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你的人生低谷》:從無知跑者到世界六大馬,我正一步步完成「不可能」

《去你的人生低谷》:從無知跑者到世界六大馬,我正一步步完成「不可能」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跑馬拉松的人,在跑馬功力精進同時,資訊搜尋能力也會大幅提升。在不斷鍛鍊的過程中,我更深入認識世界六大馬拉松,包括東京、柏林、倫敦、芝加哥、紐約,以及世界上歷史最悠久,而且是所有認真的業餘跑者最希望參與的馬拉松最高殿堂:波士頓馬拉松。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王冠翔

說說看,為什麼要跑世界六大馬?

「為什麼要跑世界六大馬拉松?」

回答這個問題之前,還得先談談我為什麼開始跑馬拉松?

「跑馬」這件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起因或哲學,合理的、荒謬的、動人的、愚蠢的,畢竟面對這種折磨人的歷程,一位身心還算正常的跑者,無論如何都會找出一些能夠合理化或催眠自己的理由。

我的慢跑之路自然也是如此。

媽媽的離世,無疑就是遠因。原以為利用忙碌工作佔滿自己所有時間後,時間就會順勢帶走一切,卻沒料到情緒仍久久未能平復。自己早已不自覺深陷在電影《全面啟動》(Inception)裡所描述的「混沌」(Limbo),未死也非生,卡在什麼都不是的邊境徘徊,對於生活種種,感動與熱情不再。然而我並非獨身,不但有父有妻還有一對兒女,怎麼看都不能就這麼自私地躲藏在自己建構的灰暗空間裡,於是我奢望著能做些傻事,什麼都好,只要能帶領自己離開混沌。

至於近因,則是跟很多人一樣,遇上了身體老化、代謝退化,體重卻不斷進化的重重危機。恰巧有位好友在二○一三年我的生日時,送了我一只運動穿戴裝置,天時地利人和湊成了機緣,自己就開始了這樁傻事。

當你真心渴望,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你完成

收到禮物的我卻一直不敢開箱,就這麼以拖待變了快四個月,一來總覺得對好友不好交待;再者,前面提到的危機依舊四伏。最後在同年八月,終於下定決心,展開定期慢跑練習。

說也奇怪,跑步運動就像是在「抓交替」,總是有人會告訴你什麼比賽要報名、什麼路跑得要參加。因緣際會下,我們一群人報名了二○一四年「東京馬拉松樂透」,而早年的東京馬並不需要「人品」掛保證,我們都幸運地中籤。而原先我也不特別關注東京馬,因為在東京馬之前,我們還安排了風景秀麗的「太魯閣馬拉松」作為東京馬前的模擬。但是老天似乎有什麼意圖,竟然就在二○一三年太魯閣馬拉松舉辦前被做掉,而後繼者理所當然取而代之,東京馬意外地頂了位,成為我的初馬,後來想想,這無疑是最美麗的意外。

二○一四年為了參加東京初馬,個人準備周全自然不在話下,我還特別夥同親朋好友訂作三十六件國旗裝,集滿四個家庭所組成的國際級應援團,浩浩蕩蕩地前往東京,除了稱職地幫我加加油,也順道幫台灣曝光,更重要的是讓孩子們親身參與整個過程,體驗到歡樂的氛圍、體認到歷程的艱辛、體會到運動的美好、體現台灣可以無所不在。

自此,「馬拉松比賽」、「家庭旅遊」、「曝光台灣」三位一體,成為我們家的一種生活、休閒與教育方式。而在二○一四年那霸馬拉松、二○一五年北海道馬拉松、二○一七年芝加哥馬拉松等,全都是「全家國旗跑旅」的最好實踐。

孤獨地自我訓練八個月共一千零四公里後,我完成了東京初馬!內隱的志得意滿與外顯的喜形於色自然不在話下,但太太似乎不怎麼理會我的個人突破,賽後慶功宴上,她逢人便積極抱怨我的東京馬「跑太久、跑太慢」,連帶導致她所帶領的國際級加油團在寒風中等候近十五分鐘。

俗話說得好:「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

「哦,天呀!」我這簡直是「兵遇到秀才,42.195公里說不清。」雖然最後我以三小時二十分五十四秒完成東京初馬,但心中的雀躍歡喜立即被澆熄,深感罪惡的同時更認定自己仍有許多進步空間。常言道:「無論成不成功的男人,背後都有一位偉大的女人。」一念至此猶如當頭棒喝,自己當真是頓悟了。

P47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提供
世界馬拉松大滿貫專案負責人Judee

而跑馬拉松的人,在跑馬功力精進同時,資訊搜尋能力也會大幅提升。在不斷鍛鍊的過程中,我更深入認識世界六大馬拉松,包括東京、柏林、倫敦、芝加哥、紐約,以及世界上歷史最悠久,而且是所有認真的業餘跑者最希望參與的馬拉松最高殿堂:波士頓馬拉松

接下來還有什麼好想的,當然就是挑戰自我,期待能參與二○一六年「波士頓馬拉松」一百二十週年。而挑戰世界六大馬的念頭,也是在這個時期開始快速萌芽,我開始夢想著,期待自己在四十五歲前將它們一一完成,做為這段磨人歷程的逗號,或是驚嘆號!

