇文章的開頭刻意設計了一個雙關語,在日常英文的口語脈絡中,這句話應該是這樣理解:「Pence求婚了!習會答應嗎?」

當然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不可能跟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求婚。但彭斯2019年10月24日在威爾遜中心(Wilson Center)所發表的有關美國對中國政策演講,12頁的講稿中環繞著一個核心問題:

中國想要繼續當全世界都無法忽視的老二?或是要取代美國成為老大?

彭斯代表川普的意志向中國提了這個問題,而且美國自有答案。這場演講的訊息再清楚不過,川普給習近平的預設答案只有一個:「中國願意繼續當老二」。

習近平沒有太多時間思考如何作答。中共第十九屆四中全會拖延迄今,目前預計於10月28日至31日舉行。彭斯在這場演講中強力表態,第一當然是希望施壓中國,並藉近期的APEC會議機會達成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第二,美國希望習近平在四中全會中公開作出宣示,承認美國仍然是全球第一強權,且中國願意痛改前非,安安份份地扮演老二的角色。

RTS2SPOT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彭斯這場演講,從場合的選擇就精心設計。地點威爾遜中心為了紀念美國前總統威爾遜(Woodrow Wilson)而建,威爾遜總統正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理想主義或威爾遜主義(Wilsonianism)的指標人物,他代表了美國在一戰後肩負起全球領導者的角色。

在他的主導之下,國際聯盟(聯合國的前身)於焉成立,威爾遜總統也因而在1919年拿到諾貝爾和平獎。彭斯在演講一開始就特別點出威爾遜中心的特殊性,並把川普總統拿來跟威爾遜總統類比。有趣的是,這兩人分屬不同政黨(威爾遜總統是民主黨籍)。

彭斯演講的起手式,預告了川普承襲著威爾遜的精神,將承擔打造世界和平的角色。這場演講雖然談的是美國的中國政策,但一開始的舉例是庫德族與土耳其。還記得川普最近引以自豪的那封寫給土耳其總統「非典型外交書信」嗎?沒錯,那封文筆不堪、有點像是中學生作文的信,好像真的奏效了?敘利亞與庫德族暫時達成停火協議,彭斯以此為例,展現川普的強力外交意志。

彭斯這場演講的場合,是Frederic V. Malek紀念講座。此人是誰?他是萬豪酒店及西北航空的總裁,一位成功的企業家。彭斯在演講中提醒聽眾,Fred畢業於西點軍校,他的名言是:「選擇做困難但正確的事,而非容易卻錯誤的一方」。彭斯引述Fred的話,開始談川普的中國政策。

AP_19296747718745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彭斯的講稿分成幾個重點。

1. 美國在對中貿易政策上已改弦易撤

華府的建制派是行不通的,這些既得利益者從中國身上拿到好處,讓中國越來越大膽。在過去20年間,全世界發生了史上最大的財富轉移,中國的經濟GDP成長9倍,成為全球第2大的經濟體,而中國的經濟成功很大一部分歸功於美國的投資。去年美中之間的貿易赤字高達4000億美元,幾近美國半數的全球貿易赤字,這也是為何川普總統曾說:美國在過去25年間重新打造(rebuilt)了中國。

彭斯在演講中數次提及美國將「課責中國」(hold China accountable),這點在過去川普已經多次在推特中表示。在這一大段談及美中貿易關係的段落中,彭斯說:「川普上任時,中國原本將成為全球最大經濟體」(China was on track to become the largest economy in the world)。

注意,彭斯用的是過去式was,亦即,美國不會讓這件事發生。彭斯也數次提到level the playing field,強調美國並非要圍堵中國,而是希望雙方有公平的貿易起點。在此脈絡之下,中國偷竊美商的智慧財產權,是萬萬無法容忍。

2. 美國軍艦在公海上的自由航行權

彭斯強調中國無權將公海視為自身領海,美國海軍軍艦有權在印太區域公海實行自由航行(freedom of navigation)。還記得過去有一陣子美國跟法國的軍艦三不五時通過台灣海峽,中共當時氣噗噗嗎?

