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職事奉》:撒母耳的母親如何孕育他,使其成為被神揀選跟使用的人?

《雙職事奉》:撒母耳的母親如何孕育他,使其成為被神揀選跟使用的人?
母親哈拿帶著兒子撒母耳來到耶和華的殿中,交給祭司以利|Photo Credit: Gerbrand van den Eeckhout @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除了哈拿之外,神也曾經在許多不孕婦人身上行大事,像是撒拉、利百加、拉結、以利沙伯等,事實也證明,這些婦女在神的祝福下喜獲麟兒後,最終都撫養出忠心事奉神且與眾不同的孩子—以撒、雅各、約瑟、施洗約翰。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孔毅(Roger I. Kung)

開展王權管理的撒母耳

在士師記的三百年歷史裡,實為神允許以色列人從「神權管理」慢慢轉移到「王權管理」的過渡。在這當中,撒母耳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他既是最後一個士師,也是膏以色列國王的第一人。

本文的討論範疇是在撒母耳記上,講到的是撒母耳的出生、被神揀選,以及如何奉神之命膏了掃羅當第一個王;下一章則是介紹撒母耳所膏的第二個王——大衛。

如同俗語所說,「每個成功的男人背後,都有一個偉大的女人。」撒母耳背後那個偉大的女人,正是他的母親——哈拿。因此在解析撒母耳這個人之前,我們先來看他的母親是如何孕育撒母耳,使其最終能成長為被神揀選跟使用的人,同時具備了士師、先知、祭司的身份。

撒母耳的生命推手——慈母手中線的哈拿

原先的哈拿,是一個不孕婦女。雖然撒母耳的父親以利加拿,愛哈拿甚過於另一個妻子毗尼拿,但因毗尼拿看哈拿膝下無子,加上爭寵失敗,所以屢次對哈拿冷嘲熱諷。

哈拿心裡甚為愁苦,便在某次獻祭後向神祈求:

萬軍之耶和華啊! 你若垂顧婢女的苦情,眷念不忘婢女,賜我一個兒子,我必使他終身歸於耶和華,不用剃頭刀剃他的頭。(撒上1:11)

神應允了哈拿的禱告,讓她順利懷孕並且產下一子,名為「撒母耳」,意思就是:「這是我從耶和華那裡求來的」。

撒母耳誕生之後,哈拿始終沒有忘記「把撒母耳歸給神」的承諾。哺育撒母耳到斷奶,哈拿就備齊了三隻公牛,一伊法細麵,一皮袋酒,帶著撒母耳來到耶和華的殿中,交給祭司以利、作為他的老師,往後就由以利來教導撒母耳。

以時間長度來度量,哈拿把撒母耳獻給神之後,母子倆相處的時間並不多,但哈拿用母愛為撒母耳編織出的袍衣,卻是綿延不盡。

  • 生命的外袍

如同所有的母親都必須歷經辛苦懷胎十個月,以及生產過程中的劇烈陣痛,方能孕育出一個新生命。撒母耳亦是披戴上母親所賜的生命外袍,方能有機會來到這個世界上,並且立足於天地間。

  • 慈愛的外袍

利用一年一度的獻祭機會,到了耶和華位於示羅的殿中,哈拿都會為撒母耳送上一件自己縫製的外袍,讓撒母耳穿上之後,可以感覺到母愛的擁抱和同在。如此的細膩用心,也難怪有人會形容母愛最接近神的愛,也有人說正因為上帝太愛我們,才會在每個家庭當中預備一個母親的角色,作為衪的代理人。

  • 教養的外袍

撒母耳尚未成形時,哈拿便向神禱告說要將孩子獻於神,得知懷孕之後亦是如此預備心,顯見撒母耳打從在哈拿的肚子裡,就開始感受到這樣的「胎教」。撒母耳斷奶以前,哈拿的敬虔態度也對他產生潛移默化的效果。撒母耳斷奶後,哈拿依約將他歸於耶和華,更是展示了令人欽佩的身教。

