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能源產業轉型第一步:解析離岸風電數字密碼

台灣能源產業轉型第一步:解析離岸風電數字密碼
Photo credit:Photo by Nicholas Doherty on Unsplash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躉購費率促使國際大廠紛紛來台投資離岸風電基礎設施、協助技術移轉,若沒有前期投資降低生產的學習曲線,就不可能換來後期價格降低的甜美果實。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本文章內容由「台灣青年公民參與協會」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發展綠色能源是台灣能源轉型的關鍵步驟之一,太陽能發電已行之有年,但風力發電產業是這兩三年才逐漸進入市場,對許多台灣人來說可能比較陌生,特別的是,綠能電價的制定方式跟產業發展息息相關,什麼是躉購費率?什麼是競標價格?對台灣電價會影響多少?我們用簡單明瞭的方式一次搞懂!

離岸風電要花國家2兆?用錯誤的數字販賣恐懼

部分能源專家在輿論上刻意操作2兆元這個數字,企圖讓離岸風電的成本與高漲的電價產生印象上的聯繫,但這些計算禁得起檢驗嗎?

首先,並非所有的風場都是以5.8元的躉購費率收購,現行的制度是逐步釋出核配額度,目前遴選作業核配為3,836MW,競標風場則為1,664MW,前者適用躉購費率,後者則適用競標費率。

所謂躉購費率,多用於風場前期開發,其價格是以國際上具有公信力的他國案例,包含英國、德國、丹麥等開發經驗,結合國內的前期規畫調查、併網、開發經驗、漁業補償、除役成本及本土化等因素,依再生能源發展條例的規定,由專業委員會審議後制定,英國躉購費率為5.7元、日本為9.8元,我國價格與國際趨勢大致相同。相反的,競價費率因為無須承擔前期的建置成本,價格自然較低,2019年6月開標僅為2.2~2.6元,與平均售電費率大致相同。

把時間軸拉長來看,躉購費率會隨著整體產業的完善而逐漸下降,106年每度為6元、107年每度為5.8元、108年則再降低為每度5.5元。馬政府時期規劃3GW躉購費率同樣為5.8元,甚至無競標費率之規劃,若非當年政策執行力度不足、招商失敗,否則按質疑者的邏輯反倒可能付出更多成本。

那麼電價的成本究竟會上漲多少,以及這樣的調升是否值得呢?首先,無論採用何者發電方式,都是有成本的。依據台電官網的資料指出,平均每度電的發購電成本是2.21元,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這是現下本來每度用電就會支出的成本,不該把帳算在發展離岸風電頭上。

當然擁核者會認為,離岸風電若是取代核電,應該和核能的平均發電成本來做比較,本文決定從善如流來做計算。依據台電資料指出,核電的每度發電成本為1.28元,關心核電成本的讀者或許知道,這絕對是一個充滿爭議的成本計算,但本文先暫時認同此一結論,計算方式如下:

躉購價格

(離岸風電躉購成本-核能發電成本)*126億度電=躉購每年多支出成本

(5.8元-1.28元)*126億度電=約570億

競標價格

(離岸風電競標成本-核能發電成本)*72億度=競價每年多支出成本

(2.5元-1.28元)*72億度電=約88億

兩者相加為638億元,即為離岸風電全年度198億度電取代核電後所增加之成本。相比起擁核反綠能的人士每年近千億的數據相比大幅縮減,關鍵就在其刻意只提「總支出」,卻不提醒你就算是核能也有該付出的成本。

按照能源專家以每戶家庭多增加的發電成本來做論述,依內政部108年最新的統計,全台約有882萬戶,每年平均每戶會增加約7234元的發電成本,相當於每月增加約600元。看到這裡你可能還是有理由生氣,畢竟每月增加600元的成本對多數辛苦工作的家庭來說,仍然是個沉重負擔。但是為何所有的購電成本都是由家戶承擔呢?