中國不該迫害新疆維吾爾族等少數族群

我認為彭斯在談到新疆維吾爾族的宗教自由時,有一點值得注意,他提到了美國政府對那些迫害新疆少數人士的官員使用了簽證限制(visa restrictions),也就是不讓他們入境美國。

這提醒了我們,幾天前在華府召開的國際太空大會(International Astronautical Conference, IAC)不見中國代表團蹤影,原因正是美國拒發簽證給中國代表團,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對此公開抨擊美國將簽證核發「武器化」。

川普政府會不會愈來愈頻繁地使用簽證核發作為與中國交手的武器?目前看起來似乎有這態勢。而別忘了,幾天前也有美國聯邦參議員Sean Patrick Maloney聲稱,他因為來台訪問,導致無法拿到訪問中國簽證。換言之,中美雙方會不會開始使用簽證核發這項工具互別苗頭,值得觀察。

香港九龍遊行 示威者佔滿彌敦道
Photo Credit: 中央社
3. 香港

我特別關注彭斯在香港這一段的說法。彭斯提到了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強調這是一份具法律效力(binding)的文件,在該份文件中載明了「一國兩制」,但也保證香港人民理應得到「自由」(liberty)。這篇講稿,通篇未提及香港人民聲嘶力竭、犧牲一百多條生命盼望爭取的「五大訴求」。

「自由」(liberty)與「民主」(democracy)看似相近的觀念,但其實截然不同。彭斯精準地使用liberty這個詞,正表達了美國在香港反送中議題上的立場。美國政府認為香港市民理應在一國兩制的政治制度之下,繼續擁有原本生活方式,也就是「自由」。

但美國並未替香港市民爭取民主的訴求進行背書。五大訴求中的第五條「爭取雙真普選」,要的是「民主」。這一點,美國恕難背書。

但也別沮喪,彭斯在談到香港的篇幅中多次定義香港市民的反送中是「非暴力」性質(使用的是peacefully/nonviolent字眼),算是替五大訴求中的「非暴力定性」及「釋放反送中抗爭中被捕民眾」默默做了貼心的定義。

換言之,五大訴求中的第一項是「撤回逃犯條例」,該條例已經於2019年10月23日正式撤回。至於其餘四項訴求呢?彭斯在演講中悄悄站在香港市民那一邊,溫柔地貼上了「非暴力」定調標籤,等於間接回應另外三項訴求。

美國政府真的沒辦法做的,恐怕就是背書第五項訴求「雙真普選」,這也是彭斯強調美國尊重「國家主權」的原因,因為美國極力避免落入「干涉他國內政」的批評。同時,彭斯一再呼籲,中共在反送中一事能展現克制(restraint)。

香港這一段的文字使用,我個人認為,完全展現美國國務院的外交精細,值得細細品味。

凱達格蘭大道 介壽路 Presidential_Building_(Taiwan)
Photo Credit: Kamakura CC By SA 3.0
4. 台灣

這篇講稿談到台灣的部分不多,也沒有新意。除了美國對台軍售之外,彭斯也談到台灣的民主價值,基本上不脫過去美國對台框架,「國際社會千萬別忘記,與台灣交往並不會威脅和平,反而能保障區域和平。美國始終相信,台灣擁抱民主是華人較好的路徑」。

彭斯重申了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One China Policy)包括三個公報及台灣關係法,但也抨擊中國藉由「支票簿外交」(checkbook diplomacy)奪走台灣兩個邦交國。

大抵來說,彭斯鼓勵各國與台灣交往,但對台基調並未改變。

5. 美國公司(corporate America)

彭斯的講稿花了顯著篇幅談中國對於美國的公司治理所造成的威脅,這部分算是跟過往比較不同之處。彭斯抨擊了許多美國的跨國公司因為中國的市場而向其叩頭(kowtow),他提到了NBA及NIKE公司,也以不指名的形式數落了LeBron James。

彭斯在這段的措辭極重,甚至直指中共政權的商標就是「監視」(censorship)。他特別點出,中共利用「軍民融合」(military-civilian fusion)政策,從外資企業獲取關鍵技術。

6. 一帶一路

美國對中國一帶一路政策的批評並不是新聞,彭斯也提到中國的一帶一路政策看似商業性質,其實皆為軍事目的,還特別點出中國在柬埔寨秘密建立海軍基地。

小結

這場演講距離彭斯在2018年10月5日的哈德遜中心演講時隔整整一年,算是非常完整地表達川普政府對於中國的態度,我個人認為非常值得仔細研讀。習近平的外交戰場目前看起來左支右絀,起碼有三大難關未妥善處理,包括美中貿易戰、一帶一路及香港議題。

在此背景之下,台灣議題應該暫時並非習近平優先需要處理的外交戰場。對內,習近平也面臨領導威信的嚴重挑戰。他雖然修改了任期制,但他的政敵會不會讓他如意稱帝,恐怕還得好好觀察。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