哈拿讓我們見識到,一個偉大母親的行事樣貌應該為何。況且整體而言,神賦予母親跟父親的角色和任務本為不同。

創世紀第3章記載,夏娃在蛇的引誘下,偕同亞當偷吃了知善惡樹上面的果子,神因為他們的不信,而預言了他們及其後代:

又對女人說:我必多多加增你懷胎的苦楚,你生產兒女必多受苦楚。你必戀慕你丈夫,你丈夫必管轄你。又對亞當說:你既聽從妻子的話,吃了我所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樹上的果子,地必為你的緣故受咒詛;你必終身勞苦才能從地裡得吃的。(創3:16-17)

從這話便可以看出,神是要父親負責養家、母親負責顧家;從現實層面上,我們也看到,父親在家中通常是一個公義的代表,母親則是一個慈愛的代表;在教導子女方面,父親著重的是人生方向的教導,母親是生活教養的教導。這都在在顯明了,多數時候,母親與孩子的生命比較貼近。

再加上孩子在出世以前,早就與母親生死相依地共處十個月。因此孩子與母親較為親密,相較於父親,母親也比較會時時念慕孩子。這也就是為什麼,母親帶孩子時,注意力都放在孩子身上、以孩子為中心,多數父親則是以自己要做的事情為主。

另外我們也可以看到,除了哈拿之外,神也曾經在許多不孕婦人身上行大事,像是撒拉、利百加、拉結、以利沙伯等,事實也證明,這些婦女在神的祝福下喜獲麟兒後,最終都撫養出忠心事奉神且與眾不同的孩子—以撒、雅各、約瑟、施洗約翰。

撒母耳的屬靈老師——尊兒為大的以利

哈拿把撒母耳送到聖殿,以當時的祭司以利為撒母耳的老師。以利也是神揀選的士師,卻教子無方,竟然違反神旨意,讓兩個惡棍兒子擔任祭司,褻瀆神職工作。

而且他的兩個兒子,屢次以祭司之名為所欲為、橫行霸道。不僅屢次派僕人從以色列百姓的手中,奪走給神的肉類祭物,還跟在會幕門前伺候的婦女發生性行為。年邁體衰的以利,雖然從百姓口中聽聞兒子們的惡行,卻也只是出言相勸,並未採取具體的制裁行動。

一日,神派使者來責備以利說:

我所吩咐獻在我居所的祭物,你們為何踐踏? 尊重你的兒子過於尊重我,將我民以色列所獻美好的祭物肥己呢? 因此⋯⋯決不容你們這樣行。因為尊重我的,我必重看他。藐視我的,他必被輕視。(撒上2:29-30)

以利竟然尊重孩子勝過於尊重神,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提醒,值得我們進一步深思。尤其是,現代人孩子普遍生得少,常常教養出自我中心的孩子,對孩子唯命是從。殊不知身為信徒的我們,若是不曾把神的道教導給孩子,便是把孩子視為比神重要。

日子必到,我要折斷你的膀臂和你父家的膀臂,使你家中沒有一個老年人⋯⋯我必不從我壇前滅盡你家中的人;那未滅的必使你眼目乾癟、心中憂傷。你家中所生的人都必死在中年。(撒上2:31-33)

此後,神變得甚少對以利說話,轉而親近年幼的撒母耳。這也告訴我們說,愛的反義詞不是恨,而是冷漠,因為恨一個人代表還有情感上的付出,但冷漠就意味著真的都不管了。所以父母對孩子所能做的最大懲罰,就是用行動宣示「我再也不管你了」。

當神開始親近撒母耳時,撒母耳還不認識神,以至於在睡夢中聽見有人呼喚他的名,以為以利在叫他,還跑去問以利找他有什麼事? 以利也被問得一頭霧水,直到第三次,以利才意識到是神想對撒母耳說話,便要他留意聆聽。

