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島後的禁書》:黃煌雄被警備總部查禁的第一本書《到民主之路》

《美麗島後的禁書》:黃煌雄被警備總部查禁的第一本書《到民主之路》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通讀全書,這只是一位政治專業人士提出他在1970年代末期至1980年代初期的觀察報告,希望對台灣、對國民黨、對黨外人士及台灣人民有所助益而已。文字間展現出一名知識份子對台灣的大愛。不料,警備總部卻將它扣上「否定法律,詆譭法統,淆亂視聽、挑撥政府與人民情感,足以影響民心士氣」,而將之查禁。

文:廖為民

《到民主之路》

黃煌雄著 八十年代出版社 1980年10月10日初版

台灣警備總司令部69.10.23. 隆徹字第4615 號函
主旨:《到民主之路》一書,內容淆亂視聽、挑撥政府與人民情感,依法查禁,請查照轉知、查照辦理。
說明:

一、 黃煌雄著《到民主之路》一書(三十二開本,平裝一冊,二○七頁,發行地址:台北市富錦街一○七巷一弄六號二樓,總經銷:台北市重慶南路三段十二號六樓,於中華民國六十九年十月十日出版),內容否定法律、詆毀法統,淆亂視聽、挑撥政府與人民情感,足以影響民心士氣。

二、 依照〈台灣地區戒嚴時期出版物管制辦法〉第三條第六、第七款及同法第八條之規定予以查禁。

我們深信:不論朝野,在這過程上,都要由「坐而言」,進到「起而行」,且要澈底揚棄所有不實、虛驕、華麗、壓制、逃避、激情、躁進及依賴影子的想法、說法與作法,而以堅定的信念、抉擇、實踐與奉獻的精神,不懈而又無畏地奮鬥。我們更深信:唯有朝野都以這種「質勝於文」的踏實態度,共同心連心、手牽手的實踐,我們才能早日使民主深根成為我們社會中一自然的正常現象;當這一天到來時,我們才有資格對所有在高雄(美麗島)事件中受傷和受苦難的同胞,以及所有對高雄(美麗島)事件的發生及發展感到「遺憾」、「不幸」、「難過」而受驚、流淚、流浪的同胞,給予最深刻的安慰—這也是經過高雄(美麗島)事件的歷史性創傷之後,我們所應肩負的歷史性任務。——黃煌雄本書〈自序〉

《到民主之路》是黃煌雄被警備總部查禁的第一本書,在這之前,他已經出版《論戰國時代的合縱與連橫》、《革命家—蔣渭水》、《被壓迫者的怒吼》及《國民黨往何處去》,本書除〈自序〉外,分為第一部分:到民主之路,內含〈今年五項公職選舉的歷史意義〉等九篇,第二部分:台灣近代民主運動,有〈從蔣渭水精神談起〉等六篇;發表日期是1977年12月至1980年8月,結集成冊是因他參與1980年12月6日的增額立委選舉。

警總的查禁原因相當牽強,這些文章都在黨外雜誌等刊物發表過,黃煌雄是台大政治研究所碩士畢業,文章平實、理論性強,是當時黨外人士裡少數的理論家之一,加上個性文靜,屬於康系的溫和派。

在〈今年五項公職選舉的歷史意義〉(1977年12月)一文,作者指出:從歷史觀點考察,其顯示的意義有:1.新生代力量的崛起。2.支配式角色的消失。3.裁判者的還我面目。

因而,不論朝野對於選舉,應有兩項共同的認識:1.選舉權是全人類共同的遺產,不容任何沾汙。2.在一個政府由人民定期性選出的制度下,辦好選舉乃是政府的義務,而非權利;政府既沒有理由為選舉辦得公平、公正、公開而自豪,所有的候選人也沒有理由為選舉辦得公平、公正、公開而向政府致謝。

經由選舉以產生政府和議會的路線,還是古今中外歷史上所出現過的政權移轉方式中最值得接受的一種……今年五項公職選舉所顯示的意義,已為這種辦法注入新的轉機和希望;為了使這種新的轉機和希望在未來的歲月裡,能夠一步一步順利地展開,在台灣地區以及海外的所有中華民族同胞,不論階級黨派、男女老少、士農工商、貧賤富貴,都有共同的義務,不僅要有這種認識,更要努力具體實踐,以共同為現在千千萬萬以及未來世世代代的同胞,開創一條歷史上尚無先例的健康的民主大道。

〈競爭者之路—國民黨與黨外的健全化〉一文中論及:

中美斷交之後,在國內政治上,一個重大、尖銳、具有逼迫性、又使人無法逃避的問題,已經籠罩在關心台灣前途的每一個人的心坎上,這便是:「台灣往何處去?」其在國內政治因素發展,有兩個相關問題:1.國民黨往何處去? 2.黨外往何處去?

