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魂和才」戰略:西洋面孔穿上國家隊球衣,都是日本人

「洋魂和才」戰略:西洋面孔穿上國家隊球衣,都是日本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就現實點考量,一個運動如果不贏球,就不會有人注意。要增加日本代表隊贏球的可能,就必須先從國外人才歸化開始。這次橄欖球世界盃的口號「One Team」,其實也是告訴日本人,不論什麼人,穿起球衣都是為日本戰鬥。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日本首次八強

「不需垂頭喪氣!要抬頭挺胸!我們這一年一起生活了250天以上,我們現在跟家人一樣,能當這隊伍的隊長,我真的感到很榮幸。」說話的人是31歲的日本橄欖球國家隊隊長里奇(Michael Leitch),他背起6歲的女兒放到肩上,環繞全場一週,東京的味之素體育競技場內湧進4萬8831人,全場「Japan」高喊聲不絕於耳。感覺好像贏球的氛圍,但其實這場比賽,他們以3:26慘輸給強敵南非。

4年一度的橄欖球世界盃,2019年在日本舉辦,被分類在A組的日本,小組內有著古豪愛爾蘭、強敵薩摩亞與老牌勁旅蘇格蘭,還有東歐的新銳俄羅斯等,每個都不是好惹的橄欖球強權。然而,日本在這一屆的賽事中,打出了主辦國的韌性,先是在開幕賽中30:10大贏俄羅斯、隨後奇蹟般地以19:12扳倒世界強國愛爾蘭,38:19踢贏薩摩亞,最後再以28:21撂倒蘇格蘭,以小組第一之姿進軍下一輪。

當然,進軍下一輪後,日本要面臨到更嚴峻挑戰,8強賽的南非,可是世界排名第4的恐怖對手。原先預估以日本的進攻能力,要是以對上愛爾蘭(世界第一)的韌性,應該還有機會。怎奈日本實力終究是輸人一截,南非畢竟是拿過兩次世界冠軍的強豪,雖然上半場3:5小幅落後,但是南非的防守不僅猛外,每次的攻擊都會讓日本再退一陣,下半場防守被突破下連連失分,最後輸給南非23分。

來自各國混合

日本雖然止步八強,但這也是日本橄欖球在世界盃有史以來最好成績,回想起1995年的世界盃時,日本還以28:50輸給愛爾蘭,但現在居然可以贏下該國。甚至該屆比賽,日本還創下17:145輸給紐西蘭的「歷史屈辱」,如今日本橄欖球已經在24年後走向不一樣的道路。當然,日本的強化,除了國內的人才培養,來自國外人才的歸化也是相當重要的一環。

這一屆的日本代表隊中,有很多非傳統日本大和族的面孔。細數其隊伍陣容,有很多原先是紐西蘭、斐濟、東加、南非等足球強國出身,甚至還有來自韓國的選手,他們都是在高中或是大學時來到日本求學,隨後畢業加入日本的橄欖球聯賽,最後多半與日本人結婚後定居,進而拿到國籍。隊長里奇有著西洋的面孔,但操著一口流利日文,其實他高中時已經來日本求學。

日本橄欖球「外國色彩」濃厚,其實不是最近的事,早在1998年時,日本橄欖球就出現首位非大和民族的隊長Andrew McCormick。然而,日本橄欖球仍舊經歷了不小的陣痛期,也被批評太仰賴外國的歸化選手。在2009年日本取得橄欖球世界盃主辦權後,才開始較為完整地選手強化計畫,並讓日本國家隊選手有更多且嚴密地國外交流機會,一步步地在友誼賽中與各國強豪交手,訓練自己的實力。

家族般的情感

就如同開頭提到,隊長里奇說的「我們現在跟家人一樣」,其實這一年多的時間以來,日本橄欖球代表隊一直在世界各地合宿,並且與各國代表練習,感覺就像是南征北討的修行武士。如果更往前推,2016年6月開始,日本就開拔到歐洲6大國與南半球4大國中,與傳統橄欖球強權對戰,持續強化。跟過往一直沉溺在亞洲同溫層,找韓國、香港等對手練習取勝後來說服自己,這幾年日本持續向外拓展。

特別是日本在2015年的英格蘭大會中,在最後一刻突圍反擊,以34:32險勝南非,並在小組賽取得3勝1敗的戰績,讓日本得到更多信心。事實上,日本持續強化的推手,來自前總教練平尾誠二,他在1997年以34歲的年輕歲數接下日本橄欖球國家隊總教練,卸任後也在持續推進日本代表的「國際化」。

當時的國際橄欖球協會為了推廣運動,放寬規定,一位選手同時可以選擇替兩個國家參賽。當時的平尾在擔任總教練之餘,也力主引進國外「代表隊等級」選手到日本,給予人才歸化的優惠後,在引進許多當時的中學生來日本留學打橄欖球,縱使受到許多批評,但平尾仍認為,這是讓橄欖球在日本掀起風潮的重要手段。

就現實點考量,一個運動如果不贏球,就不會有人注意。要增加日本代表隊贏球的可能,就必須先從國外人才歸化開始。平尾的「洋魂和才」戰略,在20年後終於收到成效,來自外國的選手們終於與日本生活融為一體,這次橄欖球世界盃的口號「One Team」,其實也是告訴日本人,不論什麼人,穿起球衣都是為日本戰鬥。

RTS2RZJ1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給予列島勇氣

可惜的是,當初力唱「洋魂和才」,並讓橄欖球普及化的平尾誠二,在2016年時因膽管癌過世。在生前,平尾依舊在日本主辦世界盃上不停奔波到最後一刻,直到他過世後,功績才在這次的橄欖球世界盃中開始被傳頌。巧合的是,平尾誠二過世的那天也正好是10月20日,跟日本大敗給南非是同天,不能將勝利獻給平尾誠二縱使有遺憾,但日本的橄欖球精神,已經向前邁進一大步。

特別的一點,日本在這次的橄欖球大會中,也遭遇哈吉貝颱風的襲擊,關東到東北區域皆受到強烈風災侵襲。其中,不少10月12日與13日的比賽因為颱風忍痛取消,包括13日在岩手縣釜石市釜石鵜住居復興競技場內舉辦的納米比亞對加拿大之戰。對於歷經三一一大地震傷痛的岩手縣民來說,該比賽象徵當地復興的期望,但卻在風災侵襲下,日方決定因安全考量中止比賽,成為遺珠之憾。

然而,已經來到釜石市當地的加拿大代表隊,也在風災過後捲起衣袖,協助清理當地的環境,當地災民雖然對比賽沒開踢感到可惜,卻也不後悔一起努力主辦比賽。而在一週後的20日,日本代表隊於東京止步8強,日本列島民眾雖然也感到可惜,但也絕對不後悔這一屆的比賽。從當初慘輸145分,到現在終於可以擠入8強之林,二十多年來的努力可能不是很明顯,卻也給了全日本人勇氣。

日本橄欖球國家隊總教練,49歲紐西蘭籍的約瑟夫(Jamie Joseph),對於帶領這支球隊甚為感激。他直言:「我想謝謝日本這個國家,選手們的勇氣跟強烈的決心,才能努力到現在,我很為他們驕傲。」有趣的是,當年日本慘輸145分給紐西蘭時,約瑟夫正是隊伍中的一員,24年後居然執上日本的教鞭,冥冥中真的也是緣分。日本雖然止步8強,但是櫻花戰士的腳步,未來想必會走的更高更遠。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