結果,撒母耳聽見了神默示:

我指著以利家所說的話,到了時候,我必始終應驗在以利身上。我曾告訴他必永遠降罰與他的家,因他知道兒子作孽,自招咒詛,卻不禁止他們。所以我向以利家起誓說:以利家的罪孽,雖獻祭奉禮物,永不能得贖去。(撒上3:12-14)

隔天一早,撒母耳擔心以利聽了會不高興,如常打理殿中的事情,不敢提起隻字片語。反倒是以利,知道神昨晚必然是要透過撒母耳講述關於他的事,便要求撒母耳據實以告。聽完轉述,竟說出「這是出於耶和華,願祂憑自己的意旨而行」(撒上3:18)的輕慢或無奈的話語。

為什麼以利面對往後整個家族都將遭害,仍絲毫沒有悔改的行動,也沒有要跟神求赦免的意思呢? 那是因為神「使」以利的心剛硬,如同早年也曾使埃及法老的心剛硬一般。

出埃及記當中記載,神為了讓以色列人可以順利離開埃及,透過摩西在法老面前行了十個神蹟,前七次行神蹟,是法老自己的心剛硬,到了第八次之後,就變成是神「使」法老的心剛硬。

如同冷漠所傳達的態度,當父母「任憑」孩子去做一些犯罪的事情時,亦是一種「我不再管你了」的意思。因此「神使人的心剛硬」的這件事情,身為當代信徒的我們,務必要引以為戒,神既是施慈愛也是行公義,若是我們犯了罪卻執意不改,那麼神就未必會無限上綱的給予機會。

人心亦會隨著犯罪次數的加增,漸而麻木不仁。以一塊白布來形容,未犯罪以前,人的心就猶如一塊白布。爾後,每犯一次罪,白布上就會多一個紅點,若不及時消除那紅點,紅點越多,痛悔的程度就越低,終至無感或是變得沒有羞恥心。所以提醒信徒千萬不要悔而不改,免得心越來越剛硬(或神使你的心變剛硬),那就連回轉的機會都沒有了。

自此,神的靈也不再與以利同在,加上當時以色列人的心已遠離神,自然神也就不在約櫃之中。有次,以色列人跟非利士人打仗,抬出約櫃,希望藉由神的同在來打勝仗,不料卻兵敗如山倒,約櫃還被非利士人奪去。唯神仍看顧這件外證之物,在神的神蹟作為下,最後還是回到以色列人手中。

戰爭過程中,以利一直守在城門口等消息,以為神會透過約櫃幫助以色列人打贏,沒想到最後卻接到戰敗的壞消息。更令以利難以接受的是,他的兩個兒子也戰死了,應了神曾說他的兩個兒子會一日同死,並且神的約櫃也被擄去,一得知此,以利在驚嚇中後倒,折斷頸項而終。

可能有信徒會不解,以色列人都已經把約櫃請到軍營了,為什麼還是被殺三萬人、被非利士人打得毫無回手之力? 我想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神希望藉此教訓以色列百姓,讓他們知道:若沒有神的實質同在,約櫃也不過是一個外在的形式,不具任何效力。

神重視一個人的信仰心態,勝過於宗教形式。身為信徒的我們,不要以為只要把聖經或是十字架帶在身邊當護身符,神就隨時同在,主要還是要看你跟神的關係是否親近。

撒母耳膏的第一個王——合人心意的掃羅

撒母耳斷奶後就被哈拿送到聖殿中,神喜愛他,經常親自對他說話。長大之後,撒母耳同時肩負了先知、祭司、士師的重責大任,堪稱是所有士師中最完美的一個,至少聖經未記載他做過什麼錯事。

