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彭斯演說:當美中對抗從「文明的衝突」轉為「價值的衝突」,你選擇跟誰站在一起?

解讀彭斯演說:當美中對抗從「文明的衝突」轉為「價值的衝突」,你選擇跟誰站在一起?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要求NBA不對香港局勢發言,甚至連球團都限制球迷聲援香港,可說是徹底踩到美國人的紅線。這樣的價值衝突是最為切身且無處不在的,而對自由的渴求及聲援也是最自然的。這時的彭斯已經不用說得像去年那麼長,言辭也不必太過激烈。

繼去年10月4日在哈德遜研究院(Hudson Institute)的演講,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在10月26日於威爾遜中心(Wilson Center)再次就美中關係發表講話。

這場演講原定在六四天安門事件30週年前後發表,卻因為美中貿易談判而延後。然而這段期間中國挖走中華民國邦交國、在香港血腥鎮壓反送中抗議群眾,甚至以銳實力強迫NBA球團在內的各國企業限縮言論自由,對中國敏感議題噤聲。

中國種種作為,無疑讓美國民眾直接感受到自己習以為常的價值觀,正逐步受到中國銳實力攻勢的威脅。如果說彭斯去年的哈德遜研究院演講是美中「新冷戰」的「討共檄文」,或是我去年評論的「文明的衝突」的開端,那麼今年的威爾遜中心演講則揭示了美中價值的衝突,以及美國對世界各地追求自由人們的承諾。

從數據比較彭斯演講

從數據比較彭斯2018年及2019年的演講可以發現,彭斯今年的演講比去年短了三分鐘,總字數也少了三百多字。無論是美國或中國的關鍵字出現頻率都較少。但值得注意的一點是,彭斯多次提到川普總統的貢獻,而今年的演講中川普出現的頻率也的確比去年高。雖然「貿易」提的次數較少,但是「軍事」、「經濟」、「智慧財產」、「盜竊」、「權利」、「民主」、「自由」等關鍵字出現頻率都比去年要高。

至於觀察中國眼中的四大分離主義:台灣、香港、圖博及維吾爾的關鍵字可以發現,台灣今年被提到的次數較去年多,但最大的變化是香港從去年完全沒被提及,到今天被提到的次數整整是台灣的兩倍。維吾爾人今年被提到的次數不變,但令人訝異地是圖博今年完全沒有被提及。

而如果我們對這兩年彭斯的演講稿進行簡單的的情感分析也會發現,今年的演講整體的正面情緒比去年是更高的。我們若是使用QDTP情感分析辭典解析兩年的演講,從1的完全正面情感到-1的完全負面情感,今年彭斯演講的情感分析分數比起去年在正面情感上是稍微提升了(2018:0.1073;2019:0.1319)。又我們以NRC情感情緒辭典對這兩年的演講稿進行更細部的情緒分析可以發現,今年彭斯的演講除了負面情感較低,與「信任感」相關的字眼出現頻率也較高。

時間(美東時區)

2018年10月4日
11時07分~11時47分

2019年10月24日
11時51分~12時28分

地點

哈德遜研究院(Hudson Institute)

康萊德酒店(Conrad Hotel)

主辦單位

哈德遜研究院

威爾遜中心(Wilson Center)

全長

40分36秒

37分20秒

總字數

4648

4283

平均語速

114.5/每分鐘

114.7/每分鐘

情感分析分數

0.1072519

0.1318588

鼓掌次數

13次

18次

關鍵字

Trump

United States

America

American(s)

China

Chinese

2018

21

19

33

49

91

40

2019

25

22

29

33

80

27

關鍵字

Beijing

Communist Party

Hong Kong

Taiwan

Uyghur/Uighur

Tibet(an)

2018

52

18

0

5

3

3

2019

23

10

14

7

4

0

關鍵字

military

economic/economy

trade

Intellectual property

theft

rights

2018

10

13

16

4

3

2

2019

12

22

9

5

5

10

關鍵字

democracy

freedom

2018

3

11

2019

5

12

2018年文字雲

2019年文字雲

2018年彭斯演講NRC情感情緒分析

2019年彭斯演講NRC情感情緒分析

另一個有趣的觀察點是,彭斯這次在威爾遜中心的演講,在美國以外所受到的關注可說是遠遠大於美國國內受到的關注。我在〈彭斯演說是「新冷戰」檄文,還是文明衝突論的展現?〉一文中評論彭斯去年在哈德遜研究院的演講,也評為是「牆內開花牆外香」。當時彭斯演講的關注甚至不如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諾(Brett Kavanaugh)來得高。而今年彭斯的威爾遜中心演講亦復如此。在彭斯發表演講前後一天內(2019年10月24日1時~25日1時),彭斯在中國、香港、澳門、台灣及新加坡等華語區受到的關注都高過在美國的聲量。

