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和理非遇上暴動罪:莫斯科逆權仲夏的年輕抗爭者

當和理非遇上暴動罪:莫斯科逆權仲夏的年輕抗爭者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將我收監、限制我的自由,只為我做好準備,迎接它們倒台的時刻。」

文︰王家豪(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研究助理)、羅金義(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副教授)

香港的「反送中運動」點燃全球抗爭怒火,在蘇丹、印尼、伊拉克、厄瓜多爾、埃及、西班牙、智利、黎巴嫩等地「遍地開花」。同樣也是在6月開始,俄羅斯首都莫斯科接連於多個週末爆發反政府示威,抗議反對派人士被禠奪市議會選舉的參選資格。結果在反對派配票策略奏效的形勢下,執政黨的議席數目減少近三分之一。

多個星期以來莫斯科示威的被捕總人數高達2,500人。當中被控暴動罪、面臨最高8年監禁的是21歲的大學生茹科夫(Yegor Zhukov),成為運動的象徵人物之一(有關這場運動的分析,以及另一位象徵人物17歲少女Olga Misik,請參看拙文〈莫斯科抗爭運動:鎮壓的賭局〉)。出身於名牌大學的茹科夫是個不折不扣的「和理非」,卻遭受策劃暴動的指控;這對今天的香港民眾而言可能是「司空見慣」,但莫斯科市民無不為此勃然大怒。

雖然兩城的抗爭運動不盡相同,但一窺茹科夫這位年輕輿論領袖在抗爭路上的心路歷程,也許可以為香港的與海外的抗爭者探尋「connect」的線索。

引進外國抗爭經驗的和理非

「示威只能和平進行,暴力抗爭不僅是不道德,也是愚蠢和無效。」

茹科夫對政治充滿熱忱,故於大學修讀政治學。他矢志投身政界,將政治理想和信念實踐出來,使俄羅斯變成自由國家。茹科夫嘗試參選莫斯科市議會選舉,但在嚴苛的規例之下最終未能取得足夠的選民提名和參選資格。

茹科夫是個和理非,提倡用不同的非暴力手段進行抗爭,推翻獨裁的普京政權。他的畢業論文鑽研美國學者吉恩·夏普(Gene Sharp)的非暴力抗爭理論,探討2000年南斯拉夫「推土機革命」和2011年埃及示威的經驗。夏普被譽為「非暴力抵抗教父」,其著作《非暴力抗爭小手冊》廣為港人熟悉,也成為「雨傘運動」參與者的熱門讀物。

茹科夫對勇武抗爭手法的批評容或「過激」,但他不乏國際視野,曾經嘗試將前蘇聯國家的民主化進程引進國內。去年亞美尼亞爆發「天鵝絨革命」,阻止時任總統薩爾基相(Serzh Sargsyan)於任期屆滿後改當總理,意圖在新憲法的議會制下永續掌權。茹科夫身歷其境拍攝短片,解說亞美尼亞人民如何透過和平手段迫使薩爾基相下台。他也相信,政治素人澤連斯基(Voldymyr Zelensky)當選為烏克蘭總統是人民的勝利,有望打擊烏國的貪腐權貴。

此前,茹科夫曾參與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於黑山共和國舉辦的「青年領袖訓練營」,以及由俄國異見人士、前石油大亨霍多爾科夫斯基(Mikhail Khodorkovsky)於拉脫維亞籌辦的「開放俄羅斯」研究會,但惹來官媒炮轟他勾結外國勢力。

「自由Hi」的國家尖子

「在沒有暴力侵害他人及其財產的情況下,你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

茹科夫自認為「自由意志主義者」(Libertarian),喜歡閱讀經濟學之父亞當史密斯的《國富論》、哲學家諾齊克的《無政府、國家與烏托邦》、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海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等經典著作。透過閱讀,他學懂政府在社會應扮演的角色。他深信人民應自由地作出經濟和社會決策,不受政府干預,想法跟普京治下的中央集權大相徑庭。

身為博客作者和YouTuber,茹科夫喜歡表達政治觀點,深信將想法藏在心底反而使自己煩躁不安。在茹科夫的影片中,背景經常出現象徵美國革命精神的加茲登旗(Gadsden Flag),旗上寫着「別踩我!」(Don't Tread On Me) ──── 象徵政府與人民之間的關係: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前年俄國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Alexei Navalny)鼓勵俄國人在YouTube議政,以取締傳統電視媒體的親政府聲音,茹科夫響應號召,從此展開YouTuber生涯。他開設的頻道批評俄國時政,至今吸引逾15萬人訂閱。不過,茹科夫其實跟納瓦爾尼並不咬弦,曾批評後者扮演「大台」的角色,局限了抗爭的多樣性。

茹科夫就讀俄羅斯國立高等經濟學院(HSE),那是尖子、改革派的發跡地,也是俄國僅餘保障思想自由的淨土。創立於1992年,HSE創校成員均為自由派經濟學家,包括「休克療法」之父蓋達爾(Yegor Gaidar),積極配合俄國的市場經濟改革。作為俄國首間現代化大學,HSE致力與國際接軌來建立聲譽,例如跟海外頂尖學府合作和採用歐洲學分互認體系(ECTS)等。HSE聘請全球知名學者授課,默許他們暢所欲言,時有批評政府政策,跟主旋律唱反調。不過,如今茹科夫卻成為HSE首位政治犯,觸發俄國政府要整頓大學的猜疑。有哲學系教授要求克里姆林宮反思,到底俄國需要一所具競爭力的大學,還是失去靈魂的學店?

sipaphotosten048770
Photo credit: Newscom/達志影像
21歲的大學生茹科夫(圖中)。

坐牢,是準備迎接政府倒台

「將我收監、限制我的自由,只為我做好準備,迎接它們倒台的時刻。」

在茹科夫的案件提堂當日,法院附近聚集過百名群眾聲援;超過1200名HSE師生發表聯署公開信要求釋放茹科夫;逾600位俄國人撰寫擔保信以協助他爭取保釋,包括資深傳媒人維涅狄克托夫(Alexei Venediktov)、反對派女領袖索博爾(Lyubov Sobol)等。HSE校方發出聲明,承諾為茹科夫提供一切法律支援。他的支援者發起眾籌,籌得230萬盧布(約28萬港元)以支付相關的法律開支。有舊生建立Telegram群組,群組成員逾千人,統籌支援茹科夫的行動,包括輪流獨自舉起標語的「一人示威」。由於證據不足,法庭撤銷對茹科夫的暴動罪指控,改控刑罰較輕的「極端主義」罪。在審訊期間,茹科夫無需繼續還押,但他將被軟禁家中至12月底。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