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爾Mad Pride紀實:「走出白色房間」,光明正大宣告「精神障礙者」的存在

首爾Mad Pride紀實:「走出白色房間」,光明正大宣告「精神障礙者」的存在
精障者演出舞台劇「走出白色房間」|Photo Credit: 王雅芳攝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韓國社會對精神疾病以及患者仍存有很深的偏見,尤其在發生重大事件後。輿論出現要求政府加強管理精神病患的聲音。許多病患因此遭受更多的歧視。為此,精神疾病患者藝術創作治療團體Antica決定於今年舉辦Mad Pride(瘋狂自尊大遊行),直接讓社會大眾看到他們的存在。

文:王雅芳(小金魚左眼看日韓

編按:根據韓國保健福利部2016年的「精神疾病實況流行病學調查」結果,韓國人的精神疾病盛行率為25.4%。也就是四名成人當中有一名一生會經歷一次以上的精神健康問題。疾病種類多元,包括憂鬱症、妄想、強迫症、恐慌障礙以及社交恐懼症等。然而,韓國社會對精神疾病以及患者仍存有很深的偏見。特別是2018年底發生江北三星病院精神科醫師遭患者刺殺身亡事件,以及今年4月發生的晉州公寓精神病患放火殺人事件之後,韓國媒體大肆報導,輿論出現要求政府加強管理精神病患的聲音。許多病患因此遭受更多的歧視。

為此,精神疾病患者藝術創作治療團體Antica(原文: 안티카)決定於今年舉辦Mad Pride(瘋狂自尊大遊行),直接讓社會大眾看到他們的存在,藉此改善大眾的偏見。克服種種預算和場所的困難,第一屆首爾Mad Pride順利於10月26號舉行。這也是Mad Pride首度於東亞國家舉辦。筆者也親自到現場參加,以下是來自現場的報導。

10月26號,首爾天氣大晴,但15度左右的溫度,讓人感到冬天的腳步一步步逼近。大約中午12點,我來到了第一屆首爾精神障礙者自信心大遊行(Mad Pride)舉辦地——光化門廣場旁的世宗路公園。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擺放在入口處擺放的「우리는 지금 여기 있다(我們現在,在這裡)」的大型立鏡。

現場有將近二十個攤位,依照內容主要分為三大類型:諮詢服務,包括醫療服務、法律諮詢、現場導引;人權醫療團體,包括首爾人權電影節、同志團體,還有清州精神健康中心等。最後則是數量最多的創作型攤位,展示精障者的書畫照片等藝術品,提供參加者拍照一起製作照片牆等體驗活動。另外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現場也有不少關於介紹精神疾病和精神疾病患者相關正確知識的立牌和展示會。

prejudice_breaking_fair
Photo Credit: 王雅芳攝影
精神疾病患者改善偏見展示會

這次遊行活動的七彩螢光海報也隨處可見。我詢問主辦單位Antica今年五彩海報的設計有何特別的意義,團體負責人申明真(심명진,音譯)這樣回答:「如果只是單純的直線條,大家會覺得就只是一些線。但是我們認為,人有多樣性。有各自的色彩、形狀。因此,我們思考如何利用線表現出最多變化。雖然看起來可能不是一般的字型,但我們覺得這呈現出現社會多元的樣貌。其實,我覺得任何人都可能會遇到精神問題,我希望社會能夠認同這點,接受社會成員的多樣性。」

