劣幣驅逐良幣,就是香港的深層次問題

劣幣驅逐良幣,就是香港的深層次問題
Photo Credit: Mark Schiefelbein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劣幣對香港之傷害,源自擁有近乎毫無制約的權力,而又極不重視知識力量。

所謂劣幣,是指陳健波無做好財委會主席份內事,仲惡人先告狀,鬧「郭家麒係最乞人憎嘅人」[1];是指梁志祥連禁蒙面法生效咗都唔知,仲寸人「係咪驚立得成呀」[2];是指黃定光開會瞓覺,瞓到街知巷聞,仲厚臉皮到話自己瞓覺與否「都唔會阻礙會議進行」。[3]

所謂劣幣,還有數之不盡咁多,由本年初民建聯扯頭纜,政治操弄陳同佳案件;到梁美芬打倒昨日的我,唔知「醜」字點寫,夠膽死話自己「用好大努力」爭取撤回逃犯修訂[4];到何君堯勾結白衣人,並經常口出狂言,發表「洋腸論」[5]、羞辱中大迎新有三百多隻「曱甴」[6] ;到經民聯區議員以幫人執番個波為政績[7],挑戰人類常識的極限……總之,集怠惰、偽善、霸道、不問是非、恃勢欺人、愚昧無知、目空一切、自以為是於一身,只因夠票你奈我唔何,效忠權貴而犧牲市民福祉,當做閒事。

不令人感意外的是,稱得上劣幣者,除了建議派議員,還包括林鄭政府、警隊好戰分子和深藍陣營人士。

劣幣對香港之傷害,源自擁有近乎毫無制約的權力,而又極不重視知識力量。林鄭最出名,便是視學者的真知灼見為廢話。這本來就是獨裁者常見的毛病。劣幣的反智言行,只為討好既得利益集團,長年累月貽害平民百姓,終於在反送中一役激發史無前例的反抗。

劣幣的靠山是中共,中共向來以鬥爭思維治國,套用到香港上,要實施全面管治權而毋視一個現代化西方社會對人權、民主、自由和法治之重視。南轅北轍的世界觀強力碰撞,中共視一切反對聲音為危害國家的圖謀,背後有外國勢力操縱,決不讓步,必須全力打壓,止暴制亂。

RTX75LDW2
Photo Credit: Tyrone Siu / Reuters / 達志影像

全力打壓,便有賴劣幣支持。劣幣便更加打橫行,有恃無恐地胡作非為,令有眼睇的市民(良幣)更加憤怒,更加不肯就範。和理非就算不同意黑衣人某些行為,在極大的邪惡面前,最終選擇不切割。政府一直期望出現民意逆轉,但事與願違,原因何在,好應該自己照照鏡。尤其經過今次逆權運動,大家都充分意識到,一旦輸了今仗,便永不翻身。

但所謂贏,除了五/六大訴求,還有沒有更意義深遠的戰略目標呢?有的。試想一想,若政府不盡快落實雙普選,不從施政理念、以至社會/經濟結構/制度,以至城市規劃和空間公義等根本處入手,積極尋求和推動變革,政府做的承諾最終都會荒腔走板。

由劣幣握有不容推翻的決定權和公權力,意味妳/你讀幾多書都用處不大,最重要是跟啱掌權的大哥大姐。一旦回復所謂正常社會秩序,陳健波之流就繼續享受收成期,首先就梗係幫警隊爭取更佳福利,然後就推行所謂公私合營/土地共享計劃,推動明日大嶼及其他大白象工程,向中共和大商家輸送利益,直至掏空庫房為止。有心人要麼盡早移民,要麼為這個賞惡罰善的社會效力,埋沒良心,換取經濟回報。

這將是一個劣幣持續驅逐良幣的過程。社會各界的有識之士,當中包括一些地位崇高而過去極少發表政見的元老級人馬,近月都站出來發聲,這便反映大家對香港社會最重要的專業價值、精神和底線,隨時不保而感到極大的憂慮。

繼續由一班不用腦或無良心的人操縱社會,造成的惡性循環,難道真的不應該設法消除?

註︰

  1. 【Emily】被指太監急 波哥:市民話郭家麒乞人憎(明報)
  2. 民建聯梁志祥不知《禁蒙面法》已生效 陳淑莊:阿哥,生咗效十幾日喇,醒未呀?(立場新聞)
  3. 【Emily Online.短片】開會被質疑瞓覺 黃定光:我瞓唔瞓都唔會阻礙會議進行(明報)
  4. 隔牆有耳:認叻成功爭取撤惡法 鼠王芬竟然戴頭盔 - 李八方(蘋果日報)
  5. 何君堯指毛孟靜「食慣洋腸」兼拒收回 郭榮鏗逐何離席(香港獨立媒體)
  6. 何君堯:中大迎新日有三百幾隻「曱甴」(香港電台)
  7. 【Emily】經民聯李思敏執波當政績 被嘲「拎硬和平獎」(明報)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黎家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