不同的反應,價值的對立

彭斯在演講中對香港及台灣的力挺,大大鼓舞了日夜面對中國威脅的香港人及台灣人。美國總統川普在彭斯演講隔日面對記者時,就表示自己知道彭斯的演講、聽了演講的內容,並認為彭斯的發言很好。雖然川普依舊沒有明確回應是否支持「美國與香港站在一起」的說法,依舊只關注美中貿易協議議題,但川普的表態已形同為彭斯發言背書。香港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表示對彭斯在演講中對香港問題的關注甚至高過台灣,並支持香港、堅持中國遵守《中英聯合聲明》而深受鼓舞。在台灣,總統府發言人張惇涵就彭斯肯定台灣民主成就以及對區域安全情勢的關注表示感謝。蔡英文總統也在推特上以英文表示「台灣將一直作為民主的燈塔,給追求自由的人們照出一道坦途。我感謝彭斯副總統強力支持我國民主成就,我國也會持續努力,以實現我們共享的,一個自由開放印太區域的願景。」

然而中國政府的反應除了反映其面對批評時不思反省的態度,也看得出美中之間價值的衝突依舊難解。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彭斯演講後數小時內,便在記者會上強勢反擊彭斯演講。華春瑩的發言有六大重點:

  1. 中國經濟增長證明中國發展道路完全正確;
  2. 中國人民滿意人權狀況,各族人民享有宗教自由;
  3. 中國堅決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
  4. 外國企業在中國投資享有充分經營自主權,沒有受到脅迫問題;
  5. 中國永不稱霸、永不擴張、不犧牲別國利益以發展自己;
  6. 美國內外各種問題嚴重,別對他國說三道四。

讀者們或許都看得出來,華春瑩的六點聲明可說是完全經不起推敲。

首先,中國的經濟增長很大一部份得利於美國的投資。彭斯在演講中便指出,中國過去17年的GDP增加了九倍,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大多得歸功美國在中國的貿易及直接投資。彭斯指出中國長期對美國貿易順差,並引述川普「過去25年,我國(美國)重建了中國」之言。而從數據也看得出來,美國從1990年後多年在中國的外國直接投資都遠大於中國在美國的直接投資(只有在2015~2017年超越美國)。中國政府將經濟發展的成就全部攬在自己身上,實則是避重就輕之舉。

第二,中國長期被國際評比為人權狀況低落的國家。2018年自由之家對全世界195個政體進行的自由指數評比中,中國在滿分100分中只拿到14分,與古巴同級,甚至低過伊朗、俄羅斯等國。中國大量的對外移民也讓華春瑩所謂中國人民的「幸福感」之言不攻自破。2017年取得美國永久居留權的各國移民中,中國移民有66,479名,在所有單一國家中僅次於墨西哥。

第三,台灣並非中國內政,中國主權也未延伸至台灣。各國普遍將台灣視為獨立於中國的國家。陸委會在10月24日的民調中,89.3%的台灣民眾反對一國兩制。

第四,各國企業在中國投資面臨強制技術移轉、智慧財產權盜竊、以及中國共產黨進駐幹部等情事早已惡名昭著。據CNBC調查23家美國企業,其中有七家在過去十年中曾被中國企業盜竊智慧財產權。據CNN報導,智財權盜竊每年將造成美國2250億到6000億美元的損失。

最後,中國從未放棄武力統一台灣,在東海聲張釣魚台主權與日本爆發衝突,在南海填海造陸並興建軍事設施,意欲獨占南海資源並危害各國自由航行權。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多國陷入中國債務陷阱。中國對彭斯演講的反擊可說是毫無底氣。

除了前五點,第六點更充分展現美中之間的價值上的巨大差異。第六點是標準的蘇聯式「那你們還」論(Whataboutism),就是在面對西方世界批評時,就指出西方社會內部弊病,藉以削弱批判正當性的一種邏輯謬誤。例如在1947年杜魯門政府的商務部長哈里曼(Averell Harriman)提到了「蘇聯帝國主義」時,蘇聯《真理報》社論就嘲諷「美國戰爭販子不喜歡蘇聯的社會秩序,就想把炸彈扔到蘇聯。但蘇聯人民雖然覺得美國種族法律是對人類尊嚴的羞辱,卻也不會想將現代武器瞄準密西西比州或喬治亞州。」從此以後,無論是蘇聯或是中國當面對西方社會,特別是美國對其內外政策的批評時,便時常以譏諷美國內部的社會問題以轉移焦點。