當然,如同太太所積極抱怨的,我可得試著再快一點回到終點。

從我的六大馬到我們的六大馬

從懵懂無知的孤獨跑者,到完成世界六大馬拉松,在東京、波士頓及柏林三大馬之後,一切已然過半。路上陸續出現許多或靜或動、上山下海的戰友們陪我一起努力,今日的我正一步步完成昨日仍在腦海的不可能。

聖雄甘地說:「要改造世界,先改變自己。」我不但呆呆地力行這句話,也開始打算用不一樣方式和角度,繼續完成後來的三大馬。而接下來的就是世界上最盛大的單日公益募款活動,同時也是最難入選的「倫敦馬拉松」。

  • 倫敦的「善」

跑步可以一個人跑,也可以是一群人跑;可以為自己而跑,更可以是為公益而跑。

這是頭一回,我跑起馬拉松感覺這麼有壓力。畢竟有這麼多好朋友們跟我一起做公閉兒機構,更讓我有機會帶著大家一起參與這項慈善馬拉松。(我立了根功德柱在結語〈灰象甘蝦羚打擂〉,大德們可別忘了去瞧瞧。)

在我的六大馬計畫中,倫敦馬本來是最後一塊拼圖,最快要到二○一八年才有機會完成。(原訂二○一四年東京初馬、二○一六年波士頓、柏林馬、二○一七年芝加哥、紐約馬,二○一八或二○一九年才是倫敦馬。)

然而,當我在二○一六年下半年知道二○一七年上半年有歐洲出差計畫後,我就開始改行當「編劇」了。跟大家一樣,我也報名了倫敦馬樂透,但畢竟台灣總是很少人樂得到、透得了。當不意外地收到不錄取通知時,我更是開始找尋其他的可能性,頻繁發信到亞洲其他有配合的旅行社詢問,也如預期所想,所有回信都直指「名額早被預訂了」。

不用想也知道,跑馬人哪有這麼輕易放棄的。最後我決定改走慈善路線,終於順利地拿下僅有的慈善席次。

藉由倫敦馬,我邀請親朋好友們一同來關懷台灣自閉兒和癌症病童,一起兼善、行善、揚善、樂善。不但有許多支持我的親朋好友們響應,更讓我感受到大家希望為公益付出的善念與行動。

因此,本來只是我的倫敦馬,因為大家的共襄盛舉而成了「我們的倫敦馬」。

  • 芝加哥的「驚」

二○一六年我本來有個帶著全家前往美國半年的進修計畫,於是我以成績分別申請了二○一七年「芝加哥馬」與「紐約馬」,並獲取參賽資格。

起初覺得這個構想很完美,可以全家出遊,又能一兼二顧把六大馬完成。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後來因故取消了進修計畫。但想到自己都已經跑完六大馬的其中四個,頭都洗一半了,就把剩下兩顆頭洗完吧!

然而也因為進修計畫生變,反倒產生了一個困擾:「得在有時差的地方,連續兩個月跑馬」。這也是第一次嘗試將「全家國旗跑旅」移往具有明顯時差的國度。

然而最驚險的還在後頭,不小心被同行的枕邊人傳染感冒,憂慮的心情揮之不去。

我怕嗜睡不敢吃藥,而賽前一、兩天窮盡一切手段:線上求助醫生及友人、灌開水、吸蒸氣、吞維他命、補運動飲、包緊全身,就是希望全力壓住這位不速之客。幸好處置得宜,比賽前一天和當天呼吸道還算順暢,只餘下「濃濃的痰吐」跟「啞啞的談吐」。

連同著賽前感冒的驚魂,芝加哥賽道十九彎二十八拐的驚訝,賽道上數度受到急行而過的自行車驚嚇,天缺時地未利人不和竟然還能達成預定目標,我因而感到驚奇!

當然,還有帶著兩個小孩第一次跨足美國,歷程更是處處驚心動魄。

我最大的收穫,在於:「別只盯著外面,最大的對手永遠是自己,接著是自己人。」最後驚覺,人的潛能真的是無限啊!

