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11家外送平台,誰屬於「僱傭」?誰沒遵守《勞基法》?

全台11家外送平台,誰屬於「僱傭」?誰沒遵守《勞基法》?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勞動部針對11家美食外送平台進行專案勞檢,7家平台的外送員屬於僱傭制。全台4萬5129名外送員中,僅有1363人非僱傭關係。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勞動部職業安全衛生署(職安署)今(30)日舉辦記者會,公布各家外送平台與外送員的關係,職安署認定,目前全台有5家平台與其外送員之間勞務關係屬於僱傭制,因此包括Uber Eats、foodpanda、Lalamove、Cutaway、Quick Pick,都必須遵守《勞基法》規範。

根據職安署資料,這5家平台業者在《勞基法》規定的6項勞工保護措施上,最多僅做到2項,均無辦理勞保與提繳退休金。

5家平台「直接僱傭」,3家外包

今年10月10日和14日,Uber Eats和foodpanda各有1名食物外送員在外送期間車禍過世,16日,勞動部首先針對兩名過世的外送員進行勞檢,隨後也針對全台11家外送平台進行勞動檢查。

這次,職安署針對全台11家食物外送平台進行調查,其中「Honestbee誠實蜜蜂」和「吃飽沒」已經歇業,其餘9家經過勞動部職安署的個案查證及事實認定,認為具有僱傭關係為5家,1家為非僱傭關係,另外3家平台則是自身並沒有外送員,而是分別委託其他公司處理。

5家與外送員間屬僱傭關係的公司分別是Uber Eats、foodpanda、Lalamove、Cutaway、Quick Pick,1家直接與外送員簽約但非屬僱傭關係的平台業者是Deliveroo戶戶送。至於另外3家自身無外送員但委託其他公司處理者則是「Yo-Woo有無快送」、「街口快送」與Foodomo。

外送員的雇主到底是誰?

勞動部職安署訪查11家平台業者得到的結果發現認定,外送員的雇主分別有兩種,一種是平台業者,也就是上面提到的5家;另一種則是平台業者委外的對象,包括貨運公司或者是本身也是平台的業者,像是「Yo-Woo有無快送」就是委託給「聯岳」交通股份有限公司,而街口快送則是將外送單再轉包給Lalamove。

在勞動部的認定中,無論是平台業者或是貨運公司都必須符合《勞基法》。

而目前全台4萬5129名外送員中,有4萬3766人屬於僱傭關係,僅有1363人屬非僱傭關係。

平台關係複雜:有的與貨運合作,有的轉包給別人

勞動部職安署署長鄒子廉解釋,這次專案檢查的方式,包括檢查外送平台、貨運公司與外送員的契約,此外,每家平台或貨運公司,也都會至少訪談5名外送員。朱金龍說明,這次認定僱傭關係,是按照以下4個特徵做判定:

  1. 外送員必須親自履行職務,未經同意不可以把外送單轉出去。
  2. 平台有明確的規範跟管制制度,外送員受平台一定程度的約束。
  3. 有些外送員接單後如果在短時間內想要棄單,些平台會對這個外送員做處分,雙方處於不對等地位。
  4. 外送員的酬勞完全由平台決定,外送員沒有議價空間。

職安署北區職安中心主任朱金龍解釋,外送平台與外送員的合作方式複雜,依照「平台指派外送員的模式」,可分成4大樣態:

  • A型態:平台業者直接指派外送員。
  • B型態:平台業者與貨運公司合作,由貨運公司指派外送員。
  • C型態:平台業者與貨運公司合作,但貨運公司為「虛設」,仍然是由平台業者指派外送員。
  • D型態:平台業者把接到的外送工作,再包給其他外送平台。
美食平台 僱傭關係 型態
Uber Eats Uber Eats與貨運公司合作,但貨運公司為「虛設」,仍然由Uber Eats指派外送員。Uber Eats與外送員為僱傭關係。 C型態
foodpanda 飢餓熊貓 僱傭關係 A型態
Lalamove 小蜂鳥 僱傭關係 A型態
Cutaway 僱傭關係 A型態
Quick Pick 快點網路點餐 僱傭關係 A型態
Yo-Woo 有無快送 Yo-Woo 有無快送與「聯岳」交通股份有限公司合作,聯岳與外送員為僱傭關係。 B型態
Deliveroo 戶戶送 非僱傭關係 A型態
Foodomo 與「德發」貨運有限公司、「全球快遞」股份有限公司合作,德發、全球快遞與外送員非僱傭關係。 B型態
街口快送 街口快送把接到的外送單,再轉包給Lalamove,Lalamove與外送員為僱傭關係。 D型態
Honestbee 誠實蜜蜂 歇業
吃飽沒 歇業
※表格中藍底為僱傭關係。
違反《勞基法》者將交由地方政府的勞工局處分