以利在世時,以色列人一再敗給非利士人,連約櫃也一度被擄去。神及時興起撒母耳,先是要他除去以色列百姓信仰的外邦神和亞斯他錄、巴力,使以色列全家都歸向耶和華。隨後又協助掃羅帶領以色列人打勝仗,收回所有被占領的城邑,非利士人從此不敢再入侵,可見成事是在於耶和華。

撒母耳年老之際,曾想立自己的兩個兒子當士師,卻被以色列的眾長老拒絕,原因是「他兒子不行他的道、貪圖財利、收受賄賂、屈枉正直。」(撒上8:3)而且比起士師,眾長老更希望撒母耳為他們立一個王。神要撒母耳叫長老們想清楚,一旦立了個王,百姓們可能會被奴役,但眾長老仍希望如此行。撒母耳便在神的指示下,膏立便雅憫支派的掃羅,作為以色列的第一個王。

掃羅同時也是合人心意的王——健壯、俊美、高大,幾乎占盡一切身為「人」的外在條件優勢。再加上,起初掃羅還懷抱著敬畏神的心志,神就使他戰無不勝、攻無不克,在外人眼中看來,他幾乎就是一個贏在起跑點的人,令人稱羨。

但又是為什麼,後來的掃羅會輸在拐點,終至被神拔掉王者的位份呢?

  • 原因一:在吉甲時,因信心不足,而犯下僭越祭司之職份。撒母耳記第13章記載,掃羅成為以色列王的第二年,帶著以色列人到吉甲爭戰。

撒母耳曾事先交代要掃羅在吉甲等候七天,等神的時候一到,身為祭司的撒母耳就會前去獻燔祭和平安祭。不料到了第七日,掃羅眼見百姓紛紛散去,非利士人步步逼近,心急之餘便擅自獻祭。獻完燔祭,撒母耳就抵達,斥責掃羅的同時,也預告因為他不遵守神吩咐,神將另立他人為王。

  • 原因二:在殺滅亞瑪力人之後,因貪心,故意違命,憐惜了亞瑪力王亞甲,又保留了那上好的牛、羊,並將一切美物歸為己有。

撒母耳記第15章記載,撒母耳按照神的吩咐,命令掃羅帶兵攻剿亞瑪力人,且務必趕盡殺絕、不留任何活口。掃羅雖聽命照做,卻因聽信百姓建議,留下上好的牛羊,假稱為獻祭的物品,同時因為心軟,沒有照著神的吩咐把亞瑪力王殺死。

撒母耳一到,雖然及時殺了亞瑪力王,但亞瑪力王懷孕的妻子已經逃走,其後產下一子—那人便是五百多年後,在波斯地要致以色全族於死地的敵人哈曼的祖先。身為人類的我們哪裡能意識到,一次的不順服便為後代在日後帶來這麼大的災難,而此舉亦再度引發神的不悅,透過撒母耳告訴掃羅,已經厭棄他作為以色列的王。

在那之後,撒母耳奉神的指示,前去找一位名為耶西(大衛的父親)的伯利恆人,並且膏立他的小兒子大衛為王,神的靈從此與大衛同在。反觀掃羅,因為神的靈離去,開始受到惡魔攪擾,正如同一個人遠離了主,就會有世界上的事情來打擾,使他失去了以往的平安。掃羅的僕人見狀,找來擅長彈琴的大衛,為掃羅紓解心裡的空虛愁煩,使惡魔離開了他,大衛也因此很得掃羅的喜愛。

兩人關係甚篤,一直到了後來大衛打死非利士的巨人歌利亞,凱旋回來時,婦女們唱著:「掃羅殺死千千,大衛殺死萬萬。」掃羅心生妒忌,自此千方百計想置大衛於死地。交手過程中,大衛兩度可以殺死掃羅,卻沒有這麼做,也沒有因為自知即將要取代掃羅為王,而擅自作主替神先除掉掃羅,此亦顯示了大衛對神的尊重。

