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逼民反的香港,讓我想起《水滸傳》裡的「豹子頭」林沖

官逼民反的香港,讓我想起《水滸傳》裡的「豹子頭」林沖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林沖是個原本想要遵守體制的受害者,最後被逼出走、落草為寇成為體制外的抗爭者,是個悲劇人物。示威者不也是這樣嗎?因為警方過度使用武力、因為「蒙面法」讓行動升級,也付出了代價。

「逃犯條例」正式被撤回了,陳同佳出獄了,可是香港已經不一樣了。

4個月下來,港鐵不定期提早停止服務、商鋪不定期提早收舖,機場偶爾關閉、民眾盡量不出門。這個以效率著稱的城市,也日益破碎。

這個城市崩壞速度和幅度之巨大,讓人不可置信。以前那個地鐵總是準時、蘭桂坊總是人擠人、銅鑼灣總是很熱鬧、晚上回家總是很安全的城市消失了,也或許再也不會回來了。

誰想得到那麼理所當然的生活環境,有朝一日會崩垮至此?

兩方暴力相對

隨著抗爭由平和變得激烈,不知不覺很多以前大家無法接受的畫面,已經變得稀鬆平常起來。以我來說:

第一次看到催淚彈煙硝瀰漫的畫面覺得擔心,現在只希望中國製的催淚彈不要對人體造成太多副作用。

第一次看到警民衝突的流血畫面覺得揪心,現在只希望不要鬧出人命。

第一次看到地鐵站被破壞的畫面覺得難過,現在只希望最重要的訊號系統不要被破壞、危及行車安全。

第一次看到商店被砸的畫面覺得不可置信,現在只希望「裝修師傅」不要順手牽羊、不要讓店鋪員工難以復工。

第一次看到水炮車出動的畫面時覺得震撼,現在只希望水炮車小心駕駛避開教堂和清真寺。

第一次看到縱火的畫面時覺得像是到了第三世界,現在看到各區同時縱火的畫面覺得稀鬆平常。

甚至,警署被投擲汽油彈的畫面,也已經讓我不以為意了。

這幾個月來警民衝突日漸嚴重,兩方暴力相對。警方當然是前科累累──721、831事件真相未明,近來又有許多浮屍與自殺案件──過度使用武力、跟黑社會勾結,都被人詬病。但示威者攻擊警察、「夜更裝修師傅」燒毀地鐵、打爛商鋪,也是暴力行為。

儘管激烈的暴力行動有效對政府和警隊帶來了壓力,這些行動同時也把這個城市打得遍體鱗傷。沒有人希望見到這個城市的崩壞,就像沒有人希望見到自己的老家被破壞一樣。

這也正是這幾個月來讓人心情低落的原因:網路直播的畫面就像是老家被拆一樣。要是官府強拆還有個正當生氣的理由,但現在打爛傢俱的是打著「官逼民反」旗號的親戚,卻陷入了左右兩難的地步。

豹子頭逼上梁山

官逼民反,讓我想起《水滸傳》裡的豹子頭林沖。

原是80萬禁軍教頭的林沖,因為貌美的妻子被太尉高俅的養子高衙內看上,而多次被陷害。起初幾次高衙內調戲他的妻子,他忍了;把他騙進高府,誣陷他持刀闖入白虎堂,將他關入牢獄。後來更將他臉上刺字、發配滄州充軍,他忍了。高衙內在滄州設計陷害他想將他致於死地,林沖發現了高衙內的詭計,這次他終於忍不住了──於是他殺了設計陷害他的人,也只好夜奔梁山逃命。而林沖的妻子因為被迫改嫁自殺明志,了卻一生⋯⋯

一個原來有家、有事業、前景光明的社會中堅,一開始選擇與政權與惡勢力妥協,可是到最後他也忍不住了。最後他選擇與體制反抗,而他曾經有過的「小確幸」生活,也永遠消失了。

林沖是個原本想要遵守體制的受害者,最後被逼出走、落草為寇成為體制外的抗爭者,是個悲劇人物。

示威者不也是這樣嗎?因為警方過度使用武力、因為「蒙面法」讓行動升級,也付出了代價:截止10月18日,超過2600人被捕。被逮捕之後若定案就得服刑,不然,就只能像林沖一樣離鄉、流亡海外。

村上春樹說:「假如這裡有堅固的高牆和撞牆破碎的雞蛋,我總是站在雞蛋一邊。是的,無論高牆多麼正確和雞蛋多麼錯誤,我也還是站在雞蛋一邊。」

在高牆與雞蛋的抗爭當中,雞蛋要付出的代價是高牆的千萬倍,必須堅持的意志力也是高牆的千萬倍。

也因此,抗爭者更需要選擇抗爭的途徑和時間。「玉石俱焚」式地讓這個城市停擺、陷入絕境,並不是最好的方式。

林沖的故事也說明了這點:被高俅父子陷害而被迫落草為寇的他,在高俅被捉上梁山之後,並沒有報這個血海深仇,而讓高俅全身而退。

也許有人會覺得林沖窩囊,我倒覺得他懂得衡量局勢——那時宋江一心想著被朝廷招安,不想讓林沖的私仇壞了大事,而林沖知道自己必須跟梁山泊共進退,也只能以大局為重,放下過去恩怨。

林沖從體制內走到了體制外,在梁山泊被招安之後,又走回了體制內。

與體制抗爭的時候他充滿悲憤,但他並沒有一路打家劫舍到底——在梁山泊當抗爭者的時候他學會了審時度勢,最後策略性地回到體制內,再度成為朝廷的武官。他的反抗行動終究還是達標了。

成功的反抗行動需要策略,而不是蠻幹到底。

祝願香港早日康復。

延伸閱讀

本文經孫婕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