12點半一到,中央舞台宣布今天集會開始。據目測,現場大約有兩三百名民眾聚集。兩位主持人都是精神障礙者, 其中男性主持人介紹精障者自信心大遊行的緣由:「雖然這次首爾的Mad Pride在10月26號舉行,但其他許多國家是在7月14號舉辦。1789年7月14號,法國人民打開巴士底監獄的大門,將許多貧苦的犯人放出來,其中也包括沒有犯任何罪,僅因被認為『發瘋了』就被關起來的人們。Mad Pride選擇在這天舉辦,就是為了紀念精神病患的人權以及自由。」

mad_pride_souel_poster
Photo Credit: Antica
2019首爾Mad Pride海報

這次的主辦單位——精神障礙者藝術創作團體Antica的成員박목우(朴穆宇,音譯)則說明這次首爾遊行的主題:「1993年在加拿大舉辦首次Mad Pride。這是個由精障者當事人、精神疾病倖存者以及他們的支持者共同參與的慶典。第一屆首爾Mad Pride的主題是『我們現在,在這裡』,意思是『光明正大地告訴世界我們的存在,這是一種自信心,也是一種宣言』。」

主持人宣布接下來是參觀各個攤位的時間。我看到首爾人權電影節的攤位掛個彩虹布條,寫著大大的反對粉紅清洗(pinkwash),好奇這跟這次大遊行有何關聯,便向前詢問。執行長Hyun Park如此解釋:「就像以色列藉由「國家同志人權」的友善形象,來掩飾對巴勒斯坦殖民暴力一樣,韓國雖然有禁止歧視身心障礙者法(장애인차별금지법),但這不表示他們真的有受到保護,反而可能只是韓國政府拿來宣稱人權進步的一個工具。」

在「釜山慶南蔚山精神重建機構協會」攤位,我則有機會和精障者互助團體「沉默之聲」的會長稍做訪談。會長談到團體成立目的是爭取精障者的權利,並且改善大眾的意識。活動的一環就是到街頭擺攤,直接回答大眾的問題。「還滿多人感興趣。民眾最常問的就是,精神疾病患者最常受到什麼歧視?在社會生活遇到什麼困難?在治療的時後發生什麼問題?」。談起在活動過程中覺得最困難的部分,會長苦笑地說:「大家不願意和精神疾病患者做鄰居。但這是要提升精神病患的人權很重要的一點。讓一般人和精神病患可以一起生活……」

回到中央舞台,開始上演舞台劇「走出白色房間」。這是一齣由精障者親自編演,演出病患在醫院治療過程受到的種種不人道待遇,包括惡劣的治療環境、限制自由、不被尊重、遭忽視、強制住院、過高的診療費等。表演完後,演員一同喊出:「創造一個各式各樣的人都能一同生活的空間吧!請了解我是誰!我們現在,在這裡!」,台下響起熱烈掌聲。

演員們走下舞台,每人手上拿著一隻象徵破繭而出、自由飛翔的蝴蝶道具,推著一張上面坐著病人的病床,開始往大馬路移動。緊接著登場的是Mad Pride的重頭戲——上街遊行。70年代義大利推動廢除公立精神醫院的象徵——藍色木馬——也是一大亮點。遊行隊伍參加者有人仍害怕社會的眼光,選擇戴上面具,不過整體而言,更多的人選擇直接露臉。有人拿著眼睛模樣的裝飾物,有阿公帶著孫子,也有女兒牽著媽媽一起上街。除了精障者本身、身心障礙者人權團體工作者以外,遊行隊伍當中也有不少一般民眾。

一位大學生說:「我今天是以支持者和大學新聞社記者的身分參加。精神疾病在現代社會越來越普遍,但韓國社會對患者仍有許多偏見,像是把少數精障者重大犯罪的問題放大,好像每位患者都是潛在犯罪者,我覺得這是個很大的問題,所以前來支持。」也有上班族表示支持:「我在臉書上看到有這個活動,因為沒聽過Mad Pride,就去查了相關資料。發現這是關於精神疾病者的遊行,在國外舉辦過多次,但要在韓國舉辦時,多次遭拒,今年好不容易才成功舉辦。我有點好奇,就決定來參加。我覺得韓國社會不能再迴避這個問題,精神疾病並不是個人的問題,是社會讓人生病,是整體社會的問題。」

mad_pride_bed_bush
Photo Credit: 王雅芳攝影
Mad Pride的重頭戲——大遊行,象徵醫護人員和病人將病床推出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