明知大衛兩次放他生路,掃羅卻還是鐵了心要追殺大衛。最終因為去找交鬼的婦人,一錯再錯得罪神,導致隔日就與三個兒子一同戰死的結局。

綜觀掃羅從「贏在起點」到「輸在拐點」的歷程,其靈性及扭轉五力的破產,早已有跡可循。

  • 靈性的破產(屬靈)
  1. 不信神:如同我們偶爾會在教會裡看到,有些人會受洗是因為家人信神,所以自己也信神(卻不真的認識神),掃羅信的也是撒母耳的神,每次只要遇到事情就拉住撒母耳,從未自己跟神禱告過,或是親自求告神的印證。
  2. 輕看罪:從掃羅與撒母耳的對話可以看見,掃羅是一個勇於認罪的人,然卻死不悔改,而且從不為自己犯的罪負責,總是推卸給他人,或是以向神獻祭之名義,來合理化自己的私心。
  3. 不順服:以擊殺亞瑪力人的事件為例,掃羅從撒母耳那邊明明得知,神要其格殺勿論,掃羅卻明知故犯,擺明犯下悖逆和頑硬的罪。
  • 扭轉力破產(屬世)
  1. 眼力:作戰時只知墨守成規、拒絕變化,一味蠻幹,因而毫無過人戰術可言。
  2. 魅力:位居高位卻害怕部屬比自己強,進而追殺大衛,有失領導者風範。
  3. 動力:除了兒子約拿單主動追隨,對於他人都得靠王者權威來驅動行事。
  4. 魄力:生性懼怕、不敢冒險,加上毫無膽識,以至於受制於民和受制於敵。
  5. 德力:以怨報德,明知大衛兩次放他生路,卻又執意追殺對方。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雙職事奉:扭轉歷史的16位聖經人物》,啟示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孔毅(Roger I. Kung)

生活即信仰,工作即宣教

個人工作的「職份」和國度使命的「位份」如何結合?
教會未來的發展如何從「牆內到牆外」「有牆到無牆」?
本書從16位信心偉人的「關鍵時刻」的工作扭轉力,
到「定義時刻」的生命扭轉力,
凸顯出 神和他們的盟約裡,不同凡響的新局面。
本書16個案例解析,是職場宣教的最佳典範。

本書作者孔毅先生,為科技界舉足輕重的企業家,亦為虔敬的基督徒。四十多年的職場經歷,在人生重要、決定上行或下行的「關鍵時刻」,或是在特殊處境下,最終呈現出自己是什麼樣的人的「定義時刻」,孔毅先生在聖經裡找到了學習的榜樣。

本書中介紹的聖經人物,都在生命陷入困境時,接受神的呼召、在與神的互動中,扭轉了自己的人生,同時完成神的計畫,改變歷史!
對照當今的生活與工作,孔毅先生在職場的磨練中提煉出來的「扭轉五力」(動力、眼力、魅力、魄力、德力),也一一在聖經人物的生命歷程裡,找到相互輝映的呈現。本書可謂是孔毅先生數十年的讀經筆記精華。

本書以16位聖經人物為典範,以「關鍵時刻的工作扭轉力」及「定義時刻的生命扭轉力」為主軸,探討他們如何在各自環境(職場)中回應神的呼召,繼而找到命定、完成使命。還有就是他們在面對工作上的關鍵時刻,以及生命上的定義時刻時,如何謙卑順服神的帶領,不辱使命完成神所交託的工。

本書最特別之處,是描繪出這些聖經人物「以職場為禾場」,在各階段完成職場宣教的核心義理與價值;從他們的經歷也讓現在教會真正明白「雙職事奉」的迫切性,進而激勵職場信徒不僅主日在教會牆內喜樂奉獻,週間在牆外職場上成就卓越、榮神益人,更有力量地活出信仰。

同時,職場宣教也將是二十一世紀基督徒的工作觀──將信仰融入工作,真正與生活合一的敬虔方式。

getImage
Photo Credit: 啟示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