根據台電長期以來的調查顯示,一般家戶的住宅用電僅佔所有用電量的兩成,商業用電約佔一成五、工業用電約為五成五,換言之,讓所有的成本直接由用電佔比僅兩成的家戶全數分攤根本就不合理,加計了商業用電和工業用電的分攤後,家戶單位的電價成本漲幅將「極為之有限」。當然反對者可以繼續質疑商業及工業用電上升後成本轉嫁導致物價上升的風險,那麼我建議衡酌一下經濟學上價格彈性係數以及各行業別用電佔成本比重等相關資訊後,再另做評估,別妄下斷言。

最後,凡事都有保險,為了避免反對者覺得上述的數據攻防太過複雜難以消化,結論上,成本轉換為電價的過程,政府都有嚴格的把關機制,按照電價公式相關規定,每年最高漲幅不超過3%,且民生用電在330度以下原則是不做調漲的。所以結論上來說,離岸風電建設20年等於2兆元成本支出的說法,根本是刻意誇大、操弄數字的結果。

能源整體政策的電價估計實務上比起上述的過程更為複雜,仍須考量長期再生能源價格降低、天然氣及煤炭的價格起伏,還有被嚴重低估的核電成本等因素,但光論離岸風電一項,就想把2兆元的數字隨意扣上,未免太過粗暴。

shutterstock_523848388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既然競價這麼便宜,何不都用競價就好?

論者質疑,為何不直接採用競價費率要用高出一倍的躉購費率?又或是難道不能等更便宜再發展風電嗎?這樣的質疑似乎欠缺對產業環境的認知與基本了解,以歐洲市場為例,離岸風電已有15年的開發經驗,設置容量超過10GW,在規模經濟下成本早已大幅降低,且碼頭及施工船隊等基礎設備完善、綠色金融體制也已成形、地質資料完備、環境探勘及聯外電網也早已完成,請問台灣不投資,這些條件會自動成形嗎?

倘若沒有躉購費率的誘因促使國際大廠願意投資建置基礎設施、協助技術移轉,又怎麼會有後續成本降低的結果?重複提及他國已經有完備便宜的技術根本就是對產業缺乏基本的尊重與認識,沒有前期投資降低生產的學習曲線,就不可能換來後期價格降低的甜美果實,反對者只看到眼前增加的成本,卻看不到能源政策長遠投資的先後邏輯與效益。

shutterstock_592248362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這波離岸風電商機,根據能源局計算,可帶動兆元商機。舉例來說,由於離岸風場所產生的電力,得透過海上變電站收集且升壓之後,經由海底電纜傳輸至陸上電纜,最後併聯至各地的陸上變電站,光這發電流程,就能串起一長串的產業鏈。

現在,風力機組、水下基礎、電力設施、海事工程等四大系統正在如火如荼的發展,光風機而言就可分為機艙、輪軸、葉片、塔架、平台及水下支撐基礎結構,目前一台離岸風機的扇葉已可跟一台A380噴射機一樣大,而這任一元素,都足以撐起數個次產業。其中,光是風車製造總投資額,就達3753.75億,將風車打入海底的安裝費也有866.25億,每一項的投資金額都十足驚人。

台灣的離岸風電已是現在進行式,光是中鋼所拿下的訂單合約金額就超過百億元,並為此培養具備大型構件的生產能力,未來有機會切入鑽油平台的製造,跨足國際石化供應鏈;台船則是努力與航太機械、地質專家合作,跨界成為「海上營造公司」。其他周邊還有諸多的產業升級正在如火如荼的進行,而這一切都還只是剛開始。

能源政策需要妥適的監督,但為了不同的價值追求,以錯誤的資料、惡意的扭曲指摘一個台灣未來上兆元的新興產業,產業界和下一代都在睜大眼睛看。

延伸閱讀:

理性看待離岸風電,別用政治操作摧毀能源轉型契機

核電最環保?請用真正的科學說服我 解析擁核幫三張神主牌:缺電、高電價與空污環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