國民黨這種支配者角色,一面經由行政體系的運用,向全國行政機關延伸;一面經由政治體系的運用,向軍事、學術、經濟、產業、乃至社會各團體延伸,致使國民黨在國內所有機關、團體所扮演的角色,都與其在中央政制所扮演的角色相呼應。

黨外在面對國民黨幾乎壟斷行政和立法的一切職位,力量是微弱的;面對國民黨幾乎壟斷一切宣傳媒體,黨外的聲音是淒涼的;只能在特許的時間(選舉),才有機會公開向民眾講話。

到民主之路
Photo Credit: 前衛出版
黃煌雄,《到民主之路》,1980年10月10日初版。

今天國民黨最大的困境:如何使實際與理論協調?因為國民黨三十年來以「革命民主政黨」及「動員戡亂」的理論,來掩飾、包裝其形象,而此種權力惰性,使其自絕於其一再表示的「堅守民主陣容」之外。因此,今天國民黨不但不應該再以排除壓擠其他競爭勢力來鞏固自己的支配地位,而應更以謙虛與誠懇的心情邁向競爭者。

不管國民黨高興與否,經過三十年不正常的憲政時期後,它終得面對一個有競爭者的胸襟、識見與修養的黨外,乃是社會發展的必然趨勢,也是民眾政治意識自覺的結果。因此,競爭者之路,一如國民黨一樣,也代表今後黨外的歷史出路。

當國民黨由支配者走向競爭者,黨外由批評者走向競爭者;也就是國民黨黨外分別走向健全化之路時,真正的民主憲政才能在台灣得到正常的發展。

〈職業革命家・社會運動家・政治改革家〉重刊於《亞洲人》月刊第二期1980年3月號),編者按語:

本文原發表於六十八年八月《八十年代》第三期。作者黃煌雄根據學理和歷史經驗所做的一些立論,不到半年已經因高雄(美麗島)事件的發生以及國內外一連串連鎖事情的發展而不幸言中。當此國家急需療傷止痛的時刻,為了不忍看到我們已經成長和茁壯的社會,因信任不夠,或一時的踟躕,或過於迷信權力而陷入不可預期的災難之中,本刊以極其沉重的心情重刊此文,甚盼能有助於全國上下的知所警惕。

很多關心台灣政治的同胞,困惑地問道:「黨外人士到底在扮演什麼角色?」就世界史加以比較,對既成體系感到不滿的人,通常會有三種反應:

  1. 以職業革命家的立場,對既成體系進行全盤的摧毀。
  2. 以社會運動家的立場,對既成體系進行強烈的衝擊。
  3. 以政治改革家的立場,對既成體系要求合理的改革。

三十年來台灣的黨外人士,只要在政治體制內佔有一席之地的人,都屬於政治改革家的類型。黨外人士在當前體制下並沒有享有平等的競爭地位,他們雖處於劣勢,卻擁有群眾,他們的目標相當有限,僅止於批評,方法也完全合法化。不過,由於黨外人士受到既成體系的歧視與漠視,即使最謹慎保守的黨外人士,有時也不免要衝出政治改革家的範疇,而以社會運動家的胸襟與方式發言,這種現象在選舉時表現得最為徹底。

儘管國民黨一再對海內外宣稱「堅守民主陣容」,實行民主憲政,推行法治,但由於國民黨仍存有濃厚的「打天下」的統治心態,且不改其支配習性,並害怕競爭,當前的政治,不管國民黨在口頭上或文字上如何為自己打扮,實際上所做到的,僅僅是亦民主亦不民主的「猶抱琵琶半遮面」的階段,真正的民主憲政,在台灣雖然已經過「千呼萬喚」,結果仍是「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

就當前的社會條件而言,由於民智的提高、經濟的繁榮與生活的進步,黨外人士的自然邏輯,應是選擇政治改革家的路線;但就當前的政治體制,特別是針對中央政治體制的缺乏代表性與地方政治體制的缺乏合法性而言,黨外人士卻應走上社會運動家之路。所以今天的黨外人士,有如傳統的黨外人士一樣,兼具有政治改革家與社會運動家的雙重任務。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