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現有的科學證據來看,「益生菌」能改善心理疾病嗎?

就現有的科學證據來看,「益生菌」能改善心理疾病嗎?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哇,我們的心智正在被腸道裡的微生菌控制?曾幾何時,主宰地球的人類竟會淪落到被微生菌控制?不過您還不需要太緊張,因為本人是微生物學博士,一定會盡我所能幫您解除微生菌的控制。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署名a29375943的讀者2019-7-24在〈益生菌,弊多於利〉回應:

最近聽看到有關益生菌對改善精神疾病的新研究如下:

並同時得到多位醫師和教授的背書,請問這是真的嗎?益生菌真的能夠改善心理疾病嗎?

上面的第一個網路連結打開的是一個《九八新聞台》在2019年5月12日發表的影片,標題是〈【名醫On Call】蔡英傑教授談「益生菌2.0:精神益生菌與精神心理疾病」〉。在標題下面的內容是:

  • 主持人:宋晏仁醫師
  • 來賓:益生菌專家蔡英傑教授
  • 主題:精神益生菌與精神心理疾病新世代益生菌,不但讓你不生病,還會帶來好心情!憂鬱、疲勞、自閉症的新解方,心靈健康從腸道保健做起!

這個影片長度是51分29秒。在2分20秒的時候,有位小姐捧出一個架子,放在主持人和來賓之間。架子上擺著一本叫做《腸命百歲》的書,而書本封面有一張來賓蔡英傑教授的相片。所以很顯然,這個影片是在介紹或推銷蔡英傑教授的書,而很顯然這本書是在鼓勵吃益生菌。

可是呢,主持人宋晏仁醫師卻偏偏是不鼓勵吃益生菌的。不信的話,請看我在2018年5月9日發表的〈益生菌,本末倒置〉。在這篇文章裡我特地介紹他發表的一篇文章〈想調整體內菌相?與其買藥劑不如從飲食下手〉。他說:

我並不主張要用補充的方式來獲得益生菌,而是應該想辦法利用天然食物,在我們的身體裡培養好菌、調整腸道「菌相」。儘管益生菌很重要,但並不需要做額外補充,假如你真的考慮額外補充一點益生菌,那麼我的建議是,千萬不要只用一個品牌、單一或少數菌種,否則長期下來,你的腸道菌反而又會偏向某些菌株,對腸道也不是健康的。

在引用宋醫師後,我有請讀者思考一個問題:「是你決定腸道細菌,還是腸道細菌決定你?」

如果你的答案是「腸道細菌決定你」,那「吃益生菌」也許是您的一個選項。但是,萬一益生菌做了錯誤的決定,您可別怪我沒有事先警告喔。

上面的第二個網路連結打開是博客來書局在賣一本書的網頁。書的出版日期是2019年7月9日,書名是《精神益生菌:打通腸腦連結,利用體內微生物操控情緒的精神醫療新革命》。這本書是翻譯自《Psychobiotic Revolution: Mood, Food, and the New Science of the Gut-Brain Connection》。發行日期是2017年11月7日。原作者是Scott C. Anderson、John F. Cryan和Ted Dinan。第一作者是記者,另兩位作者則是教授。

在這個博客來網頁裡有「本書特色」一欄,而它所列舉的特色之一是:「你腸道內的微生菌正在控制你的心智,健康生活的關鍵就在你的腸道裡。」

哇,我們的心智正在被腸道裡的微生菌控制。這是怎麼回事?曾幾何時,主宰地球的人類竟會淪落到被微生菌控制?

不過,您還不需要太緊張,因為本人是微生物學博士,一定會盡我所能幫您解除微生菌的控制。

在2017年2月20日,加拿大女王大學心理系教授及神經科學中心主任Roumen Milev發表了一篇大型分析論文,標題是〈The effects of probiotics on depressive symptoms in humans: a systematic review〉(益生菌對人類憂鬱症狀的影響:系統評價),結論是「益生菌對心理健康的臨床效果,仍需在憂鬱症患者樣本中進行全面研究。」

在2017年7月16日,波士頓兒童醫院胃腸科醫師Athos Bousvaros在哈佛大學網站,發表〈Can probiotics help treat depression and anxiety?〉(益生菌可以幫助治療抑鬱症和焦慮症嗎?)。他說:「不幸的是,益生菌還沒有被證明可以治療很多人類疾病。雖然人們很容易希望益生菌可以用於治療焦慮症或憂鬱症,但目前還沒有令人信服的數據顯示真正的益處。益生菌可能無法取代正規治療,如認知行為療法,或FDA批准用於治療憂鬱症或焦慮症的藥物。」

在2018年6月20日,堪薩斯大學心理系教授Stephen Ilardi發表了一篇大型分析論文,標題是〈The anxiolytic effect of probiotic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f the clinical and preclinical literature〉(益生菌的抗焦慮作用:臨床和臨床前文獻的系統評價和薈萃分析),結論是「雖然臨床前(動物)研究表明益生菌可能有助於減少焦慮,但這些發現尚未轉化為人類臨床研究。」

在同一天,《Science Daily》(每日科學)網站發表〈Zero proof probiotics can ease your anxiety〉(零證明益生菌可以緩解您的焦慮)。它特別在第一句話用大字體說:「如果您期望使用益生菌來減少焦慮,那麼可能是時候該放下優格湯匙──或補充劑瓶子──並且打電話給專業人士了。」

最後,我再請您回去看我發表的〈益生菌,弊多於利〉,那是在轉述兩篇用人(而非僅僅是動物)做的研究。它們的結論是「在正常無病的情況下,吃了益生菌,幾乎是等於沒吃;而在生病服用抗生素的情況下,吃了益生菌,可能反而有害。」

本文經林慶順教授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