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馬留台生眼中的台灣媒體:除了批評媒體,也要改變自己的閱聽習慣

大馬留台生眼中的台灣媒體:除了批評媒體,也要改變自己的閱聽習慣
Photo Credit:周兆鴻YOUTUB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世新大學一名馬來西亞留學生畢業致辭影片最近獲得大批網友關注。他在演說中除提醒傳播科系學生「勿忘初衷」外,也期許畢業生能從自己開始改變,多關注社會議題與國際新聞,而非沒有意義的報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周兆鴻

一名馬來西亞學生的畢業致辭演說影片最近獲得大批網友關注,他期望其畢業演說除提醒傳播科系學生「勿忘初衷」外,也期許台灣媒體工作者多關注社會議題與國際新聞,而非廉價的政治報導。

周兆鴻畢業於世新大學的傳播管理學系,是今年世新107學年畢業生代表暨傑出畢業生,他於10月23日上傳其畢業致辭影片後,獲得多位網友分享。

周兆鴻在其臉書發文指出,他作為台灣傳播名校世新大學傳播學院畢業生,對於當前台灣在「言論自由」氛圍所產生的媒體亂象,他認為世新人難辭其咎,尤其當大家在批判媒體的同時,又有多少人有曾真切地關注社會議題?因此他期望未來在媒體業發展的世新人,都能改善媒體生態。

以下為周兆鴻畢業致辭全文:

畢業生代表致詞

6月,一個富有熱情的季節,以及是我們面對人生另一個起點的開始。

各位董事、校長、副校長、理事長、各位師長、與會貴賓還有摯愛的應屆畢業生朋友們,大家早上好。我是來自4年級,傳播管理學系周兆鴻,很榮幸可以擔任本校第一場次的畢業生代表,在這裡為大家說幾句話。

想當年,4年前,從馬來西亞飄洋過海來到台灣,就讀世新大學,我想和大家想的都一樣,這是一間規模蠻小的大學。我們總喜歡調侃自己說,如果我們從山洞口跌倒,我們很可能跌到後門,可能起來的時候還有早餐店阿姨會問你說「誒帥哥要吃什麼?」

可是啊,在這小小的大學裡面,我們有自己的廣播電台、電視台、攝影跟暗房,還有報社報業等等,我想這都是身為傳播科系數一數二大學裡非常珍貴的教學資源以及教材。

這4年來,老師們的循循善誘,教導了我們在課堂上許多豐富的知識,然而除了這些知識以外,他們還教導了我們除了社會要如何應對,還給了我們許多的實習、打工、比賽以及就業的一些方向指引,讓我們可以在畢業以後,可以完整地擔任一個世新人的角色。

然而我在世新的4年裡面,有豐富的社團--世新合唱團在陪伴著我成長。我想跟很多的學生們一樣,打工或者是在校外參加一些組織的經驗,我想都可以成為我們在未來就業的養分,甚至是改變社會、改變媒體圈的能量。

可能說到這裡,大家會有個疑問,我們身為傳播科系、世新的畢業生,可以改變社會,或是改變媒體圈嗎?還是我們寧可隨波逐流被社會改變?我想在這邊跟大家分享一些故事。

在我的國家馬來西亞,是個長期打壓新聞言論自由的國家。我們的媒體沒有辦法中立、客觀報導反對黨以及非執政黨的新聞,否則會被收到警告信或者被革職。然而去年在我們建國以來第一次政黨輪替以後,我們終於看到新聞言論自由的曙光。

可是我去年回去的時候,我參加了一個當地的媒體論壇,當地的學者竟然提出這樣的警告,他說在馬來西亞,即使我們的媒體變得自由了,我們有了媒體的言論自由,可是我希望我們不要變得像台灣那樣製造低俗的言論,以及媒體娛樂化的走向。這對在台下就讀傳播科系的我而言,聽起來是非常的刺耳,以及諷刺。

一個多月前,我和朋友在世新大學的附近吃宵夜。那裡有個電視機在播放新聞,可是你們知道嗎?一個小時的電視新聞,有50分鐘報導著同一個市長的新聞,有10分鐘在報導無關緊要的,可能是路邊的小狗還是小朋友掉進溝渠之類的。這對我而言是非常納悶,我問了朋友一句話,你知道現在世界上正在發生什麼事情嗎?他們回答我,不知道誒,新聞沒在報啊,也與我沒什麼直接關係。

各位朋友,4月22號,是斯里蘭卡連環恐怖爆炸案的全球哀悼日,也是台灣某市長在決定要不要選總統的其中一天。然而,這不僅僅是個案,這是我這4年來的所見所聞,我們身為傳播科系的學生,我們可能會說,誒這就是媒體的錯,他們為了賺錢、他們為了娛樂化的走向,他們才要製造這些內容啊,然後搬出一些理論,什麼二元市場這些的。然後就把我們這些閱聽人的責任撇開到一邊。

可是我想問在座的我們,我們平常有認真地對待社會課題嗎?我們平常有認真的去思考全球時事議題,對我們所造成的影響嗎?還是第一場次(編按:世新在107學年度畢業典禮有非常多場次,此為新聞傳播學院的第一場次)的大家,我們覺得,我們並不是新聞系的畢業生,所以這些事情與我無關?

跟大家說幾個例子,台灣《還願》遊戲因政治內容被下架;美國戰地記者柯爾文,他為了拿到好的戰地記者的畫面在敘利亞被殺害;香港銅鑼灣書店老闆林榮基先生,因為印書、賣書,而被囚禁,甚至逃離香港;很多大型的廠商到現在為了討好男性客戶,不斷地在物化女性行銷產品。

剛才說到的行銷、攝影、印刷、遊戲,不就是正在的我們所學的專業嗎?我們還有理由去說服自己說,社會、政治跟我們一點關係也沒有?甚至我們不能夠去改變嗎?還不如,我們從現在畢業的這一刻起,改變我們的閱聽習慣,不要再去追從一些新聞意義也沒有、新聞價值也沒有的新聞,開始去關心社會,開始去關心那些看似跟我們一點關係也沒有,可是卻影響非常深的一些議題,因為我相信,我們都相信,未來的媒體亂源,以及低俗的新聞內容,我們都不希望再聽到有這一句話叫做:「我世新畢業的。」

我相信,我們世新的畢業生,在未來的各行各業,都能夠發光發熱,我們世新的畢業生在未來,都能夠創立平台,都能夠妥善的思考,以及很成熟的媒體識讀的能力。我相信4年來師長的循循善誘,傳道、授業、解惑,帶給我們的不僅僅是這些,他們還啟發了我們對於思考的空間。所以到最後我想要再一次感謝在台上的師長們,對我們4年來的循循善誘,我們一定會抱持著飲水思源的心態,勿忘初衷,在未來的各行各業繼續發光發熱。

在這裡,願所有畢業生:

鵬程萬里,展翅高飛;擁抱夢想,綻放前程。
祝福我們,畢業快樂!謝謝!

本文已獲周兆鴻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