然而這種論調顯而易見的缺陷在於,縱然美國內外部有許多問題,但正是自由的風氣使得各種爭辯使得整個社會直視問題、並推動進步。彭斯的演講真正的訴求對象不只是中國人、香港人、台灣人、維吾爾人等,還包括美國人。彭斯揭櫫的不只是美國的發展及價值的寶貴,還提醒了這一切在極權主義全球擴張的浪潮下可以有多脆弱。坦誠正視民主開放社會給極權可能趁虛而入的機會,對正在進行的、即將到來的價值衝突做好心理準備,都比將自己說得無堅不摧偉光正,更能解決問題。

從文明的衝突到價值的衝突

無論從兩次演講間國際局勢的變化、演講本身、乃至演講後各界的反應,我們都看得見今天我們見證的,不只是文明的衝突,更已經是價值的衝突。我在去年評論彭斯演講的論點,亦即美中的衝突除了是「新冷戰」,也是「文明的衝突」。冷戰的特點除了有兩大強權爭霸,卻因為核武相互保證毀滅所形成的僵局,也包括了自由與極權的意識形態衝突。而「文明衝突論」則是在意識形態對抗的冷戰結束後,將世界各大文明在文化根本上的差異視作未來世界衝突的根源。

今年4月29日,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主任史金納(Kiron Skinner)在一場「新美國」(New America)智庫所舉辦的研討會上表示:「我們在中國有經濟的競爭者,我們有意識形態的競爭者。這個競爭者的確布局全球,而這是我們幾十年前沒想見的。」史金納甚至提到,美中之間的競爭是前所未見的。與過去的冷戰不同的是,美中爭鬥是「不同的文明和意識形態之間的爭鬥」、「這是第一次我們將面臨一個非高加索人種的強大競爭對手」。

這番話後來被解讀為是對「文明衝突論」的呼應,一時引來軒然大波。國務院發言人鍾康妮(Connie Chung)表示「美國沒有基於『文明衝突』這樣的學術理論,或者依據人種、宗教、種族的概念的對中政策。」然而無論是彭斯連續兩年的演講,乃至史金納的論述都能發現,美中的衝突不只在於強權軍事、經濟上的競爭,還涉及許多基本價值的衝突。史金納作為非裔學者及官員,我們與其將其言論視為白人優越論以及對他民族的歧視,更應視為美國政府內部對於意識形態衝突的正視及論辯。

彭斯今年的演講其實也呼應了一點,也就是價值的衝突是存在的,而作為文化底蘊的若干價值觀除了可能感染其他文化,也可能受到不同價值的威脅。縱觀彭斯今年的演講,總共提到兩次「文化」(culture)。第一次提到就是認可台灣是「中國文化及民主的燈塔」。在去年的演講中,彭斯表示「美國始終相信,台灣擁抱民主將為所有中國人展示一條更好的道路」。無論是今年的「Chinese people」或「Chinese culture」中的「Chinese」,其實時常會造成歧義,無法確認彭斯指的是政治意義上的「中國」或是文化上的「華人」。而今年彭斯強調的「中國文化」或「華人文化」,其實指涉的範圍更廣卻也更明確。也就是將台灣放在某種文明及政治制度的高點,以作為所有受到中國文化影響的國家地區的典範。

彭斯今年演講中第二次提到「文化」,則是探討了美國核心價值受到中國影響力的威脅。彭斯表示:「一個進步的企業文化如果有意忽略人權迫害,就不再進步,而是迫害」。這番話自然是針對近日NBA球團及球員面對中國壓力所作出的不同反應。彭斯表示「某些NBA大牌球員及老闆,平常自由地批評這個國家,卻在面對中國人民的自由與權利時失語。一旦與中國共產黨站在一起並使自由言論失聲,NBA表現得像是個被威權政體掌控的子公司。」

如同我在〈大夢半世紀的美國人 終於要覺醒了〉所提到的,中國透過經濟實力強迫各國企業道歉,或者配合其政治立場是時有所聞。然而這樣的做法非但無法使他國民眾認同中國立場,反而造成更大反彈。從近日NBA熱身賽到例行賽,場邊都不乏觀眾自發性地手舉標語或穿上聲援香港的T恤。而且參與民眾都不限於香港、台灣等亞洲面孔,而是不分種族年齡地參與。

當美中的對抗已經從文明的衝突轉為價值的衝突,戰場就不止在文明分界線上,參與者也不僅止於美國人與中國人。同為NBA球員,甚至同一種族,在面對同一個中國問題時就勾出不同價值觀的衝突。以NBA為例,洛杉磯湖人隊球星詹姆斯(Lebron James)評論休士頓火箭隊經理莫雷(Daryl Morey)聲援香港的推特,是「消息錯誤」及「沒受教育」,並認為行使言論自由須顧及他人感受。而退休球星巴克利(Charles Barkley)更在彭斯發表演講後要求彭斯「閉嘴」,並認為每個美國企業都在中國賺錢,讓NBA及球員為了莫雷而形象受損並不公平。