  • 紐約的「動」

我帶著興奮又期待的心情前往紐約,經過四年多的精實訓練,讓我在面對未知的挑戰仍保有充裕的自信。(或許唯一的隱憂來自於長期訓練下,身心持續累積的疲累。)

紐約馬剛起跑,就是個大上坡跑上「韋拉札諾海峽大橋」(Verrazano-Narrows Bridge),生涯十六次全馬中,從沒印象哪次像紐約馬一樣,才一開始雙腿就非常有感了。

我想這就是所謂的下馬威,紐約馬鐵了心,在一開始就給所有想親近它的跑者們下馬威。

過去的跑馬經驗裡,不論什麼狀況多少都曾遇過。當起跑後就感覺狀況不好時,倒不一定是壞事,反而會讓我們更謹慎以對。

賽前最該戒慎恐懼的,肯定是橫跨五個行政區總共五座連結橋樑。而等到親身上陣後,卻發現除了橋樑以外,一般道路坡度竟也常常「急轉直上」!馬拉松最後的12.195 公里往往是驗證功力高低的時候,而紐約大蘋果的最後12.195公里,同時也是我世界六大馬的最後12.195公里,更是挑戰重重。

除了後面仍有「威利斯大道橋」(Willis Ave. Bridge)及「麥迪遜大道大橋」(Madison Ave. Bridge)兩座橋靜靜地等候著我們,中央公園周遭的高低起伏更像極了顆不定時炸彈,隨時準備引爆跑者疲憊的雙腳。也因此,東九十街即將轉入中央公園前,有右側詩意、左側過億的第五大道,整條路段看來極其浪漫,但沿途坡度一路向上,跑來卻極其緩慢。

P63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提供
二○一七年紐約馬終點前最後五百公尺

在當天選手村漫長等待的冷冽抖動,前後五座橋對意志的無限撼動,以及沿途加油群眾的慷慨激動,到最後順利完賽、取得世界六大馬六星排列成「蜜糖波堤」的莫名感動,至今仍深深刻劃在心底。

二○一七年紐約馬的標語是「It will move you.」著實明顯適用於任何自虐的行徑或處境。

毛毛細雨間,我掛著六星「蜜糖波堤」,獨自漫步於紐約馬終點線後,披著完賽斗篷緩緩走出中央公園的路上,我不時仰望天空,品嘗一種專屬自己卻又不僅僅屬於自己的滿足感。

我不是歸人,也不是過客,我是個跑者;

一個已完成自己以及許多親朋好友期待的六星跑者。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去你的人生低谷:最速總的世界六大馬重生路》,時報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王冠翔

唯一想征服的,是自己心中那座競技場......
從傻傻起跑到挑戰世界六大馬拉松,
「最速總經理」王冠翔訴說他的美、痠、嚇、餓、驚!
象總:「在跑步中我學會全力奔馳、盡情飛翔,挑戰自己的極限、挑戰自己的無限可能。」

王冠翔,一個來自台北都市邊緣──「芳蘭」的調皮男孩,從小盡情在山間奔跑、小溪抓魚。成家立業看似一切順遂之時,摯愛的母親逝去卻有如一記人生重擊狠狠打在他心坎,失落的男人徘徊在人生低谷,又遇上身體老化、代謝退化,體重不斷增加的重重危機。就在他二○一三年的生日時,好友送他一只運動穿戴裝置,天時地利人和湊成了機緣,註定他開始「跑步」這樁許多人口中的傻事,也為他接下來的人生帶來動力和改變。

打開運動裝置,自我訓練八個月,累積一千公里後,江湖人稱「最速總經理」的王冠翔完成了他的東京初馬。在接下來的四年三個月,他接連完成波士頓、柏林、倫敦、芝加哥、和紐約等世界知名馬拉松賽事,掛上六星「蜜糖波堤」,成為世界六大馬拉松台灣最速跑者!

他穿著國旗裝,高舉國旗衝向終點線,讓台灣在國際馬拉松賽道上被看見;將追求速度的能力,轉化為分享公益的心意,帶領「回饋日」,讓更多人開始跑起來、跑得更好;更投入自己的資源,發起「國手匯」品牌加速器,多元重塑長跑選手及運動文化發展!

最速總經理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夢想,也都有自我解讀及完成夢想的方式。唯一不變的,是你得一步步逐夢踏實,一段段通過考驗,不斷對著鏡子裡每個階段的自己說:『Yes, you can make it !』」於是,他開始寫下這本不只是談跑步、談世界六大馬,也是談自己、談天地和談眾生的另類跑步書。

本書特色
  • 詳實記錄從市民跑者到最速總經理的過程,私藏課表大公開!
  • 分享世界六大馬拉松競速照片,如臨熱血奔騰的吶喊現場!
  • 揪心與決心共存的生命觀,同理你的糾結,伴你跨越人生困境!
getImage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