6家與外送員屬於「僱傭關係」的公司,都必須符合《勞基法》對勞工的保護,必須「置備勞工名卡」、「置備出勤紀錄」、「舉辦勞資會議」、向主管機關「核備工作規則」、「投保勞工保險」、「提繳勞工退休準備金」。

根據職安署資料,在6家公司中,有5家未置備勞工名卡、1家未置備勞工出勤紀錄、4家未核備工作規則、5家沒有舉辦勞資會議、5家沒有為勞工保勞保、5家沒有幫勞工提撥退休準備金。

美食
平台
備註 置備
勞工名卡
置備勞工
出勤紀錄
核備
工作規則
舉辦
勞資會議
投保
勞工保險
提繳
勞工退休金
Uber Eats 雖與貨運業者合作,但貨運業者為「虛設」,此列呈現的是Uber Eats給外送員的保障。 X O X X X X
foodpanda 飢餓熊貓 X X O O X X
Lalamove 小蜂鳥 街口快送將送餐單轉包給Lalamove,此列包含街口快送的外送員。 X O X X X X
Cutaway X O X X X X
Quick Pick 快點網路點餐 X O O X X X
Yo-Woo
有無快送
與「聯岳」貨運公司合作,此列呈現「聯岳」給外送員的保障。 O O X X O O

※表格中X代表業者未未置備勞工名卡、未置備出勤紀錄、未舉辦勞資會議、未向主管機關核備工作規則、未投保勞工保險、未提繳勞工退休準備金等,O則表示業者有提供合法相關資料。

職業安全署署長鄒子廉表示,不少平台違反規定,職安署會將違反情事送給台北市勞工局、跟台北市勞動局啟動行政處分,地方主管機關收到通知書後,業者必須在10天內提出異議,不管業者有沒有提出異議,地方政府都會依照其裁罰基準做律定。而平台業者若遭裁法,也可以依法提起訴願跟行政訴訟。

但鄒子廉說,這次僅針對若干外送員進抽檢,外送員如果主動個案申訴,主管機關也會做申訴檢查。

有記者提問,《勞基法》對工時上限、基本工資、女性夜間工作做檢查等都有規定,這次是否有做檢查。鄒子廉表示,全國有4萬多人,短期間不可能所有外送員的契約資料檢查,這一階段,先進行勞雇關係的認定,並對勞保、出勤紀錄、薪資清冊、工作規則、勞資會議、勞退進行檢查,鄒子廉說,「如果勞動環境更惡劣,不排除展開下一階段的檢查。」

《勞基法》第7條規定,雇主應置備勞工名卡,登記勞工姓名、性別、出生年月日、本籍、教育程度、住址、身分證號碼、到職年月日、工資、勞工保險投保日期、獎懲、傷病等。且勞工名卡,應保管至勞工離職後5年。《勞基法》第30條規定,雇主應置備勞工出勤紀錄,並保存5年。

《勞基法》第70條規定,雇主如果雇用的勞工人數在30人以上,應訂立工作規則,報請主管機關核備後並公開揭示。工作規則的內容包括、工作時間、休假、工資表標準、福利措施等等。

《勞基法》30條32條34條36條規定,雇主如果要延長勞工的下班時間、改變休假時間,必須經過勞資會議同意。

《勞工保險條例》第6條規定,事業單位雇用5人以上,就必須為勞工投保勞工保險。《勞基法》第56條規定,雇主應依勞工每月薪資總額2%~15%,按月提撥勞工退休準備金,專戶存儲。

在截稿前未能取得Uber Eats的回應,fooddpanda行銷長周宜潔,針對今日職安署公布的勞檢結果,內部仍在討論中,會盡快跟大眾說明。

社團法人台灣協作暨共享經濟協會晚間發出聲明表示,希望勞動部積極發展以「服務業」為核心的勞動基準,並應尊重外送員工作型態與意願,勿以過時法規規範新經濟。同時也呼籲勞動部避免以個案當通則,扼殺全台八萬外送員工作機會與社會安全網。

該協會在聲明中指出,多數合作外送員均有其他兼職或全職的工作,但也有為數不少的外送員表示自己正處於「待業狀態」,外送員在平台的使用狀況以零星、低時數、高度自由性為大宗,因此讓受到傳統勞動市場排除在外的服務提供者,可以透過這種工作方式得到經濟上的舒緩,武斷認定平台與外送員為僱傭關係會大幅影響平台彈性工作模式,恐會引發意想不到的負面效果。

同時該份聲明也懇請行政院儘速召集跨部會協調溝通,認為面對新興經濟模式,勞動部缺乏更宏觀的思維,該行業與新型態保險、消費者食品安全、大眾用路安全以及科技新創、國家發展有關,需要以長期立法層面為出發,持續與交通部、衛福部、勞動部、金管會與國發會溝通。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