然而無論是詹姆斯或是巴克利都陷入的一個道德悖論,就是為了不傷害中國人情感及在中國生意,而合理化限縮莫雷為香港人權發聲的言論自由。是以除了NBA聯盟總裁肖華(Adam Silver)力挺莫雷言論自由並表示不會處罰莫雷,流亡美國的土耳其球星坎特(Enes Kanter)就以自身被土耳其當局迫害的故事,以一句「自由不是免費的」回應詹姆斯。而另一位退休球星歐尼爾(Shaquille O’Neal)也力挺莫雷的言論自由,並認為作為美國立國精神的言論自由不應因為商業考量而限縮。

對自由的承諾

去年彭斯在哈德遜研究院的演講,經常被評論者視為是對中國的「討共檄文」。而彭斯也在今年的演講中提到,許多去年提到的問題過了一年情況是每況愈下。只是今年彭斯雖然也提及了諸如美中貿易戰、盜竊智慧財產權一帶一路、極權主義全球擴張、中國內部宗教自由及人權侵害、中國銳實力對各國形成的政治壓力等問題,卻更加提到了美國立國先賢所確立的核心價值,包括反抗暴政、追求生命權、自由權、追求幸福的權利及法治等,都與中國今天對內的壓迫及對外的掠奪式擴張大相徑庭。

較諸去年的演講,今年彭斯更多的是對美國核心價值的信心,以及對價值相近的人們的支持。尤其是當彭斯明確講到:「我們與台灣站在一起」、「我們與香港站在一起」時,都是對外交及軍事上受到中國打壓威脅的台灣,以及自由法治岌岌可危的香港極大的鼓舞。這樣的表態在過去或許難以想像,但這篇演講其實已經因為美中貿易談判而延遲了超過四個月。在這段期間,中國拔掉中華民國兩個邦交國,並在香港血腥鎮壓抗議者,這樣的表態就不難理解了。

今年的彭斯演講有關台灣的部分,有重申的部份,也有感人的新意。彭斯連續兩年重申了美國基於三公報及《台灣關係法》的「一中政策」,提到了中國挖走中華民國邦交國、並表示「美國始終相信台灣擁抱民主為所有中國人民展示一條更好的道路」。只是今年彭斯提到了台灣是「中國文化與民主的燈塔」,在在強調了台灣相對於中國佔據的文明高點。不同的是,去年彭斯至多提到了中國強迫美國企業將台灣改名,而今年則是強調「國際社會不應忘記,與台灣接觸不會威脅和平,而是守護台灣及該地區的和平」。過去二十餘年,中國不斷在國際上強調台灣是「麻煩製造者」,是「區域穩定的破壞者」。然而隨著中國近年來的擾惹四鄰及對當今世界秩序的挑戰,中國對台灣的抹黑不攻自破。彭斯一方面提到美國加強對台軍售,一方面替台灣洗刷不明之冤,都展現台美之間深厚的互信基礎。

而彭斯對香港議題的發言,更展現了今日國際社會將「人權」與「主權」置於同等重要,甚至更為重要地位的新價值。傳統西伐利亞國家體系中,國家主權意味著政府公權力在各自領土內獨占暴力。然而彭斯在演講中提到,美國一方面尊重國家主權,卻也將中國對待香港示威者的態度與美中貿易談判掛鉤。而美國在自身國家主權範圍內,對涉及迫害維吾爾人的中國政府機關及企業設下簽證限制。種種措施都不是像中國政府那樣地空口侈言「中國人權」,卻一面鐵腕鎮壓中國及香港異議者及教徒。而是以實際的政策實踐對自由的承諾。這些承諾不因為中國對維吾爾人「恐怖份子」、對香港示威群眾「暴徒」的抹黑而有所動搖。因為正如彭斯在演講中提到的,美國「因反抗壓迫與暴政而生」,而沒有任何事情能改變美國對平等、聲明、自由及追求幸福權利的信仰。

結語

我在去年對彭斯副總統哈德遜中心演講的評論中提到,彭斯必須花很大的力氣,才能使當時對中國並不那麼反感的美國人,實實在在地感受到中國的威脅。然而今年這場延後了四個半月的演講,似乎已經不再用太多激烈的語言對美國民眾揭示中國的威脅。如果美國人對台灣失去邦交國無感,對香港抗議群眾被鎮壓漠然,那麼中國要求NBA不對香港局勢發言,甚至連球團都限制球迷聲援香港,可說是徹底踩到美國人的紅線。這樣的價值衝突是最為切身且無處不在的,而對自由的渴求及聲援也是最自然的。這時的彭斯已經不用說得像去年那麼長,言辭也不必太過激烈。還是那句話:美國人在對中接觸政策這場半世紀大夢醒過來了。驚醒他們的不是珍珠港那般震耳欲聾的戰爭炮火,而是在美國大街小巷無聲無息卻無處不在的價值衝突。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