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大選變天:貪污纏身的「前總統」變「副總統」重返執政

阿根廷大選變天:貪污纏身的「前總統」變「副總統」重返執政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產階級選民對決左翼裴隆主義、基西納派。選舉結果顯示相較於貪污案,阿根廷選民更重視經濟困境、通貨膨脹、失業與貧窮問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阿根廷昨(28)日舉行總統大選,反對派候選人左翼基西納派的(Kirchnerismo)的艾柏托(Alberto Fernández)和搭檔、前總統費南德茲(Cristina Fernandez de Kirchner)以48%得票率擊敗現任總統馬克里(Mauricio Macri),重返執政。這此次大選儼然成為「裴隆保護主義」支持者擊敗中產階級選民,外界預料阿根廷重回干預政策、政壇將掀政治報復,新聞言論自由將受箝制。專家則稱,阿根廷經濟走向以及與巴西的關係可能將發生變化。

新總統艾柏托和他的搭擋是誰?

(中央社)艾柏托在國際舞台上鮮為人知,但阿根廷政壇認為他是理性務實,不走意識形態的中立派總統。他在2003年前總統基西納(Nestor Kirchner)任內擔任總統府幕僚長,後來在費南德茲擔任總統期間續任幕僚長。

他的搭擋前總統費南德茲在總統卸任後,遭收賄、侵吞公款等13項罪名起訴,爭議過大,因此她改以副手身分,搭檔艾柏托競選正副總統寶座。她涉及的貪污案在選前因司法轉彎,已延到選後審判。結果證明兩人策略奏效。外界認為選後費南德茲將成為實際掌權者。

英國《衛報》選前曾評論,馬克里似乎低估了費南德茲的政治想像力,奉行裴隆主義的費南德茲善長社會補貼救助政策,成為窮人的捍衛者,使她擁有極高支持度,儼然化身現代版的阿根廷前第一夫人艾薇塔(Eva Perón)。

裴隆主義(Peronist protectionism)是20世紀40年代阿根廷前總統裴隆(Juan Domingo Perón)的政治理念,主要特色包括左翼經濟政策、社會福利補貼措施、資本管制及貿易保護主義。阿根廷前總統基西納(Néstor Carlos Kirchner)及妻子費南德茲自2003年先後執政12年的基西納時代,奉行裴隆主義。

為什麼阿根廷選民想要「換人做」?

馬克里任內經濟問題惡化,披索暴跌,通貨膨脹率高達56%,貧窮人口占比達35%,,失業率超過10%,創下近13年來新高。阿根廷幣披索強烈貶值,外債不斷攀升。選舉結果顯示相較於貪污案,阿根廷選民更重視經濟困境、通貨膨脹、失業與貧窮問題。

這次選舉儼然成為「支持馬克里的中產階級選民對決左翼裴隆主義、基西納派」。

但儘管經濟困頓,在經濟較富裕的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Buenos Aires),許多中產階級仍力挺馬克里。一名婦人對記者表示,「馬克里任內4年做了許多前政府未做的事,4年能夠改變多少?當然馬克里也有搞錯的時候,實施錯誤的經濟政策」,她希望民眾再給馬克里4年的機會。

一對夫婦向記者表示,若是艾柏托當選,阿根廷會回到更極權的政府,費南德茲擔任總統時將阿根廷治理得一敗塗地,他們不希望阿根廷重回過去資本管制的時代,希望保持現有自由經濟體制,不要變成委內瑞拉或智利。

相較於中產階級選民,基西納及費南德茲執政12年奉行裴隆主義,費南德茲也擁有非常多裴隆主義死忠支持者,尤其是首都近郊的勞工階級和鄉村的貧窮農民。這次選舉結果也驗證,費南德茲奉行的社會福利補貼措施對許多選民仍相當受用。

體認這次選舉對阿根廷未來至關重要,選民這次投票相當踴躍。根據阿根廷內政部數據,此次投票率約為81%,比初選76.42%高出4個百分點。

大選後對阿根廷可能會有什麼影響?

2018年,費南德茲前私人司機記錄的賄賂筆記本曝光;筆記內容顯示,費南德茲夫婦執政時期疑透過公共工程收賄,此案仍在司法調查。阿根廷國會議員卡里奧(Elisa Carrió)選前曾警告,若基西納派勝選,調查貪污案的記者們將受到報復,受司法調查。

阿根廷資深媒體人拉納塔(Jorge Lanata)曾將費南德茲及她的夫婿執政的基西納時代,與獨裁政權相提並論;他批評現在的基西納派比先前更專制。另一名政論主持人諾瓦雷斯西奧(Luis Novaresio)也曾接受訪問,他擔心若費南德茲重掌政權,他將無法繼續在阿根廷從事新聞專業。

艾柏托勝選也顯示,巴西與阿根廷之間的雙邊關係或將出現變化。

幾個月前,巴西總統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曾說,如果艾柏托勝選,阿根廷可能成為下一個委內瑞拉。波索納洛今天表示,對艾柏托在阿根廷總統大選中勝利「感到遺憾」,「阿根廷做出壞選擇」。波索納洛還說「不打算恭喜艾柏托」,但強調「巴西不會對阿根廷關起大門,兩國政府將維持對話」。

阿根廷的經濟發展對巴西影響巨大,因為阿根廷是巴西製成品的主要市場,同時也是巴西整體出口的第3大目的地,僅次於中國和美國。鄰國經濟下滑直接影響巴西工業生產,尤其是汽車業,去年巴西汽車出口量即比2017年減少18%。

國際金融協會(IIF)拉丁美洲研究主管卡斯特亞諾(Martin Castellano)指出,艾伯托和費南德茲重返執政,阿根廷的政治經濟走向可能將發生變化。阿根廷將從馬克里的親商政策,重返艾柏托信奉的裴隆主義式保護主義。

不過艾柏托在競選期間推出的經濟計劃非常籠統,他指出新政府的第一項措施應該是緊急停止危機,與債權人達成廣泛協定,重新協商債務,以確保包容性成長,而生產發展政策應首重以增加出口取代進口的計畫。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