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司馬昭之心已盡現,何必將陳同佳「循環再用」?

港府司馬昭之心已盡現,何必將陳同佳「循環再用」?
Photo credit: Newscom/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何將「願意自首」的陳同佳送台,已不止於「司法公義」,而是政治問題,成為用作左右台灣2020大選的武器。

文:Daniel Tsui(傳媒人,香港中文大學全球政治經濟碩士生)

港女潘曉穎命案疑兇陳同佳出獄,早已預示著香港「反送中」運動將踏入另一個階段。但令人意料不及的是,運動竟將「戰線」進一步擴大至台灣。如何將「願意自首」的陳同佳送台,已不止於「司法公義」,而是政治問題,成為用作左右台灣2020大選的武器。

回望過去一周,蔡英文政府各部門的說法前後不一、訊息混亂,而陸委會與司法及檢察機關確有自相矛盾等情況,其在處理引渡陳同佳上的不足無可否認。有人認為,事件缺乏先例可循,處理上難免有錯漏。管浩鳴、香港的親建制人士和傳媒和一些國民黨人士等,則狠批其「政治操作」,凌駕司法公義。

陳同佳有值得蔡英文和民進黨政治操作的價值嗎?筆者認為不大,除非民進黨的選舉機器出問題了。要知道陳同佳的引渡對於民進黨的選情而言,都只會是有害無利、吃力不討好,無法吸收選票之餘,更極易被對手攻擊。舉例說,以「司法公義」凌駕一切,則會被攻擊為自損主權;要求司法互助後再接受投案,會被指責不履行公義;到現在蔡英文提出讓台灣檢方人員到香港移交陳同佳,又有人批評為「等於干涉外國司法」。

雖然香港與台灣沒有引渡或司法互助協議,但兩地司法合作過去亦有默契。以2016年發生的荃灣工廈石棺藏屍案為例,涉案者「小草」和3名疑犯在殺人事件後潛逃台灣。經雙方協調,台方遂以逾期滯留為由,將3名疑犯送交移民署實施遞解出境的方法來「引渡」,並在桃園機場移交給香港警員,在其看守下乘機,落地後香港警方再依法拘捕3人。

針對石棺案,香港《明報》10月22日社評寫道,「政府與政府之間,只要有合作意願,技術問題再多,總有方法克服困難障礙。理論上,台方確可參考當時香港警方做法。」這論述是不錯的,但社評說道「問題在於台北當局是否願意」,卻有本末倒置之虞。

對於陳同佳自首,現在的問題實際上是港府不願配合。台方已放話派人到香港,只要港府願意,絕對可以參照石棺案的做法進行,分別只是台港角色互換而已。回顧事件亦足可發現,台方對解決問題不遺餘力,先後在2018年3月、4月及7月向港方提出司法請求,包括取證及台港司法互助協議,希望港府遣送陳同佳到台灣受審,但三次都未獲回應。港府最後在台方不接受的情況強推《逃犯條例》。顯然,這才是實實在在的「政治操作」。「伸冤」為名,「送中」為實,港府最後終歸自食其果,引爆50多年來最嚴重的示威浪潮。

還有誰在「政治操作」陳同佳,答案其實亦顯然而見。在過去數日,曾表示「不知道」香港6月9日大遊行的韓國瑜,突然對潘曉穎命案顯得十分關心,更稱「當選後馬上收(陳同佳)」。而身為「兩個女兒的爸爸」的前總統馬英九,談到潘曉穎時情緒激動,眼眶泛紅且講到哽咽,批評蔡英文政府以政治考量處理陳同佳案。他的表現尤其令筆者深刻。在太陽花學運中不為所動,堅持對學生動武的他,是退任後變得感性了嗎?潘曉穎命案揭發一年半以上了,馬英九之前是去隱居,才會突然在公開場合首次對她表示同情嗎?

選舉到了,大家都抓狂起笑。國民黨在反修例上失去輿論支持,自然不會放棄陳同佳自首這個機會,借公義為名對蔡英文大書特書。港府在反修例一事上受到極大挫敗,甚至被指「隔空」相助蔡英文,自然希望找機回挽回。其實港府想再借陳同佳殺人案上大搞政治操作,司馬昭之心已然盡現,但又何必這樣「環保」,將陳同佳「循環再用」,在香港引發大亂局後,試圖影響台灣選舉?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黎家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